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1章 不可能吧?

“我能教你差不多都已经教了,剩下的,则需要你自己去理解!”

陈无极再次点头,脸上显得更加的感慨。

教一个聪明的徒弟,任何师傅都会开心,可教一个天才徒弟,一个看着不断进步,让师傅都震惊不已的徒弟,那种心情是绝对无法说出来的。

哪怕陈无极现在已是一代宗师,看着李阳这样的进步速度,也有一种压力感和嫉妒。

别人十年,甚至二十年都无法走过来的路,李阳短短几个月就完成了,这个速度,传出去绝对是惊世骇俗。

在有着巨大压力的同时,陈无极的心里还有着极度的自豪。

这可是他的徒弟,李阳未来的成就越高,他的心里只会更加的开心。

李阳看着陈无极,眉头不自然的跳了跳。

这一个多月,是他觉得时间过的最快的一个月,就连李阳自己也没想到,短短的一个月,他能有这么大的进步,直接迈入了大师的行列。

虽说只是刚刚达到大师的标准,但他毕竟迈出了这一步,别小看这一步,很多高级玉雕工,一辈子都无法跨过这一步,只能默默无闻的过着自己的生活。

高级玉雕工,和普通的大师,在待遇绝对有着天壤之别。

看看玉器厂那几位大师就知道了,其中就有一位是普通的玉雕大师,可他所享受的,要比那些高级玉雕工们舒适的太多了。

这就好像一部电影,大师们永远是那些主角的竞争者,而高级玉雕工,只能去做配角。

三天后,李阳离开了揭阳。

这一趟揭阳之行,收获之大完全超出了李阳的想象,这么快晋级玉雕大师,想必老爷子听到这个消息,也会非常的开心。

离开之前,李阳又去了一趟玉器厂。

如今厂房已经初具规模,解石师傅和一些普通的玉雕工都已经开始了工作,他们目前的工作地点自然不可能是新厂子内,是马俊涛临时找来的一个空余的小厂子。

马俊涛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也是个努力的人。

任何时间他都不会浪费,在他的管理下,厂子还没正式开业,已经透出一股勃勃的生机,这让李阳非常满意。

林伯文也走了,他暂时回了加拿大。

他能一直留下来,让厂子慢慢运作起来再走已经很不容易了,林伯文可是林氏集团最火,也是最有希望的继承人,用以前的话来说这就是皇太子。

一位皇太子在这忙碌了这么长的时间,也足以看出林郎对李阳的重视了。

北京机场,下了飞机,李阳的鼻子忍不住皱了皱。

北京是首都,著名的大都市,可惜环境上就比不过其他的城市了,至少比不过揭阳,这一个月在揭阳李阳天天都生活在陈无极那优雅的别墅内,猛的感受到这干燥又带着沉闷的空气,还真有些不适应。

这让李阳忍不住摇了下头,自己啥时间变的那么娇贵了?以前打工的时候,四个人一间的矮小宿舍他也住过,那环境可比现在差多了。

“李阳!”

刚出机场,李阳就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正对他挥着手,见到这个人,李阳的脸上直接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杰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在机场接李阳的,正是何杰,何珊珊还跟在他的身边,不过她已经飞快的走到了王佳佳的身边,两个女孩低声在那聊着天。

何珊珊的刑期总算过去了,这次的教训,让她不敢在去找李阳要车,可怜她买的那辆车了,真成了李阳的结婚礼物。

一想到这,何珊珊就肉疼。

裸车钱就七百多万,她还花了近两百万进行改装,现在好了,全都给别人做了嫁衣,惹的何珊珊一想起这件事,心里就忍不住咒骂李阳。

她却从没想过,不是她自己的小聪明,怎么会招惹来这么一次惩罚。

“前两天刚回来,回北京办点事,正好听说你要回来了!”

何杰大笑一声,拉着李阳就往外走,如今的何杰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威严,也显得比以前更加的成熟。

目前,何杰在南边某市担任常务副市长,并没去一开始想过的深圳。

深圳水太深了,目前还不适合何杰去锻炼,一个不错的地级市,从副市长做起,再做市长市高官,基层打牢些,以后再回北京,也有了晋升的资本。

对何杰这样的人来说,市长这一级迈过去根本没问题,只是下面的副部,正部就需要他真正的努力了。

没有成绩,哪怕他身份显赫,也不是那么容易晋升。

“李阳,严家的老四那怎么招惹到了你?让严家老大特意跑过去找我?”

刚上车,何杰就随意的问了一句。

“严家老四,严明?”李阳微微一愣,马上知道何杰说的是谁了。

奠基庆典,那个不长眼的嚣张大少,不就是严家的人,午宴结束后,那小子通过常盛又送来一大堆礼品赔罪,都被李阳拒绝了。

李阳不喜欢他们那样的人,不想和他们有什么过多的交集。

“对,就是他,我还听说这小子回来之后被他老子狠狠的揍了一顿,现在都还没出门呢?”

何杰有些好奇的看着李阳。

那天所发生的事,何杰不是特别的清楚,当初严家老大找他的时候他的工作正忙,压根没时间问这件事。

直到今天见到李阳,猛然想起了这件事,忍不住问了一下。

“也没什么事……”

李阳轻笑一声,慢慢把那天的事说了出来,这件事,李阳差不多都忘了,不是何杰问,根本想不起来。

“这些被宠坏的小子们,确实该接受点教训!”

听了李阳的描述,何杰轻轻叹了口气,他以前就知道京城内有这么一群人,只是他管不着,也懒的管。

这次下到地方,地方上的这种现象更为严重,李阳所说的,也触动了他的心事。

何杰所在的那个市,前不久就出了一个重大的案子,一个官员的儿子,因为一件很小的事和人发生了口角,直接将人家打成了残废。

这还不算,那官员的儿子还扬言要整死他们全家,此事在网络上曝光之后,立刻引来了巨大的轰动,直接惊动了市委市政府。

最后还是他这个常务副市长,亲自挂帅解决的这件事。

不用说,凶手肯定接受了应有的惩罚,可全国各地还有多少这样的事谁也不知道,何杰也明白,他能管得了一件,不可能管得了所有。

所以听了李阳所说的这些,何杰有着很大的感叹。

“不说这个了,杰哥,送你个小礼物!”

李阳微笑摇摇头,扯开了话题,还从身上拿出一件柠檬黄的翡翠小挂坠。

这是件冰种柠檬黄的翡翠饰品,是李阳自己雕刻出来的,雕刻这件东西的时候,他已经达到了大师级的水准。

这件饰品,也能拿出来真正的当做礼物来送人了。

“不错,很漂亮,不是陈老做出来的吧?”

何杰笑呵呵的接过挂坠,何杰不懂翡翠,但见的多了,总了解一些,他一眼就看出,这件翡翠的雕工不错,比街上店里那些卖的强多了。

“当然不是,老师的作品要比这强的多,这可是我亲手做出来的!”

李阳嘿嘿一笑,他现在的水平是不错,但和陈无极相比还差的很远,大师也分层次的,陈无极可是顶尖大师,更不用说现在还有了宗师的称号。

“你做的?”

何杰微微一愣,显得有些惊讶。

他可是知道,李阳前几个月才开始接触玉雕,现在还是一个玉雕学徒,而手上的这件挂坠,怎么看也不像是玉雕学徒能做出来的东西。

“当然!”

李阳稍稍得意的笑了笑,又接着说道:“老师说我已经出师了,如今我也算是一位玉雕大师,老师还说,以后有机会,推荐我代表揭阳去参加双城大师赛!”

李阳不是揭阳人,但他是陈无极的徒弟,在揭阳又有自己的产业。

要说代表揭阳去参加大师赛,也能说得过去,只不过如果赢了的话苏州那边的人肯定会不服气。

不过陈无极也没想那么多,现在的李阳进步是很快,可到了大师之后,想要再进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这需要很多自己的感悟。

他推荐李阳参加大师赛,只是想锻炼一下李阳,多和真正的大师们交流。

“真的,不可能吧?”

何杰显得更惊讶了,像看怪物似的打量着李阳,玉雕大师他可非常的清楚,那都是在这一行业里浸淫了很多年的专业人才。

李阳整天东奔西跑,学习玉雕也是最近的事,说他成了大师,怎么看都像天方夜谭。

这还不如去说,他何杰也是一步登天,市长都没做,直接成高官了,反正就是那么的不可信。

“我有必要骗你吗,你不相信就还给我!”

李阳鼻子翘了翘,显得有些郁闷,他这个样子,也只会在自己人面前出现。

“要,相信,干嘛不相信,送出去的东西,哪有要回去的道理!”

何杰马上收回手,还使劲的摇着头,他想起了李阳种种妖孽的事情来,放在别人身上不合理的事,在李阳身上就可能出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