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7章 你的漏最大

“老白,今天你可要请客!”

在返回宾馆的路上,毛老酸溜溜的对白铭说了一句,白铭则咧嘴大笑,连连摆手,表示晚上一定会请客。

今天,李阳他们真的逛了一整天,现在已经是下午日落时分,直到这个时间他们才从乌苏兰大街返回。

这一天他们几乎逛了三分之一个苏乌兰大街,很多家店铺都进去过,哪怕不买看看也好,就是那些只卖国外艺术品的店铺,他们也会进去好好的看一看,这可是难得的学习机会。

这一天的时间,他们也买了不少的东西。

买的最多的是高总,今天一天就出去一百六十万欧元,其中一半都是在查尔斯那里消费的,他今天大采购的行为,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圈子里的同行知晓。

其次则是林郎。

林郎今天买了九十万欧元的东西,其中一件明代永乐年间的青花瓷就花了他八十万欧元,这件青花瓷略有些破损,有过修复,不然这个价格绝对拿不下来。

林郎喜欢瓷器,对这件瓷器非常的喜爱,也就买了下来。

再往下则是李阳,李阳今天消费了三十三欧元,比起昨天来少了许多,这还是他控制的结果,要是见到喜欢的就买下,他今天肯定又是第一。

他们三个人,一天就买了近三百万欧元的东西,一时间,几个人的名字都在乌苏兰大街上传开了。

如果加上昨天李阳的两百多万,三个人就是差不多五百万,这样的金主,在乌苏兰大街也不常见。

这毕竟只是个古玩市场,不是集中销售的拍卖会,能两天时间花出去五百多万欧元,绝对是各家店铺都希望得到的重点顾客。

不过今天收获最大的并不是他们三人,而是白铭。

白铭以三万欧元的价格,买下了一块羊脂玉佩,这块本是明代初期的玉佩,愣是被人当成了民国的来出售。

这中间的差距,可大了。

这还是一块出土玉佩,还有着不错的黑沁,这样的玉佩拿到国内,差不多能翻十倍,也难怪毛老会那么酸了。

他和蔡老师出这趟工,都不一定有白铭这一次漏赚的多。

“没问题,今晚我请客,大家不用客气!”

白铭捡了漏,正心情大好,听了毛老的话也丝毫不在意,反而哈哈大笑着答应了下来。

今天他的运气确实不错,连一向容易捡漏的李阳都两手空空,让他抢了先,今天也只有他一个人,真正的捡了大漏。

这块难得的羊脂玉配,基本可以鉴定为明初期宁王的配饰,回国之后,最低也得三百万的价格,相当于三十万欧元,的确是涨了差不多十倍。

“这可是你说的,我们今晚只点最贵的,不点最好的!”

蔡老师也跟着说了一句,他今天也买了一万欧元左右的东西,但都是普通的艺术品,没有什么漏,这会心里也有些发酸。

“可以,谁点的谁付账就是,我只管吃饱!”

白铭大义凛然的说道,说完之后,大家才反应过来,又纷纷的对白铭笑骂起来,指责白铭是个老抠。

一会的功夫,车上就笑声不断,好在车窗的玻璃隔音效果不错,否则说不定会有警察被惊动给追过来。

“嗡嗡!”

李阳的口袋突然晃动了起来,他的手机向来都是震动加铃音,幸好是这样,只是铃声的话,就白铭这大嗓子,能把所有的手机音乐都压制住。

“老爷子?”

看到来电号码,李阳微微一愣,轻轻说了一句之后才接电话。

刘刚,王佳佳都看向李阳,老爷子平时很少和李阳打电话,只有真正有事的时候才会打,这个时候突然接到他老人家的电话,两人都有些好奇。

“李阳,你在哪呢?”

老爷子的声音听起来很有精神,还带着点兴奋,上来也没和李阳说别的,只是简单的问了一句。

“正回去呢,今天白铭捡了个大漏……”

李阳微微一笑,把今天的事简单的说了一些,老爷子在那边边听边笑,最后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阳,他们捡的漏再大也没有你大,你知道,你送来的那幅画到底是什么吗?”

老爷子放声大笑着,语气中似乎还带着一股浓厚的满足。

“画,最后的晚餐?”李阳轻轻愣了下,随即又问了一句。

“对,白铭捡的漏再好,也无法和你捡的这个漏相比,我们已经证实了,这是达芬奇最先创作的那幅画,是达芬奇最得意的作品!”

老爷子的声音继续从电话里传了出来,还在车上的李阳,则完全愣在了那里。

《最后的晚餐》是达芬奇的?这个结果,是李阳压根没想到,甚至想都没想过的,他不知道那段秘闻,自然也就不知道达芬奇曾经创作过这样一幅油画。

老爷子突然告诉他这一个结果,他的心里只有震惊。

这话若不是老爷子亲口说出来,他只会当做是开玩笑,可能还去看看日历,看看今天到底是不是愚人节。

“老爷子,怎么会是达芬奇做画的,他画的那个不是壁画吗?”

愣了一会,李阳才问了一句,这是他本能所问,并不是不相信老爷子的话。

任何不知道这段秘闻的,恐怕都有会有这样的疑惑。

“这一切说来话长,我就不直接对你说了,这两天黄院长会去米兰,让他再详细的告诉你!”

老爷子再次笑了笑,他拿着电话,眼睛却一直看着右前方。

那里,一幅古朴的油画正挂在一个画架上,这幅画不在是原来呆板的样子,画的表面仿佛笼罩着一层薄冰,而画面的人物,全部如同活了一般。

正中央的主耶稣,正满脸的悲伤,不断的说着什么。

周围的十二门徒,每个人的神情脸色各不相同,最突出的就是犹大,他似乎很惶恐,又似乎有些后悔,甚至还带着点狰狞。

这幅画,没有像水中画那样是立体的,也不像《兰亭序》,每个字都带有一种不同的意境。

可这幅画让你一眼看去就是那么的自然,画中的每一个人物,都能吸引到你,当你看这个人物的时候,他仿佛也在看你,表达着他心中的想法。

而当你注意着话中某一个人的时候,他周围其他的人却都在动,似乎真的在进行最后的晚餐。

这不是一个人的感觉,每个人都有,注意力集中在十二门徒任何一个人的时候,都能感受到周围人的动作。

是实实在在的动作,眼睛的余光能清晰的看到他们再动,真正的动。

不是那种幻觉般的动,方老,徐老都发誓,他们看到了这些人的动作,乃至老爷子,自己也看到了这一切。

不过当你把注意力集中在某个正在动着的人身上,他的动作又停了下来,停下来表达着自己心中的想法。

这个时候,你还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想法。

比如门徒约翰,他就在诉说自己的忠诚,背叛主耶稣的人绝对不是他,他是最忠于主耶稣的一个人。

还有门徒多马,注意他的时候,就会发现他在控诉着叛徒,诅咒着叛徒,要让叛徒下地狱,永远的生活在地狱之中。

每个人,都有一种不同的思想,不同的感情。

徐老,方老,黄院长以及老爷子,在每个人身上感受到的这种思想,竟然都是相同的,也就是说,画中每个人所表达的一切,都能引起所有人的共鸣。

别的不说,只这一点,就是别的画家无法做到的。

宗师之作,这是真正的宗师之作,徐老用徐悲鸿大师留下的手稿,真真正正的验证了这一切。

李阳无意中找到的这幅画,一幅看似不起眼的《最后的晚餐》,就是传闻中,达芬奇所创造的那一幅。

没有署名,但画法的的确确是属于达芬奇,也只有他,才能创作出这种天马行空,具有真正思想的神作。

加上那个传闻,哪怕这幅画没有名字,也已经能确定是达芬奇的作品了。

再说了,真正有这样水平的人,就不会去刻意的仿作达芬奇,他自己就能千古留名,而传闻的存在,更是证明这幅画为达芬奇作品的铁证。

老爷子说着话,心神又被眼前的画所吸引住,连李阳叫他的话都没有听到。

“老爷子,您怎么了?”

直到李阳焦急的大喊,老爷子才慢慢的回过神,这种失神的现象,在他的身上可是极为少见。

“我没事,你刚才说什么?”

老爷子转过身子,收回所有的注意力,他也是心情太为激动,不然也不会有这样失神的行为,不过这样的失神对他来说,也仅仅只有一次。

老爷子的控制力可是非常的强。

“黄院长怎么突然要到米兰来,他不会是有什么别的想法吧?”

李阳再次说了一遍,这是他刚才就说过的话,黄院长突然要来,想想黄院长的性格,由不得他不多想。

“哈哈,你想多了,我已经告诉他你买地开博物馆的事,他对你这个举动可是大为支持,他这次到米兰,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你商量,你在那等着他就是了!”

老爷子猛的大笑,笑着的时候还偷偷看了看正痴迷欣赏画作的黄院长。

黄院长早就‘恶名在外’,也难怪李阳会有这样的想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