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 双层叠加

“头,结果调查处来了!”

在李阳车子前面几公里的一个地方,赵永正开着车,挂着一个耳机,听着里面马良的汇报。

“他们一共五个人,有三辆车子,白色标志车一直停在酒店,里面的人负责监视老板的进出,监视的人叫瓦西法则,三十六岁,莫桑比克自由组织运动的成员,十一年前脱离组织成为了一名雇佣兵,目前是这个小雇佣兵团的头!”

“剩余的四个人,有两个一直守在农场路口,还有两个在酒店附近,他们之中有两个是莫桑比克人,还有两个是坦桑尼亚人,五个人很少一起出现,不过已经可以确定,他们的目标就是老板!”

马良的话很快说完,赵永的眼中闪过道寒光,轻轻点了下头:“我知道了,你继续调查,另外让李二看好他们,不准出现一点闪失!”

“是,头!”

马良的话说完,赵永就收起了耳机。

这会他正好经过一个路口,在路口停着一辆白色面包车,里面正有两个黑人吃着口香糖,有说有笑的在那聊着天。

赵永看都没往那看一眼,很快经过了这个路口,整个过程没有任何的反常,就如同平时每个人身边所发生的事情一般。

谁都有和陌生人擦肩而过的经历。

车子在开,赵永的脑袋却在不断的转动着。

这五个人,从李阳到米兰之后,就不断的出现在李阳的周围。

偶然擦肩而过的人,赵永也不会在意,但同一个面孔出现在周围两次的话,肯定会引起他的注意,这是赵永所擅长的一点。

所以他才隐藏在暗中,不断的观察着李阳的周围。

这五个人,在前几天,最少都出现在李阳周围三次以上,特别是那个瓦西法特,他最近的一次距离李阳只有十五米。

那一次,赵永都已经吩咐赵奎和海东戒备了,只是对方没有任何动作,也就没有任何的行动。

这一切,赵永并没有告诉李阳,那时候他们还不能确定,这些人的目标就是李阳。

不过此时已经完全确定了,但赵永想的更多,这些人是雇佣兵,也只有别人拿钱给他们才会做事,雇佣这些雇佣兵的人是谁,那才是关键。

五个雇佣兵,赵永还没放在眼里,这些雇佣兵的生活条件是很苦,锻炼了他们的能力,但自己可是精英特种兵,还是精英中的精英。

这一切李阳都不知道,他还在车上和黄院长有说有笑,不知道周围已经隐藏着危机。

回到酒店,几个人马上回了房间,赵奎和海东先守在了门口,刘刚则跟着李阳先进了房间。

“李阳,把画拿出来!”

刚进客厅,李阳还没说话,黄院长就急急的叫了一声。

“好!”

李阳马上应了一声,黄院长的脸上还带着一股焦急,他这个样子可是极其少见的。

画被重新拿了出来,黄院长马上让李阳把画摆在桌子上,他重新戴上白手套,又拿出放大镜,几乎是趴在画上仔细的看了起来。

画的每一块,每一寸,都被他看的仔仔细细,清清楚楚。

“黄院长,您是不是看出什么问题来了?”

过了有足足十来分钟,李阳才忍不住问了一句,黄院长这次看的时间太长了。

“没错,这画,被双层覆盖了!”

李阳心里一动,脱口问道:“双层覆盖?”

“对,双层覆盖,是油画特有的一种掩饰手法,就是改变画的原样,让人看不出画的本身,或者看不出画本身的特点!”

黄院长慢慢的点着头,王佳佳和刘刚的眼睛都慢慢瞪大了。

李阳倒是没有什么意外,双层覆盖他这是第一次听说,但听意思很像是之前见过的现隐法或者雾隐法之类的掩饰手法。

“您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掩盖了这幅画,想要保护它?”

无论是现隐法,还是雾隐法,都是无奈之下为保护东西做出的掩饰,一般来说保护好之后都会自己解除掩饰,能一直留下去的并不多。

一直留着的,一是出现意外,没有办法解除,二就是根本不敢解除。

像传国玉玺,九龙玉杯等,应该都是后一种,一旦解除了掩饰,几乎所有的人都能看出这是顶尖的宝贝,保不住的情况下,还不如继续掩饰着它们。

黄院长继续说道:“你说的没错,一般来说掩饰都是保护,当然也有一些是别有用心,但那是少数。双层覆盖,是在原有的油画基础上,加一层透明膜对画进行稍稍的改变,让画变成另外一种风格,但画还是这幅画!”

画还是原画,黄院长的意思李阳已经明白了。

这幅画被人动了手脚,掩饰住原有画的风格,展现出了格尔的风掉,那么做出这种掩饰的人不是格尔本人,就是非常熟悉格尔,几乎能完全仿造他风格的人。

这两种情况,第一种的可能性极高,毕竟这是被当做格尔的画拍卖出来的,伪造的在大拍卖会上估计过不了那么多的专家的眼睛。

格尔本身已是著名画家,虽说不是顶尖专家,但也步入了一流行列,自己的画本身就有很高的价值。

让他去使用双层覆盖这种方法来掩饰的画,那肯定比他自己画的好要,而且要好的多。

不然,他绝对不是采取这种方式。

比自己的画还要好的多,并且能让他心甘情愿的承认,这类画作可就不多,特别是《蒙娜丽莎的微笑》这幅画,这方面出名的更少。

根据黄院长的了解,格尔可是个性格高傲的画家,事实上很多艺术家的性子都很傲,没有这种藐视天下的傲骨也无法成就一番事业。

能让高傲的格尔,心甘情愿的对一幅画进行掩饰,那这幅画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这才是黄院长激动,着急的原因。

“黄爷爷,您说这上面有一层膜覆盖,怎么感觉不出来啊?”

王佳佳小心的摸了一下画,随即又疑惑的问了一句。

黄院长看了她一眼,马上又露出了笑容,笑着说道:“双层覆盖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这层透明膜制作很不容易,首先要看不出来,无论视觉还是触觉都没有任何的不同,其次要在这膜上能够作画,不然起不到掩饰的作用!”

笑了笑,黄院长继续说道:“只这两点,就已是很高的要求了,更不用说还要能一直保管下去。据说这层膜是采用一种昆虫的口水,晒干后配合最精致的透明橡胶,以及一种鱼鳞的磷膜才能制作出来,单单原料就得准备很长的时间!”

“这么麻烦!”

王佳佳愣了愣,手马上缩了回来,胃里却有些恶心。

她没想到,这层透明的膜还要使用昆虫的口水,不管什么昆虫的口水,她可都不愿意触碰。

“这种技术现在已经失传了,我也只是听说,并没有亲眼见过,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见!”

黄院长重重的叹了口气,又看了眼李阳。

这种手法,其实是他年求学的时候听徐悲鸿大师说过一次,之后就牢牢的记在了心理,这么多年来,他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这种手法掩饰的东西,没想到现在却遇到了一幅。

使用了双层覆盖这种古老而又复杂的掩饰手法的油画,肯定有一定的问题,现在还有可能是格尔使用的这种手法,那问题更大了。

“黄院长,您能不能解除掉上面的这层薄膜掩饰?”

“能是能,可就是有些可惜!”

黄院长稍稍有些犹豫,最后才轻声说了一句。

“可惜很什么?”王佳佳忍不住再次问道。

“解除了这层膜,上面格尔的画也就消失了,格尔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位伟大的画家,他的画本身可是有一定的价值!”

黄院长叹着气,慢慢的说着。

这不是画中画,应该算是画上画,画上加画,比画中画更难万倍,而且这种掩饰还是一次性的,真揭开了,下面的画露出来,上面的画就毁了。

这和李阳的双面画还不一样,双面画只是画起来困难,并没有什么掩饰。

“也对,六十五万欧元,万一他是故意这样画着玩,或者锻炼这种手法的话,那我们损失就大了!”

王佳佳默默的点了下头,李阳则惊讶的看了她一眼。

女孩子确实容易想的比男孩多一些,这幅画,她竟然想着是故意这么做的,真这样的话,那只说明格尔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

制作一次双层叠加,可不是说着玩玩,是很困哪的事,一点的失误都有可能重做,要是重做的话,付出的精力更大。

“哈哈,这种可能很小,李阳,这种掩饰去除并不难,要不要现在就除掉?”

黄院长大笑了一声,又回头看了一眼李阳。

李阳想了下,马上点了下头:“现在去除也好,麻烦您老了!”

下面的画,李阳早就看到了,的确是一幅很神奇,让人震惊的作品,那上面的一层很薄的细膜他也知道,第一次立体画面下观察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了。

原本他想着带这幅画回去之后,再想办法解除,现在有会这种方法的黄院长则更好。

对黄院长,李阳可是极为信任,这位老前辈也值得尊敬和信任。

…………

还有一章,吃点夜宵回来就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