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1章 成为自己人

林郎问话的时候,李阳也在看着黄院长。

黄院长今天的回答很是出乎了李阳的意料,虽然问的是黄院长年轻时候对《清明上河图》的疑惑,可李阳明白,那就是黄院长的心里,至今还在坚持着当年自己的观点。

不然的话,他绝对不会说出这些话来。

他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原因,不能去直接表明这些观点,《清明上河图》被证实为真品,可是徐老和上任院长共同的功绩。

还是他们很大的一个功绩。

黄院长作为上任院长的亲传弟子,在没有十足的证据之前,他绝对不能去发表相左的意见,那会被认为他是在反对上任的院长。

这个结果,他承受不起。

黄院长也是一个尊师重道之人。

而现在黄院长借以前自己的观点来表明这些,其实也是间接的在表明,他对这幅画还是存在着疑惑,只是这些疑惑不能拿在明面上来说。

“没错,就是这些题跋和印章!”

黄院长慢慢点了下头,从第一任收藏者宋徽宗开始,这幅画上就留下了不少人的题跋和印章,认为自己书法好的人,索性直接在上面留字,而感觉自己字不行的,就只留下了印章。

宋徽宗留下的,是清明上河图的名字和他的钤印,之后则是金人张著,也是张著特意的著名,让大家都知道这幅画为张择瑞所画。

再之后,还有嘉庆皇帝等收藏者的印章。

顿了下,黄院长慢慢的说道:“嘉庆之后的印章我感觉问题都不大,但李东阳的题跋和之间的印章,我都感觉有些问题!”

“您的意思是,故宫收藏的那幅画,是在嘉庆之前被伪造出来的?”

林郎轻轻的点着头,小声的问了一句。

黄院长默默的点了下头,道:“之前我的确是这么想,我仔细研究过李东阳的字,李东阳是大书法家没错,但他更多的经历却放在了政治上,他的字并没有多少的出奇之处,并不难仿造!”

“之后的鉴赏印章也是这样?”林郎又问了一句。

黄院长再次点头,这次却没有说话。

连字都能仿造的话,那印章更不用说了,故宫的这幅画疑点确实太多,可惜当时的人们非常希望这幅画是真的,也就变成真的了。

有句俗话说的好:一件东西是假的,但所有的人都认为它是真的,那它就是真的。

“黄院长,您当初有多少把握?”

李阳再次问了一句,黄院长的态度很重要,特别是这个时候。李阳早已经看出,哪怕是现在黄院长对故宫的这幅画心里仍然存在着疑惑。

只是这些话以他现在的身份没有办法说出口。

“没有一点的把握,这种事情谈不上把握,只能说心里有些不解罢了!”

黄院长叹了口气,一幅画的真伪,真的无法用把握来计算,当初故宫的那幅画也经过测纸等科学鉴定,最终的结果都符合北宋时期的特点。

不过用前朝的纸,前朝的墨来作画这种事,在后面已经是屡见不鲜了,没有这些把握,故宫的画根本不可能被当做真品。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不管是真是假,三天后竞拍的这幅《清明上河图》我们都应该全力去对待!”

林郎轻声说了一句,黄院长则默默的点了下头。

黄院长对大拍卖会有一定的了解,组织大拍卖会的人之中就有顶尖鉴定师,其中有一些的水平甚至不次于他。

这种情况下他们敢说所竞拍的画就是真品,肯定有一定的把握。

所以他才会说这么多,不管是真是假,提前让李阳和林郎重视起来也好。

不过在黄院长的心里,却隐隐有一点不好的预感,他感觉这幅画,会对故宫那幅画起到很大的冲击作用,既能能冲击到故宫的画,那结果自然不言而喻了。

“算了,我们先去吃饭吧,肚子已经很饿了,还有三天的时间,不管是真是假,三天后我们就能揭晓了!”

李阳突然摇了下头,笑着说了一句。

此时李阳已经明白,故宫的画有可能就是假的,至于为什么变成了真品,完全是因为当时的国情,是国人心目中希望这东西是真的。

这种事并不少见,在之前有过太多的例子了。

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天圆地方被多数人承认,并且认定了几千年,最终却证明这是个错误的说法,之前所有的人都错了。

“李阳说的没错,还有三天时间,咱们现在急也没用,现在还真饿了,先去吃饭吧!”

黄院长笑呵呵的说了一句,可他眼中不自然的闪过的那道担忧的神色,却出卖了他此时的想法。

出去吃饭,林郎没有反对。

几个人在酒店餐厅直接用了晚餐,晚餐很丰盛,只是每个人都没多大的胃口,吃了一点就匆匆的结束了,林郎今天带回的这个消息确实惊住了他们。

各自返回房间,全都休息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李阳马上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昨天是因为时差的关系,李阳不想打扰老爷子的休息。

这样的事,他想要听听老爷子的建议,故宫《清明上河图》有可能为赝品,真本即将出现在大拍卖会上,这一消息实在太过重要。

最关键的一点,黄院长似乎也有些认同。

听了李阳所讲的全部,老爷子沉默了好一会,最终才告诉李阳,静观其变,做好自己的努力就行,一些事情,多问问黄院长的意见。

说完这些,老爷子便挂了电话。

老爷子说的很少,也很短,但李阳却听出来了,他似乎也不太看好故宫的那幅画。

这也让李阳对后天的拍卖会,有了更大的期待。

李阳所不知道的是,他们的电话挂了不久,老爷子和黄院长又通了电话,两人聊了很久,足足有半个多小时。

上午所有的人都没出门,都留在了酒店里,《清明上河图》的事只有李阳,林郎和黄院长知道,并没有告诉其他的人。

这样的事也没必要说出去,省的引起混乱。

不到十一点,所有的人集合在了一起,乘车一起离开了酒店,下午一点拍卖会就会开始,中午在酒店吃饭显然是来不及了。

不过他们的房间是顶尖的包房,可以在自己的房间里用餐,不用去外面和别的人一起吃自助餐。

农场外面,拿个看起来很简陋的市场依然存在,而且非常的火爆。

李阳他们今天来的晚,没时间去逛这些市场了,据说今天成交了不少好的宝贝,几十万欧元的单件宝贝很多见,就是上百万的也不少。

而根据有心人的估算,就这么一上午,外面市场的成交额就突破了一亿欧元。

这么一个数字,足以看出大拍卖会的影响力了,难怪这里的摊位费号称世界最高,也有很多人争相来抢购。

摊位费越高,证明商机越大,他们能挣的钱也就越多。

“李先生!”

李阳一行人刚进农场大厅,霍斯先生就微笑的赢了过来,李阳马上转过脚步,朝着霍斯那边走去。

没办法,人家刚送了价值上百万欧元的包房给自己,这会不可能不搭理人家,更不用说李阳和霍斯先生的私交感情还算不错。

“霍斯先生,多谢您的慷慨!”

李阳微笑着说了一句,昨天霍斯送他卡的时候他还不太清楚那张卡的意义,如今明白了,自然要先道声谢。

“哈哈,我们是朋友,这没什么!”

霍斯大笑了一声,双眼直直的看了眼李阳,又笑着说道:“其实我更希望能和李先生成为真正的自己人!”

成为真正的自己人?

林郎和黄院长的心里都微微的一动,他们不明白霍斯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却知道,肯定有别的用意在里面。

“我也希望,可惜时机还没有成熟!”

李阳轻笑一声,轻轻的推了过去,霍斯还在对他进行试探,想让他加入他们的组织。

他们却不知道,自从老爷子讲明利害关系之后,李阳已经彻底的对这个组织死了心,他可不愿意自己的一切遭受别人的控制,更不会拿自己的这些收藏品和别人共享。

他的收藏品,有太多注定不能出国的东西了。

“那真hi太遗憾了,不过我相信会有这一天,您今天玩的开心点!”

霍斯耸了耸肩膀,说完微笑着离开了,又和另外一个朋友打着招呼,像他这样的人朋友很多,在这几乎走到哪都有认识的人。

林郎也是一样,只不过他没和更多的人去交流,一直都和李阳在一起。

“走吧,咱们先去房间!”

看着和别人愉快聊天的霍斯,李阳轻轻摇了下头,回头笑着对身边的人说了一句。

李阳的心里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他相信霍斯肯定早已经知道《清明上河图》要拍卖的事,只是没有告诉自己。

以霍斯先生的关系,还有他们那神秘的组织,不知道这件事几乎不可能。

不过对此李阳倒没有什么在意,霍斯先生和他算不得什么特别好的关系,人家告诉不告诉自己有他们的自由。

“好,走吧!”

白铭马上应了一声,昨天的按摩很舒服,他迫不及待的想今天在尝试一下,好好的享受下‘贵族的奢侈生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