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马上送到我这来

装有四十三件广彩瓷器的密封箱子,经过李阳的签收,全被摆放在了套房里。

白铭回自己房间里换了一套衣服之后,就马上带着萧岩来到李阳这边,他还拿着自己的放大镜和其他工具,这是打算好好的欣赏欣赏李阳今天买来的这些宝贝了。

白铭热衷于瓷器,从他开办博物馆就能看出来。

白铭的博物馆的瓷器要比其他博物馆都多出许多来,只可惜大都是残片,并不是整器,不过从残片上一样能学到很多的东西,了解当时的历史情况。

事实上,最先使用残片进行学习,并不比学习整器要差。

萧岩现在的学习方法就是这样,先辨认残片,从残片上获得更多的知识,让他短时间内对各个时期的瓷器都有了鲜明的认识。

跟着白铭,萧岩现在对瓷器的爱好明显要比其他要好一些。

就连萧岩的手上,也带着一个放大镜,想跟着一起去看看那些广彩瓷器,像这样近距离的学习机会并不多,平时就算是白铭,也无法给他弄太多的东西上手学习。

这会萧岩的心里,正带着十足的兴奋。

“李老弟,我今天下午得好好的看个够……额……你们这是干嘛呢?”

刚敲开李阳的门,白铭就愣了下,李阳,刘刚,王佳佳三个人都围在桌子旁,正小心的摆弄着一幅油画。

海东和赵奎则守在门口,若不是白铭,外人肯定是不会放进来。

他们都知道李阳和白铭之间的关系。

“白老师,您来了,刘刚刚才发现这幅画有古怪,我们正看着呢!”

王佳佳抬头,甜甜的笑了笑。

“古怪,什么古怪?”

白铭马上把自己的包丢给萧岩,快步走了过来,完全忘记了自己来的目的。

萧岩苦笑摇摇头,拿着师傅的包也跟着走了过去,李阳的广彩瓷器还都包在箱子里呢,白铭不开口,他可不好意思让李阳给他拿出来。

尽管他现在心里是更像去看那些瓷器。

“这幅油画,好像有夹层!”

这次说话的是刘刚,这个夹层是被刘刚发现的,他的脸上还带着点严肃。

可惜他并不知道,他之所以能发现这一点,完全是李阳故意做的引导,这样等于这件宝贝是他意外买下,但却是刘刚把里面的东西找出来的。

找运气,自然在刘刚那里,李阳也能减少点关注。

老是发现这些隐藏的宝贝,恐怕任何人都会对他有所怀疑。

“夹层,油画怎么会有夹层?”

白铭的眼睛瞪的更大了,本来围着三个人,马上变成了四个。

四个人,全都看着桌子上的那幅画着大海的油画,这幅画装裱的相框,已经被刘刚拉开了一条缝,真的露出了里面的夹层。

不过里面的那幅画还没被抽出来。

刘刚能这么做,也是获得了李阳的支持,这幅油画可是价值三万欧元,也是三十万人民币,没有李阳的同意,刘刚绝对不会轻易的去损坏,哪怕知道以李阳的身价根本不会在意这么点钱。

“李哥,真有东西?”

刘刚把手慢慢的伸了进去,刚伸一半他就叫了起来,他已经摸到了里面的那幅画。

“还真有?快拿出来看看,会不会是一张藏宝图!”

白铭马上叫了一声,李阳差点没打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这位仁兄的想象力真的很丰富,竟然想到了藏宝图,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探险小说看多了。

此时白铭的脸上还带着一股明显的兴奋,看他的样子,估计心里还真是这么想的,这也让李阳默默的摇了下头。

他当然知道,里面的东西不是藏宝图,但绝对是件宝贝。

刘刚异常小心的,把里面的那幅画轻轻的抽了出来,画上还带有一层很薄的油纸,可惜完全破了,出来的时候只是片片碎屑。

里面隐藏的画拿出来了,这是一幅画中画,这些隐藏的画,似乎都和李阳有缘。

阎立本的《永徽朝臣图》,就是李阳在一座玉枕中所发现,这一幅《最后的晚餐》,又是李阳从另一幅画中找出来的。

“不会真是藏宝图吧!”

见拿出来的是一份折叠的纸状物,白铭显得更激动了,手在那里不断的搓动着,若不是他知道这会不适合去接这份东西,他早就先抢过来看一看。

刚取出来的东西,不知道隐藏了多少年的东西,不能随便的乱拿,这点基本常识白铭还是非常清楚。

“有可能是,我们打开看看吧?”

王佳佳点着头,小声的说了一句,她的鼻子微微的翘着,也显得有些兴奋。

好奇心每个人都有,白铭之前的话,让大家潜意识里都希望这是一幅藏宝图,那该多过瘾,说必定能找出一个大宝藏来。

“好,交给我!”

李阳伸出手,小心的从刘刚的手里接过折叠着的画。

画纸慢慢打开,几个人都秉着呼吸,瞪着大眼睛,等着最后的结果。

“画,还是画?”

叫出声的是萧岩,他的声音中明显带着失望,白铭所说的那些话把他也给吸引过来了,他现在就站在白铭的身后。

画纸被李阳打开,里面的那幅画自然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别急,藏宝图不都是画吗?”

白铭回头瞪了他一眼,又转过头看着桌子上的这幅画,他自己把自己都给骗住了,这会竟然拿无比的期望这是一份藏宝图。

李阳的手慢慢的翻开,这幅画,被李阳整体的完全打开了。

“最后的晚餐?”

王佳佳请叫了一声,还抬着头,愣愣的看着李阳。

这幅世界知名的画王佳佳并不陌生,她还亲眼见到过不止一次,只是没想到在一幅油画里面,隐藏的竟然是这样一幅画。

全世界《最后的晚餐》这样的油画不知道有多少,很多地方的办公室内都会挂上一幅,数量上来说,没有一万也得有八千。

这样大规模出现的画,价值自然不会太高。

“最后的晚餐?”

白铭皱了皱眉头,显得更为失望,这幅画他也不陌生,是这幅画的话,自然不可能是什么藏宝图了。

不是藏宝图,刺激也就没了。

“不对,这应该不是一幅普通的画,否则怎么会藏在另外一幅画之中呢?”

王佳佳翘着她的小鼻子,又说了一句。

《最后的晚餐》是很多,但并不是所有的都不值钱,一些名家之作,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比如达芬奇的那幅壁画,是再多钱都买不回来的顶尖国宝。

“有道理!”

白铭轻轻点了下头,挪了挪位置,站在正面仔细的看起这幅画来。

李阳就在他的旁边,也在看着这幅画,越看,李阳的眉头皱的越深。

他这是第一次在肉眼下看这幅画,不过结果却让他有些失望,立体画面中的那种‘活性’和‘灵性’肉眼下并没有。

李阳对油画的研究不深,但也知道,眼前这幅画很呆板,甚至比不过外面掩盖他的那幅大海风景画。

“没什么特别啊!”

白铭的眉头也凝结在了一起,白铭对画的研究同样不高,但一些简单的基础知识还是懂的,这幅画,看上去的确不出彩。

而且画上还没有留名,这幅画别看大,放在外面的话,其价值有可能还不如大海风景画。

这让白铭也狠狠的不理解,一幅不如外面的画作,为什么这么神秘的隐藏在里面,隐藏这幅画的人神经了吗?

“刘刚,把相机拿来!”

李阳突然说了一句,他的脸上也带着疑惑也不解。

这幅画,他又仔细的分析了一遍,还用特殊能力好好的看了看表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覆盖或者遮掩了。

结果让他很失望,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幅画就是这个样子。

不过立体画面之下,李阳还是能感受到画中每个人的灵活,随着李阳的控制,他们还是能随意的走动,就像是电影一样。

这也让李阳更加的迷惑。

对这种解释不了,又想不明白的问题,李阳并不是没有办法,他是个幸运的人,他有一个水平同样很高的师傅。

李阳打算把照片拍下来,交给老爷子看一看。

老爷子毕竟经验丰富的多,说不定外国油画上懂的要比他和白铭都多,能看出里面的问题。

此时要说这幅画本就是普通的画,没什么特别的价值,李阳第一个不相信,特殊能力绝对不会骗人,肉眼发现不了,只是因为他还没找到其中的奥秘。

“相机!”

刘刚很快把相机拿了过来,对着这幅画连续拍了几十张照片,李阳这才用电脑,把这些照片全部发到老爷子的邮箱内。

发完后,李阳直接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

白铭眉头紧锁,一直站在那看着这幅画,很普通的画,很呆板的画,可他却有一种不一般的感觉,一种他自己都无法解释的感觉。

五分钟后,李阳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电话是老爷子打来的,老爷子那边已经收到了所有的照片,这会估计也看到了,正好可以问问老爷子他的看法。

“李阳,马上派人把你手上的这幅画送到我这来,现在就派人!”

电话刚接通,李阳还没来得及说话,老爷子就快速的说了一句,李阳瞬间愣在了那里。

…………

第二更,更新又晚了,请见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