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 最年轻的玉雕大师

严明离开酒店,还显得有些惊魂未定。

先不说吴度,就是常盛,那也不是他能轻易得罪的人物,常盛是常家的人,常家和他们严家差不多,在北京城都有一定的能量,可惜能量有限,比不过那些真正的大家族。

简单的话来讲,就是他们都是处于同一个层次上的人。

确切来说,常盛和他的大哥,家里最骄傲的一个人是同等级别的,他在这些人的面前,只是个小弟弟。

在常盛面前他已是如此,更不用说吴度这类大公子了,那可是正宗的政治大家族出来的子弟。

今天的事他也算看明白了,常盛确实帮着他,可惜他的面子用处不大,吴度根本不在乎,若不是那个神秘的李老板发话,他这次不知道要倒多大的霉呢。

一想起曾经吴大少整治人的手段,严明的身子又哆嗦了一下。

“停车!”

严明突然叫了一声,他们已经离开了酒店,这次在酒店他们算丢了一次大人,他身边跟着的人,这会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严少,怎么了?”

严明坐的是辆豪华轿车,他的旁边就是那位市长侄子,这会正着急的看着他。

“没事,我先打个电话!”

严明顾不得和他解释,直接掏出身上手机,快速的拨出了个号码,他这个电话是打给的自己大哥。

不管今天的事情如何,牵扯到吴度,甚至还有比吴度更强势的人,就已经不是他所能解决的事了,必须报告给自己的家人。

没多久,他便挂上了电话。

电话里,他被自己大哥狠狠的骂了一顿,别说是他了,就是他大哥也不敢轻易得罪吴度这样的人,吴度所代表的是一整个势力,不像他们,都是后起的新秀。

在能量和资源上,他们比吴度这样的人,差的确实不少。

好在今天有常盛在场,严明的大哥听完了所有的描述之后,马上下了一个命令,回头好好的去拜访一下常盛口中的那个李先生,这位李先生,才是关键。

酒店里面,此时则是另一番景象。

严明的出现只是一段小插曲,这段小插曲也让很多揭阳本地人更加的了解了李阳的能量,从宴席开始,李阳他们那个房间几乎就没断过人。

基本上来的人,都是敬酒。

这些人也懂的分寸,不是一起来,全是分批分次,每个人还都是先干为敬,不管李阳他们喝不喝,所有的人都是先喝光,还显得十分高兴。

这种情况下,马俊涛他们自然不会多喝,李阳也只是做做样子。

李阳的酒量再高,可这酒到了喉咙里都是辣的,都要经过这么个痛苦的过程,能少一些,自然就少一些。

奠基酒会,虽然多了一个小插曲,但并没有影响大家的热情。

那些本地的一些大型玉器厂的老板,反而对这家新玉器厂有了更深的了解,李阳他们的玉器厂还没建立起来,隐隐已经成为了一枝独秀。

等他们正式开业,真正融入到揭阳之后,李阳这个玉器厂成为揭阳的领头企业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想真正成为领袖,还需要他们自己的努力,以及能拿出手的成绩,揭阳毕竟是个有着百年历史的玉雕名城。

……

“阴刻,注重的是柔劲,把刀当做心,用心去勾勒起这一笔,无论最后结果如何,用心去做的,都是真正的阴文刻!”

陈无极慢慢的说着,正坐在工作间,对着一块玉石做雕刻的李阳使劲的点了下头。

李阳回忆着陈无极所说的话,头又沉了下去,手中的吾昆刀也重新挥舞了起来。

阴阳刻,是玉雕行业古老的刻法,也是陈无极融入太极的一种刀刻法,陈无极只在旁边说着,这种刻法具体怎么做,却丝毫没有演示。

所有的一切,都要李阳自己去琢磨。

这样做,李阳或许会走一些弯路,但对李阳自己的领悟和创造力却有着无法想象的帮助,从发现李阳那惊人的进步之后,陈无极就已经决定,用这种方式来教导李阳。

不给他任何的框架,任凭他去发展。

时间飞逝,李阳这次来揭阳后,并没有离开。

很快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这一个月里面,李阳每天都跟着陈无极在学习一些新的玉雕手法,而这些手法,陈无极只告诉李阳理论,实践方面,向来都靠李阳自己去摸索。

只是这一个月,李阳就用掉了大量练手的玉料。

李阳所用的和别的玉雕学徒不同,他用的都是真正的玉料,并不是那些废料,豆种,糯种,花青,干青,甚至金丝和芙蓉都有,这一个月来,他练手出来的成品翡翠,就有数十件之多。

这些翡翠,全被陈无极保管了起来。

等以后李阳真正做出成绩之后,这些翡翠都有着极高的价值,远比本身价值要高。

不得不说,陈无极的朝前意识还是很强的,他留下的这些翡翠成品,自身并没有用到,不过对陈氏家族的后人来说却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若干年后,这些翡翠,哪怕只是一般的雕工,因为出自李阳的手里,都有着一个想象不到的天价,早把祖产变卖,已经没落的陈氏家族,却依靠这批封存的宝贝重新火了起来。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

“好,好,非常好!”

工作间内,陈无极突然轻声叫了一声,神情上还带着强烈的兴奋。

在他的面前,李阳正在用心的雕刻着一个十二生肖鼠玉佩,这次雕刻所用的是一块冰种翡翠。

这一个月来,李阳可是很少使用冰种这样的高端翡翠。

这一次,也是李阳心血来潮,拿出一块库存的玉料,直接在冰种翡翠上雕琢了起来。

“老师,这一次成功了吗?”

李阳笑着把手上的玉佩拿了起来,他的脸上还带着一股兴奋和自信。这块鼠形玉佩,上面老鼠显得特别逼真,此时这只翠绿的老鼠,就好像被一个圈子困住,想要跑,却跑不出去一样。

特别是老鼠的头部,两只眼睛仿佛在转圈一般,带动着整个身体,都好像再动似的。

这已不是简单的相像,这件玉雕,带出了特有的神韵。

“不错,你成功了,就算你没有任何的名气,这块玉佩配上这样的雕工,价值也能在百万以上!”

陈无极微笑点点头,脸上还带着一股欣慰,一个月,只是一个月,就连他也没想到,有自己在身边教导的这一个月,李阳的进步会这么快,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这一个月里面,李阳已经做出了属于自己玉雕风格的社运,虽然还略显稚嫩,但毕竟带着他的独特气息,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玉雕大师。

也就是说,短短的一个月,李阳就从一个玉雕学徒,真正的成为了一位玉雕大师。

这个时间,这个成长速度,就是陈无极也完全没有想到,若不是亲眼所见,哪怕他已是一代宗师,也不会相信这样的事。

“李阳,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快出师!”

陈无极转过身子,直接坐在了那里,突然叹了口气,很是感慨的说了一句。

他的话,也让李阳稍稍愣了一下。

出师?

他真正跟着陈无极学习的时间其实很短,也就这一个月,这一次,他也是在特殊能力的帮助下,把自己真正想象出来的东西,实实在在的雕刻在了里面。

这一次之所以能够达成所愿,雕刻成功,还有着吾昆刀的帮助。

这把刀对李阳的帮助真的很大,特别是李阳熟悉了此刀的操作之后,再雕刻上一直都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哪怕陈无极有那么多的刻刀,也比不上他这一把。

就算手上有吾昆刀,李阳也不会自大到,他就能短短一个月出师。

出师可不同于其他,这等于未来的李阳要自己独挡一面,也等于陈无极自己承认,他能教给李阳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未来,要靠李阳自己去闯荡。

“老师,现在谈出师是不是太早了?”

李阳眉头跳动了下,小声的问了一句,一个月,这一个月陈无极是教给了他不少的新东西,他上手的也很快,可从没想过就这样会出师。

“李阳,其实你应该感觉到,我这些时间以来,教给你的都只是理论,并没有真正的用法!”

陈无极轻笑一声,直直的看着李阳。

李阳默默的点了下头,这个问题他早就发现了,只是一直没有问过,而且陈无极只说理论,他自己感觉有更多的想象空间,也就没多追问了。

“因为你不适合用任何前人的刀法去束缚,你只要知道是什么,具体怎么做,你就能做的比任何人都好,这一点,也是你独特的天赋!”

说到这里,陈无极也很是感慨。

教李阳这样的徒弟,对他来说也不知道是轻松还是遗憾,任何东西,只要说了,他都能做出自己的理解,做出完全让人无法挑剔的成绩来。

也正因为如此,李阳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真正的成为一位玉雕大师。

同时,李阳也算是国内学习时间最短,最年轻的玉雕大师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