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0章 第一一七七、一一七八章 竞争,清明上河图

上章章节数字错误,最后瞌睡的有些迷糊,也不知道怎么变成五八了,汗一个!

…………

几个人都默默的看着大屏幕,如果这幅画确实如同林郎所说的一般是真的,那确实有很多地方就可以解释清楚了。

其中让国人疑惑了很长时间的一点,李东阳题跋中的宋徽宗题名和双龙小印,在这里也得到了验证。

“严嵩拿到的是赝品,或许之后被人发现是赝品,但又不甘心,就把容易露馅的地方给去掉了!”

蔡老师自己在那轻轻的说着,他的声音很轻,不过周围的人的却都听到了。

这是一种可能,赝品毕竟是赝品,仿的再真他也不是真品,宋徽宗自创的瘦金体并不是那么好仿,这位皇帝当皇帝是昏君,但在书法上确实是一代大师。

有人甚至说,宋徽宗在书法上能达到宗师境界,但无从考证,也就慢慢淡化了。

按照蔡老师的意思,就是后世的收藏家,发现了这些仿制的地方出现了漏洞,而画整身却很难看出问题,索性把两边都去掉,变成今天故宫所收藏那幅画的样子。

容易露馅的地方没了,画虽然残了,但还是独一无二的画,还是被当做真品。

蔡老师的话,连黄院长都默默的点了下头,这种可能性确实有,不过想要考证是不是真的这样,还需要很大的力气。

此时,就是黄院长自己也认可了眼前这幅画,这幅画比故宫的那幅更像是真品。

“不管这画是真假是假,伪造赝品的人肯定看过原画!”

林郎又说了一句,周围的人眼睛全都稍稍一亮,对林郎的话很是赞同。

撇除这幅画比故宫多余的那部分,其他地方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这样的画就像复制出来似的,要说没见过原画,那根本不可能。

无论哪一幅是赝品,仿制者的水平也已经达到了一个常人无法企及的地步。

《清明上河图》展现的时间特别的长,镜头给的特写也特别多,这幅画非常的大,不多给点镜头也谢也不行。

无数包房,大厅的字画专家们这会都瞪大了眼睛,验证着这幅画的真伪。

仔细看过之后,大拍卖会现场至少有七成以上的专家认为这是真迹,这个比例相当的高。

“李大哥,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萧岩突然又问了一句,林郎已经表示过这是真迹,但这幅画是不是正品可以说非常的重要,重要的每个人都要慎重。

“这,是真本!”

足足过了好几十秒,李阳才重重的点了下头,很严肃的说道。

这是李阳自己的鉴定结果,是他在特殊能力之下的鉴定结果,立体画面之中,李阳仔细的观察过画的每一点,每一角,没有发现任何一丝的证据,能证明这是赝品。

甚至连宋徽宗的印泥,李阳也仔细的分辨过,和之前李阳所见过的宋徽宗书法作品完全不一样。

李阳没见过故宫的《清明上河图》,但他见过宋徽宗的作品,老爷子手上就有一件,至少让他有了对比。

“真的!”

萧岩愣了愣,没在说话,白铭,毛老和蔡老师还都处于震惊之中。

林郎说是真的,如今李阳也说是真的,大家都开始倾向于他们俩的说法了,林郎的话他们不会完全相信,但加个李阳则完全不同。

李阳是年轻,可他的实力,他的成绩却是实实在在摆在那里的。

加拿大国际鉴宝大会之后,他们每个人都已经明白,李阳的水平早就超过了他们,而且超过了不少。

“黄院长,您看呢?”

毛老很小心的问了一句,最关键的专家还是黄院长,故宫那幅画他见的最多,最容易对比。

“我赞同林郎和李阳的意见!”

黄院长突然闭上了眼睛,表情还显得有些痛苦,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一屁股又坐在了沙发上,似乎还带着一股沧桑。

李阳,白铭他们都看着黄院长,也都带着一丝的痛惜。

自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却突然变成了赝品,真品还出现在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这不是任何人都能接受的。

白铭是开博物馆的人,李阳也即将开一家博物馆,他们对黄院长的心情是最为理解。

真品,黄院长也认为这一幅是真品,毛老,蔡老师他们再也没有什么怀疑。

连黄院长都不看好故宫的那幅了,如果说全世界还有《清明上河图》的真本,那无疑就是眼前这一幅。

中华国宝,出现在异国他乡的拍卖场,几个人的心里也都不好受。

“相信大家都已经看清楚了,《清明上河图》起拍价为三千万欧元,现在开始起拍!”

格朗的话终于想了起来,听到他的起拍价,所有的人心里都猛的一凛。

一些刚才还有着YY之心的小富豪,这会也一下子清醒了,起拍价三千万,这可是大拍卖会以来起拍价最高的一件拍卖品。

有一些小富豪,可能总资产也就这么多,想让他们倾尽财力去购买一幅画,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起拍就是三亿,不过是《清明上河图》,值!”

白铭咂了咂嘴巴,很是感叹的看着大屏幕。

起拍价三千万欧元,这个价格确实不低,但竞拍的是《清明上河图》,是连故宫的黄院长都认为是真迹的《清明上河图》,这个价格就不高了。

这是真正的无价之宝,多少的起拍价都不为过。

三千万,底价依然显示在大屏幕上,过了快一分钟了,还没有人加价。

这也让一些富豪们心里蠢蠢欲动,是不是大家都觉得价格高,只加一点就能拿下来?

也只有林郎,三井泰和霍斯先生他们这些人明白,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狂暴还在后面。

一分钟后,终于有人忍受不住,悄悄的加了二十万,三千零二十万,大屏幕上出现了崭新的数字。

这个数字就像是投入沸油中的水,让整个场面变的疯狂,短短几秒钟之后,屏幕上的价格就开始快速的变动着。

三千零五十万。

三千一百八十万。

三千三百二十万。

仅仅一分钟,价格就突破了四千万,而且还在快速的变动着。

“李阳,你怎么想的?”

黄院长没在看屏幕,反而回头看向李阳,轻声问了一句。

他没去林郎,也没去问高总,只问了李阳。

而他的意思李阳也非常的清楚,这是中华的国宝,就像传国玉玺一样,绝对不能流失在外。

“全力,不惜代价!”李阳看着大屏幕,眼中闪过道精光。

黄院长默默的点了下头,神情中带着点欣慰,他问李阳,就是想知道,李阳有没有决心一定要拍下这幅画。

这个房间有实力去竞争这幅画的,只有李阳,林郎和高总三个人。

林郎首先被他排除在外,不管怎么说林郎都不是中国国籍了,这画他拍下来也是带回加拿大,不可能捐赠给中国。

这样一来的话,他还算是一个竞争对手,所以不能问他。

高总有钱,这次听说听说准备了十来亿人民币来参加竞拍,可惜这点钱绝对不可能够竞拍这幅画,高总是可以加钱,但让他倾尽财力去竞拍一幅画,一幅回国之后不知道还能不能保在手上的画,估计他也会犹豫。

这样的画,以高总目前的影响力,真不一定保得住。

只有李阳,这次不仅带来了很多的资金,拍下画后还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以李阳的背景,保住这幅画确实没什么问题,更不用说,他还要开博物馆,能让这幅画发挥出更多,更重要的作品。

“六千万了!”

萧岩突然叫了一声,屏幕上的数字还在急速变动着,说话的这会功夫,已经突破了六千万大关,比底价提升了两倍。

李阳点了下头,他是拍卖公司的老板,对拍卖更为了解。

这会竞价的,还都是存在着侥幸心理的一些人,真正有实力,对画又志在必得的人现在还没出手,李阳只能祈祷,这样的人少一些,不然今天竞拍这幅画恐怕会很不容易。

“八千万,八千万了!”

仅仅几秒钟,萧岩又惊叫了一声,大屏幕上的数字从六千八百万直接提到了八千万,连李阳都转过头,死死的盯着大屏幕。

一下子提升一千多万,绝对的大手笔,看来有真正的竞争者提前出手了。

这样一幅画,能排在世界前列的世界名画,要说没有竞争者,恐怕李阳自己都不会相信,只是恐怕他也没有想到,这次的竞争者会这么的多。

“金会长,一次就加一千多万,大手笔啊!”

在距离李阳他们房间挺远的一个地方,其中一个包房内正坐着十几个人,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笑呵呵的对一个人说着话。

“哈哈,这没什么,小打小闹我们向来看不习惯!”

被叫做金社长的人大笑了一声,还显得很是得意。

如果李阳的特殊能力能够伸展到这里的话,一定会发现这个正得意笑着的人不是别人,是他见过的,很熟悉的一位人。

韩国的金克成,韩国几个要向李阳下手财团的重要人物,也都到了米兰的大拍卖会现场。

“刚才加一千万的是谁?”

在中央的房间内,霍斯先生轻轻说了一句,他身后的一个人马上离开了房间。

不到两分钟这个人便重新返回了房间,轻声说了个名字。

别人不知道提价的人是谁,霍斯先生他们却可以了解,这算是他们作为组织方的一个特权,也是他们所占的一个优势。

“韩国财团,哼!”

听了此人的汇报,约瑟兄弟的老大首先冷哼了一声,韩国人最近的小动作他们也知道,只不过他们还没付出行动,也就懒的去管。

真敢做出超越他们底线的事,就是他们也不会饶了这几个韩国人。

“为了一把破剑,他们还真是煞费心思啊!”

劳尔笑了笑,韩国人的动机他们非常的清楚,新罗宝剑出现在中国之后,很多韩国人都疯狂了,比他们还要疯狂。

不过他们倒是可以理解韩国人,《最后的晚餐》也出现在了中国,同样让他们很无奈,只是他们的手法要比这些韩国人优雅的多。

“几个跳跳虫而已,不用担心他们!”贝斯微微一笑,轻轻的挥了下手。

韩国财团们互相联手,听起来很吓人,但其实就是个纸老虎。

首先这些人都不会全力以赴,无论是拍下《清明上河图》还是换回新罗宝剑,最终的宝贝都不可能让他们个人收藏着。

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大耗元气的去竞争,当竞争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们甚至内部都不会团结。

“韩国人不用担心,不过那几个日本人,可要留意了!”

霍斯先生看着大屏幕,轻轻点着头。

日本人早就得到了这幅画的消息,而且最近又调动了不少资金,好像也是对这幅画势在必得,这才是他们真正的对手。

除此之外,他们的竞争对手有李阳和林郎了,李阳肯定会全力以赴,林郎是李阳的铁杆支持者,只是不知道这次能支持李阳多少。

“日本人拍下这幅画,也是想着换回他们的天丛云剑,其实我们都和韩国人一样,被一个李阳牵着鼻子走!”

劳尔苦笑一声,慢慢说了一句,他说的没错,无论是韩国人还是日本人,目的都和他们一样,想要换回李阳手上属于他们的宝贝。

只这一点,他们也可以说是同病相怜。

“等这画拿到了手,也该我们牵他们的鼻子了!”

贝斯淡淡一笑,霍斯先生他们都不在说话,贝斯这句话说的非常对,这画落在他们的手上,着急的人不在是他们,而是李阳。

《清明上河图》可是中国的传世国宝,对中国的重要性不用说每个人都明白,它的地位,甚至还要超越李阳手上的那些神器,也只有传国玉玺能和它相比。

这样一件宝贝,就算李阳不急,中国政府都会着急。

内外的压力,到时候李阳想不换都不行。

他们的如意算盘打的是不错,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们并不知道,李阳的手上现在已经不仅仅只有《最后的晚餐》。

“一亿了!”

韩国金克成加的一千多万就是个小水花,让众人惊讶之后很快又有人加价,没一会,价格就突破了一亿欧元。

突破之后还没有停,继续快速的向上提升。

“给我加,一亿五千万!”

“爸爸?”

另一个普通包房内,突然想起了两个声音,一男一女,男声还有些苍老。

“萱儿,你是不是认为价提的太高了!”

坐在那里的孔老微笑看着自己的女儿,刚才说话的就是泰国的孔氏妇女,这样的大拍卖会他们肯定会参加,而且是从第一天开始就参加了。

只是人太多,他们一直没有遇到过李阳他们。

孔萱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但她的态度却表明了,认为花上这么多钱买下这幅画很不值得。

一亿五千万,那可是十五亿人民币。

轻叹口气,孔老继续说道:“萱儿,我问你,如果一亿五千万去买我们祖传的夜光杯,值不值?”

孔萱微微一愣,马上明白了孔老的意思。

为了家传的夜光杯,孔老这也是豁出去了一切,一亿五千万买《清明上河图》或许他们觉得不值,但换回夜光杯,绝对是愿意的。

“一亿六千万了!”

孔萱还没说话,旁边的人突然叫了一声,孔老是从不到一亿两千万的时候直接提到了一亿五千万,没想到这个价格连一分钟都没坚持住。

孔萱也瞪大了眼睛,提了这么多价还没买下这幅画,她只感觉现在的人都疯了。

“疯了,全都疯了!”

说着同样话的人还有白铭,现在的加价已经不是几十万几十万的加了,最少都是几百万,动不动就是上千万和几千万。

一幅《清明上河图》,让众多的人表现的无比疯狂。

这一会,连李阳和黄院长都开始有些紧张了,李阳带来的资金是不少,足足四亿欧元,可现在这画都涨到了一亿六千万还没有停势,让李阳的心里也没了底。

他们旁边的包房,三井泰也瞪着大眼睛,紧紧的攥着拳头。

三井泰身旁的青木未央,紧张的额头都在冒汗,这幅画,他已经确定了就是真迹,可以想象的到,他们拿下来,等于将天丛云剑迎回家。

《清明上河图》对中国的重要性,他们同样明白。

“三井君?”

青木未央小声的叫了一句,从开始到现在,三井泰都没有出手。

“等!”三井泰咬着牙,慢慢的蹦出句话,等下去,他有的是耐心。

“众位,合力吧?”

金克成看着身旁的十个人,轻声说了一句,一亿六千万是谁加的他们不知道,不过已经超过了他们单个人的底线。

而他之前加到的八千万,这会水花都看不到了。

十来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起点了点头。

合力,就是整合众人的财力一起拍下这幅画,他们之前有过商量,每个人按照资产不同来进行分配,有过商量了,这会也就好办。

“两亿!”

得到众人的支持后,金克成马上叫了一声,直接把价格提了上去。

提到两亿之后,形势估计会明朗一些,这个价格若不是拿不下这幅画,至少也能知道竞争者的态度。

“爸,两亿了!”

另一边孔萱又惊叫了一声,孔老正想加价一亿七千万只好作罢,他没想到还有这么疯狂的人。

“两亿一千万!”

咬了咬牙,孔老又叫了一声,两亿一千万,相当于二十多亿人民币,拿出这笔钱之后,孔氏家族都会伤筋动骨。

如今为了家传宝,孔老真的是不顾一切了。

两亿,两亿一千万,中间只差了几秒钟。

这让无数人看的是目瞪口呆,一些开始竞价的人纷纷都摇头,这幅画已经不是他们能玩的起东西,他们都沦为了看客。

两亿一千万,也让不少人皱眉,其中就有霍斯先生他们。

两亿是韩国财团出的价,两亿一千万是泰国的孔老,之前的一亿六千万却是一位欧洲人出的价,而李阳和三井泰都还没出手。

这稍稍出乎了他们的意料,没想到竞争者会这么多。

“李阳!”

黄院长又对着李阳叫了一声,这会他已经坐不住了,两亿一千万了啊,二十多亿人民币,这里的人还真的都疯了。

“加,两亿两千万!”

李阳点了下头,马上说了一句,他不能在等了,必须先出手试一试,只是这一出手,就很难停下来。

“两亿两千万!”

萧岩很是佩服的看了一眼李阳,这么多天来,他早就知道李阳有钱了,可亲耳听到李阳把二十多亿人民币砸出去,那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所有的人,又都急忙看向大屏幕。

大家都祈祷着,这就是最终价,没人再来竞争,让他们安安稳稳的拿下这幅画。

可惜这次的祈祷没用,只是十几秒,大屏幕又变成了两亿三千万。

韩国财团,再次出手了。

反正他们人多,分下来每个人还都能承受,这会压力并不大。

两亿三千万,再往上加,这幅画就将变成大拍卖会截止到目前单件拍卖品竞拍价最高的一件了。

“两亿五千万!”

孔老大叫了一声,几乎是吼叫出来的,价格还在上升,这会他也急了。

孔萱看着自己的父亲,脸上却有些无奈,她明白父亲收回夜光杯的决心,不过两亿五千万,对他们来说真不是小负担。

一个不好,都会让孔氏家族数十年来的经营瞬间倾塌,只是孔老此时已经顾不得后面的事了,她也无法相劝。

两亿五千万,孔老出价两亿五千万,就是霍斯先生他们脸上的笑容也减少了许多。

“加价,三亿!”

一直没有动的三井泰终于放出了话,他的加价最狠,一口气加到了三亿。

在这之前,他一直都在观察,并且发现,竞争这幅画并不止一家,继续慢腾腾的加,有可能让最终的成交价变的更高,不如一口气加到顶。

三亿了,早就超了这次拍卖会的单件记录,也将很多人都给吓住了。

可所有的人都没想到,这仅仅只是开始。

…………

昨天上午没被拉起来干活,直到晚饭前才有时间眯了会,没想到睡过头,醒来都十二点了,赶紧码字,两章合一,这是昨天的更新。

另外感谢嗡嗡朋友的提醒,小羽之前犯了大错误,之前的不好改,后面的已经改正!同时感谢秒红同学的提醒,小羽会多注意身体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