第1040章 新罗宝剑

“现在要拍卖的,是高丽王朝时期传承下来的一个衣柜,这个衣柜虽然普通,但距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有着很高的收藏意义!”

吴馆长大声的说着,后面有工作人员推进来一个足有一米多高的大柜子。

柜子很普通,表面没有什么特别的花纹,而且上面的油漆早已脱落大半,外观上看起来并不起眼。

这样的柜子,在古代就是普通人家里使用的物品,不过这个柜子保存了上千年还算完整并不容易,至少这个柜子的木质非常的好。

“高丽时期衣柜,起拍底价为五千美金,现在开始!”

吴馆长再次叫道,这次的接待酒会有不少国际朋友,拍卖的货币索性改为了美金,这样更方便客人。

五千美金,差不多三万多人民币,一个保存还算完整,只是品相不太好的古衣柜,还是值这个价的。

若是在国内,普通的拍卖,这样的柜子还能拍的更高一些,毕竟是千年之前的东西。

“五千五!”很快就人喊了一声,这次喊话的是韩国的一位专家,纯粹是为吴馆长捧场。

“六千!”

来自日本的一位专家叫了个价,这样的柜子,本身就值这个价,拍下来也不会亏,只是带回国要麻烦一些。

这么大的东西,又是古董,出关的手续可是很复杂的。

“七千!”

又有人叫了下,这是韩国本地的一位富商,也是喜爱收藏的人,不得不说,吴馆长在招待酒会上搞这么一出慈善拍卖,的确活跃了不少的气氛。

“一万!”

这次,一下子被人加了三千美金,叫出了底价两倍的价格,很多人都回过头来,惊讶的看着后面的一个年轻人。

李阳正举着手,脸上还带着一股微笑。

“一万一!”

他这个价格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又被一个欧洲来的朋友压了下去,韩国这次凭借一些人的面子,成功邀请到了一些欧洲的同行。

这些人都不是什么顶级专家,甚至还不如参加加拿大鉴宝大会的那些普通专家。

不过他们总是圈子里的人,很多都在拍卖公司或者典当公司挂着专家的头衔,他们能到韩国来捧场,就已经让吴馆长他们感觉很有面子了。

“一万二!”

李阳再次加价,这次没加那么多,只加了一千。

他本身就是拍卖公司的老板,虽然经营上参与的不多,可拍卖上的很多事还是了解的,拍卖的过程也是个心理战,如何把握住这个过程,也是关键。

这件宝贝,其实已经被李阳列为了势在必得,可他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这里可是韩国,很多人都敌视中国人。

欧洲的那位专家稍稍犹豫了下,再次举手:“一万五!”

“一万六!”

他的声音刚落下,李阳又加价了,这会也只有他们两个再竞价,这个柜子四五万人民币还是值得,但再高就不行了,毕竟不是什么精品。

一万六千美金,可以说已经是个赔钱价。

现场的很多人支持慈善不假,但也不愿意自己亏太多去支援,这一次的拍卖,本身就是友谊兴致,让大家既支持了慈善事业,买下的东西自己也不会吃亏。

欧洲人摇了下头,他一下子加价三千美金,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吓退李阳。

既然李阳不退,还加的那么快,那么爽利,那证明现在的价格远远没有达到对方的底线,而他的底线已经到了,没必要继续争下去。

这只是个普通的古代衣柜,充其量时间长点,普通的东西,时间再长,价值也是有限的。

中国目前也有不少千年前的锄头或者其他农具,还有民窑的粗糙瓷碗,瓷碟等,这些东西都有一定的年头,但都很普通,传世量也很多,所以价值也不是多高。

“一万六,还有没有加价的?”

吴馆长兴奋的叫了一声,李阳还是很捧场的,用高于市场价值的价格买下东西,这等于给了他一个面子。

有了面子的吴馆长,叫的声音也显得更高一些。

“恭喜李阳先生,这件高丽王朝的衣柜,属于李先生了!”

吴馆长又大声的说了一句,没人竞争,他就可以直接宣布结果了,这不算是正规的拍卖,根本没有落锤那一说。

李阳微笑点点头,直接去一旁付款。

这里的拍卖,可以现场付款,也可以等之后再付款,因为来的人大都有一定的身价,拍卖的东西又都是不太值钱的小物件,组织方也就没有拍下不付款的担心。

实在的说,这里每个人的面子,都比这一件小小的东西价值高的多。

拍下不付款,这种丢脸的事绝对不会出现在他们的身上。

付了款,柜子正式成为李阳的东西,还有工作人员询问李阳,这柜子要不要给他送回房间去,送回去的话,组织方的人以后不会再管这件宝贝。

李阳也可以暂时寄存在博物馆,等离开的时候再带走。

“谢谢,你们帮我先送回去吧!”

李阳对那工作人员笑着吩咐了下,柜子已经是他的了,没必要留在博物馆,更何况,这柜子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李阳,你这又是弄的哪一出啊?”

等李阳忙完,林郎才皱着眉头,把李阳拉到一旁,小声的问了一句。

这个柜子的价值,林郎看的明明白白,而且以李阳的口味,根本不可能对这样的东西有兴趣,要说李阳在支持韩国的慈善事业,林郎第一个不相信。

李阳在国内的基金会还整缺钱呢,国内都没摆平,还去国外发钱,这不是李阳的做事风格。

不得不说,林郎对李阳的了解确实很深刻。

“没什么,这柜子让我感觉到有一股特殊的灵气,别的不说,只这灵气就值得让我把他买下来!”

李阳轻笑摇摇头,想唬林郎并不容易,索性弄了个玄而又玄的理由,反正有些事并不好解释,解释的多了反而容易出麻烦。

“灵气?”

林郎的眉头紧紧的凝结在了一起,他没有相信李阳的话,但也没有继续发问。

如果李阳说的是假的,那证明李阳不想说这件事,如果李阳说的是真的,那是他自己没能理解,这两点,无论哪一点,林郎都没必要继续问下去了。

让刘刚陪同工作人员一同把东西送回去,李阳又回过头来注意着这次的拍卖。

就是他也没想到,这次的拍卖,竟然会得到这么个意外的惊喜。

拍卖很快结束,正端坐在一旁,眼睛微微眯着的李阳眼睛猛的一亮,他的特殊能力这会正好开着,外面有安保公司的很多人,带着铁皮箱子向这边走来。

铁皮箱子里面,装的就是一件件的古董。

很多都是瓷器和玉器,而这些瓷器和玉器,几乎有九成都来自中国。

只看这些,李阳就明白,具东成要展览的宝贝送到了,没想到他是半途把宝贝送来,而不是一开始就把这些东西带过来。

不过要说的是,半途送来,一件件展览,的确比事先摆放好效果要强一些。

特别是刚刚拍卖之后,展示这些价值更高的宝贝,有着很高的对比性,让大家对这批宝贝更加的认同。

这一点,也是具东成自己的主意,对一个爱现的人来说,这则是他享受的过程。

“呼!”

李阳突然轻轻的吐了口气。

追星剑出现了,这次具东成的确把追星剑带了过来,最让李阳欣慰的是,追星剑并没有被损毁,里面的地图还在。

追星剑没被强行破坏,那太阿三剑恢复为太阿剑,还是有一定的希望。

这可是中国的十大名剑之一,拥有者很多的故事和历史,任何一个中国人,哪怕不是喜爱收藏,喜爱古董的人,也不会愿意它永远的损坏,再也无法的复原。

“林先生,这里没什么意思了,你要不要回去?”

李阳回过头看着林郎,很突然的说了一句,这会展览的宝贝还没送上来,正是走的时候。

要是等这些宝贝来了,那再走就不合适了,那时候走太明显,这批宝贝的价值也不低,有很多不错的东西,比刚才拍卖的那些要好的多,对喜爱收藏的人来说,绝对是不错的视觉盛宴。

那个时候再离开,难免让人感觉李阳自傲清高,看不起这些宝贝。

李阳不在乎这些人的看法,但也不想白白被人误会什么。

“回去也好!”

林郎轻声说道,他不知道李阳为什么要走,但他对这个酒会也不是特别的感冒,本来是想看看具东成的收藏品,谁知道弄了个拍卖会出来。

“我去说一声!”

李阳朝着吴馆长那边快步走了过去,走着的时候,他的嘴角又不自然的上扬了一分。

他的脑子里,还在回忆着刚刚拍下的那件高丽王朝衣柜,这个普通的衣柜很大,还很厚,有着不轻的重量。

大家都以为这是古代家具自身的特点,却没人知道,这厚柜子里面有个夹层,还隐藏着另一件更好的宝贝。

“新罗剑,看来我果然和武器有缘!”

李阳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他的心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这个衣柜内夹层藏着的宝贝也是一把剑,一把带着铭文的宝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