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5章 强烈的反应

“我能给这些拍下照吗?”

看了好几分钟,李阳才迟疑了一下,小声的问了一句。

昨天来的时候他们没带相机,没说过拍照的事,今天因为要逛的时间长一些,索性把相机也带了出来,有些东西不会买,但不影响拍照。

留些照片回去,也等于有了份资料。

眼前这些精品瓷器,件件都很不错,李阳自己也没下定决心要不要挑一些回去,所以才提出拍照看一看的请求。

“当然没问题,您请!”

查尔斯微微一笑,直接做了个请势,古董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经常有人来拍照,这个小小的要求他根本不会拒绝。

李阳看了看刘刚,刘刚立刻把相机拿了出来。

这是一台比较好的单反相机,不过刘刚和李阳的摄影技术都很一般,李阳直接把相机交给了王佳佳,这才是专业人士。

王佳佳本来就是做记者的。

调整好角度,桌子上的瓷器每一件都被王佳佳拍了好几张,贵宾室内没人说话,有的只有王佳佳按下快门的声音。

霍斯先生,约瑟兄弟脸上一直都带着淡淡的微笑,时不时的看李阳一眼。

李阳在玉雕行业上达到了大师级水平,这个消息他们也已经收到了,只比林郎晚一点,惊讶的同时,也更加渴望把李阳带进他们的组织。

李阳是一个天才,真正的天才。

“漂亮,很好看!”

王佳佳很快拍完了照片,李阳拿着相机在那看着这些照片,不住的点着头。

每张照片王佳佳都留下了极佳的角度,不像他们这样的二把手,拿起相机就直接去拍,只想着留下影像,压根没考虑过其他的因素。

“我能不能看看?”

林郎笑着说了一句,李阳直接把手上的相机递了过去。

在摄像方面,林郎要比李阳懂的多,这些照片拍的确实不错,最基本的一点,每件瓷器的特点都突显了出来。

这对一个懂古董,又懂摄影的人来说或许不是太难,但对只懂摄影的人来说,则就很不容易了。

一张照片一张照片的往前翻,林郎也默默的点着头,从照片上看瓷器,再对照眼前的实物,有些细微的地方更容易被发现。

照片很快翻完,马上露出了一张《最后的晚餐》油画,这是李阳昨天拍的,没有删除。

林郎看到这张油画稍稍一愣,随即返回了刚才的画面,他明白这不是刚才的内容,没必要往下继续看了。

林郎的心里还有些疑惑,这张油画显得有些呆板,又没有装裱,不明白李阳为什么会拍,不过这和他没有关系,也就没问。

“林先生,相机拿给我看下好吗?”

霍斯先生突然叫了一声,声音中似乎还带着点急躁,刚才林郎翻看照片的时候,他就站在林郎的身后,时不时的也看一眼。

林郎眉头跳了跳,这相机是李阳的,霍斯想看也应该问李阳才对,不应该直接找他。

这是一个很低级的错误,霍斯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

“李阳?”

林郎犹豫了一下,还是对李阳叫了一声。

他和李阳的关系其实不用打这个招呼,只是他心里总感觉有些古怪,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想看看李阳的意见。

“霍斯先生想看,让他看看好了!”

李阳没想那么多,刘刚倒是留了个心眼,一直在观察着霍斯先生。

果然,霍斯先生接过相机,压根没去看今天拍的那些瓷器照片,直接就翻到了油画那里,看到了那幅《最后的晚餐》。

见到这幅画,霍斯先生的表情立刻变了。

不仅仅是他,他身旁的约瑟兄弟看到这张照片之后,脸色也是猛然一变,呆呆的站立在那里。

“李先生,这幅画,您在哪看到的?”

霍斯先生只翻了两张照片,就急急的问了一句,这会李阳就算再傻,也明白了怎么回事。

原来吸引霍斯先生的并不是他们所拍的那些瓷器,是这几张昨天拍下来的油画照片,想起老爷子的反应,又见到霍斯先生他们今天的样子,李阳的眉头稍稍皱动了下。

这幅画,绝对不简单。

“霍斯先生,这画,是我们意外见到的!”

李阳心里想着,嘴上并没有停,直接回答了霍斯先生的问题,回答的时候他还一直看着霍斯先生,猜测着这幅画究竟是谁的,让霍斯他们都有了如此大的反应。

“在哪看到的?”

这次问话的是约瑟兄弟中的老大,他同样显得有些着急,甚至语气有些不客气。

李阳眉角紧紧的凝结了下,约瑟兄弟的问话像是质问,任何人听到这样的问话恐怕都不会高兴。

“李先生,请不用在意,他就是这种性子,实不相瞒,这幅画对我们很重要,您能不能告诉我,您是在哪见到的?”

霍斯先生是个聪明人,马上发现了李阳的不对,赶紧打了个圆场。

约瑟兄弟也都不说话了,只是眼睛一起盯着李阳,看的李阳很不舒服。

“这幅画,是我们以前在国内见过,拍照做的留念!”

刘刚抢先回答了霍斯先生的这个问题,李阳眼中稍稍带着点惊讶,并没有反对,跟着点了点头。

李阳不知道刘刚为什么这么说,但刘刚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用意。

“你撒谎!”

说话的是约瑟兄弟中的弟弟,他上前一步,指着还在霍斯先生手中的相机说道:“这张照片,明明是昨天才拍摄的,怎么可能是在中国?”

“约瑟先生,我们什么时间,在哪拍的,好像没有告诉您的义务吧?”

刘刚脸色一沉,他对摄影了解的太少,也不知道约瑟兄弟是怎么看出来的,可见对方这么紧张,他就更不会去承认。

“刘刚先生,很抱歉!”

霍斯急忙拉了拉约瑟兄弟,那两兄弟都不说话了,在为人处事上,两人和霍斯先生相比差的的确很远。

看了眼刘刚,霍斯先生再次问道:“李先生,刘刚先生,很冒昧的再问一次,这幅画你们到底是在哪里见到的,这一点对我们真的很重要!”

此时霍斯不像刚才的反应那么大了,似乎还有些懊恼。

他的心里,的确是有些后悔,刚才的反应太激烈了,任何人有这样的反应,都会被别人怀疑到什么。

不过面对那幅画,他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任何一个知道那幅画来历的人,恐怕都会这样。更不用说霍斯还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一员,对于这个组织的人来说,这幅画的意义更大。

“霍斯先生,我理解您的心情,可是真不好意思,我也有我的难处!”李阳轻笑一声,他的话,让霍斯和约瑟兄弟的脸上直接露出了失望。

李阳还是不肯说在哪见到的这幅画。

刘刚既然刚才要掩饰这幅画,李阳自然不会去拆刘刚的台,况且现在李阳也感觉到了,霍斯他们对这幅画有着浓烈的渴望。

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能说,这画就在他的手上。

那纯粹是给自己惹麻烦。

“李先生,我理解您的难处,但这画对我们真的很重要,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能把这画的线索给我们,我们定然会重谢!”

霍斯先生深吸一口气,他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

只是一个线索就会重谢,足以证明他们是真的很重视这幅画,李阳更不会说出这幅画的下落,告诉他们这画在自己的手上,那不是纯粹自找麻烦。

“李先生,您若是有这幅画的话,我们愿意和您进行交换,换什么都可以!”

约瑟兄弟的老大突然又说了一句,霍斯先生愣了愣,但最后并没有说什么。

约瑟兄弟性子太直,不适合做买卖,不过这幅画如果真的在李阳的手里,李阳肯定有办法了解到这幅画的来历。

毕竟这幅画的存在不是什么特别隐秘的秘密,除了他们组织的人外,外面也有人知道。

李阳只要去打听,就能打听出来。

一旦李阳知道这幅画的来历,哪怕只是怀疑,这幅画的价值可就大大的提升了,到时候再提出和李阳进行交换,还不如现在直接说出来。

至少显得坦荡一些。

李阳抬起头,有些吃惊的看着约瑟兄弟中的老大,换什么都可以,那等于说只要李阳愿意,就可以拿这幅画来换到逐日剑。

甚至可能换到更多的东西。

逐日剑可是李阳这次来意大利最大的目标,这么快就有可能实现,哪怕是李阳,这会也有些不太敢相信。

不过有一点李阳已经可以确定了。

他昨天意外发现的那幅画,的确非常的重要,有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好,不然霍斯和约瑟兄弟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同时,他也相信老爷子那肯定是知道些什么,否则也不会急着让他送回国。

此时来看,早点送回国是一件很英明的选择,不管怎么说,这里都不是自己的地盘,小心些好。

“我会考虑的!”

李阳轻轻的点了下头,约瑟兄弟啥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霍斯先生道了声歉,也跟着离开了,李阳和白铭他们显得有些惊讶,林郎和查尔斯都没什么反应,约瑟兄弟向来就是这样,率性而为,根本不考虑别的。

…………

很郁闷,昨天上传了,没想到忘了更新,今天才发现,请朋友们见谅,昨天去扫墓有些累,晚上上传完就睡觉,白天又没检查直接出门,结果犯了这么个低级错误。

这是昨天的,不算今天的更新,今天还有两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