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这画不简单

画直接摆在了沙发上,这里没有适合的画架。

再好的包房,也不可能准备齐所有的东西,不过李阳他们可以提出这个要求,那些金发美女会以最快的速度把他们需要的东西拿过来。

“这画,画工很不错,应该就是格尔的真迹!”

蔡老师皱着眉头,轻声说了一句。

蔡老师的书法造诣也不差,曾经还被称为过全能奇才,眼前这幅画是很不错,但也只是相对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出彩,画的下方还用法语写着格尔的全名。

这样的画,似乎不值得李阳去高价竞拍,还那么的慎重。

“我看一看!”

黄院长带上白手套,又拿起一个放大镜,蹲在沙发前自己的观察起这幅油画来。

“师傅,我也有种预感,李大哥买的这幅画恐怕不简单!”

看了一会,萧岩小心的贴在白铭的耳边,很轻的说了一句,这话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

白铭轻轻瞪了他一眼,也小声的说道:“你也有预感,有啥预感啊!”

李阳和萧岩认识的早一些,萧岩虽然拜了白铭为师,不过依然还向之前一样把李阳称作‘李大哥’,没有按照白铭的要求改叫师叔。

这一点,萧岩可是极为坚持,白铭也没办法。

最后只能各论各的,这一对师徒和李阳全是兄弟相称,还让毛老和蔡老师他们笑话了几次。

“我不知道,我看到这幅画,就感觉心惊肉跳,总感觉不一般!”

萧岩摇了下头,从这幅画拿出来之后,他就有这样的感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心惊肉跳,是不是心跳很快?有一种什么渴望?”白铭稍稍一愣,再次问道。

“对,对,就是这样,师傅你怎么知道的?”萧岩猛点着头,急急的说道。

“废话,我怎么不知道,见到好东西谁不这样?”

白铭又瞪了萧岩一眼,这才回过头仔细的看了一眼这幅画。

他年轻的时候,有时候遇到一个小漏也会这样,心跳加快,渴望早点买下来,但又怕被人看出什么来。

这是一种很正常,也很常见的现象。

不过遇到一件自己不懂,也看不出有多大价值的东西还有这种感觉,那就不一般了,通常来说都是一种直觉。

“你有这种感觉,为什么怎么刚才不自己把东西拍下来?”

白铭突然问了一句,萧岩猛的一愣,随即哭丧着脸,道:“师傅,我是看到这幅画之后才有这样感觉的,再说了,我想拍也没那胆啊,这东西我买得起吗?”

白铭微微一顿,萧岩这话说的很对,就算他提前有了感觉,对这件宝贝也是无可奈何。

六十五万欧元的价格,把萧岩卖了也没这么多钱。

他倒是能凑出来,可让他花这么多钱去买一幅只是因为有感觉的画,这事他也干不出来。

直觉有时候是有作用,但也不一定全对,白铭曾经也有过靠直觉买东西的事情,可惜有几次却是打了眼。

这就好像,某一天你突然感觉买彩票会中奖,感觉非常的强烈,然后就兴高采烈,高高兴兴的去买了。

结果却是一个号都没中。

这事还好说,毕竟不会买太多,可让你倾家荡产的去买彩票,你就肯定不会这么去做了。

当然,也有靠预感中了大奖,还上过新闻,但毕竟是少数,少之又少。

“两千三百万,成交!”

正说着,大屏幕上格朗的声音突然加大了不少,白铭,萧岩,还有高总他们都忍不住回过头看了看。

大屏幕上,刚才竞拍的是一尊王冠,据说是法国路易七世的宝冠,上面镶满了各种宝石,这尊王冠有着近千年的历史,拍出了两千三百万欧元的高价。

这也是今天第一件过千万的拍卖品。

看了一眼,几个人又都回过头来,仔细的看着前面的《蒙娜丽莎》。

在国内,有什么东西能拍到两千三百万欧元,那绝对是要上新闻的,可在这大拍卖会上,过千万的拍卖品并不少见。

时不时的就有一个,见多了,大家也就不在意了。

更不用说,两千三百万并不是他们见到的最高价,昨天的三板斧就有两件拍卖品比这个价位高了。

“黄院长,您看出什么来没有?”

林郎小声的问了一句,他也蹲在这看了一会,甚至还摸了很长时间,最终却一无所获。

这怎么看都只是一幅普通的油画,画的是不错,但并没有特别出奇的地方。

“没有,李阳,这次你的感觉可能错了!”

黄院长轻轻摇了下头,回头看着李阳笑呵呵的说了一句,黄院长这么一说,林郎和白铭他们的脸上都明显带出一点失望。

黄院长站了起来,坐在那里轻轻喝了杯口。

谁也被有发现,黄院长拿茶杯的时候手轻轻的抖了一下,他低头喝茶的时候,眼睛不自然的闪过几道激动的光芒。

“错就错了吧,此画只要是真的,价格高点也没关系!”

李阳微微一笑,黄院长的动作他也没注意,他还以为黄院长没看出什么来。

“这话也对,格尔毕竟是个有名的画家,他的画留着,有着很大的升值潜力!”

毛老笑了一声,艺术品不能说买亏,你这个时候觉得亏,说不定几年后就是大赚。

这样的例子在古玩界可是非常的多见,就说这翡翠,十年前可能一万一个手镯你都觉得贵,现在十万一个你却抢不到了。

这就好像房地产,当年有的地皮或者房子都是政府往外摊派着卖,现在,就是有钱你都不一定买得回来。

“行了,先把画放起来吧,别耽误大家拍卖!”

黄院长喝完茶,又说了一句,李阳和白铭把画重新放起来,林郎也把外面等着的那些金发美女们又招了进来。

格朗的拍卖还在继续,下面的一件东西又拍卖了七百万欧元的高价,从昨天开始到现在,所有的拍卖品没有一件流拍。

时间慢慢走过,下午的四个小时拍卖时间很快走了过去,晚上的拍卖七点开始,中间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在这个时间里,农场依然提供着不错的美食,供大家晚餐。

“李阳,我有点不舒服,晚上的拍卖我不参加,先回去了!”

下午的拍卖刚刚结束,黄院长就轻声说了一句。

“您要回去?”

李阳微微一愣,黄院长则慢慢的点了下头:“老了,身体不像你们年轻人那么能撑,我先回去,你们留下就行了!”

李阳的眼睛中闪过道惊讶,马上又说道:“那好,我送您老回去!”

“李阳,你送黄院长的话,晚上的拍卖就赶不上了!”

林郎瞪大了眼睛,急忙叫了一声。

“晚上是珠宝专场,我就不参加了,你们先在这吧!”

这一天晚上拍卖的都是珠宝首饰,珠宝首饰中也有古董,但更多的都是现代工艺品,简单来说就是奢侈品。

这类东西李阳早已见过很多,错过了就错过了,还真没怎么在意。

倒是黄院长刚刚给了他暗示,让他有些惊讶,心里则猜测着,为什么黄院长要暗示自己送他回去。

“也行,我也不参加了,我到莫拉蒂那再去一趟!”

林郎没想那么多,马上又点了下头,昨天他匆匆离开回来通知李阳和黄院长,感觉对莫拉蒂有些不太礼貌,今天正好过去补回来。

白铭也一起回去,却被李阳留了下来。

萧岩好不容易才来一次,带和他好好的看一看,正好也陪一下高总和毛老他们,自己这边的人全都走了也不好。

商量了一圈,最终还是李阳与黄院长先回酒店,白铭他们继续留下来参加拍卖会。

“黄院长,您把我单独叫出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车子开出农场,李阳才小声的问了一句,车上现在只有刘刚,海东和王佳佳几个一起回去的人了。

“对,你今天买的这幅画,不简单啊!”

只剩下他们几个人,黄院长没在隐瞒,说着的时候,还看了一眼车子后面的那个箱子。

箱子里面,就是他在包房内仔细欣赏过的那幅油画。

“不简单,那您刚才还不是说……”

王佳佳稍稍一愣,瞪着大眼睛惊讶的问道,刚问了一半她就不在说话了。

王佳佳并不笨,问话的时候她明白了过来,黄院长之所以在那里不说,就是因为那里的人多,人多嘴杂。

不过今天在包房的可都算得上是自己人,在自己人面前黄院长还有所保留,这说明了什么。王佳佳此时也明白了。

所以她不在问下去。

黄院长则轻轻一笑,慢慢说道:“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王佳佳慢慢点了下头,不在说话,李阳则轻声问道:“黄院长,您说的不简单是什么意思?”

这幅画确实有问题,有古怪,不过那是李阳在特殊能力下发现的,摆放在面前,真靠眼睛去看李阳和白铭他们一样,什么都看不出来。

在西方油画方面,李阳的水平确实有限,有可能连白铭都比不过,毕竟他接触的西方油画实在太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