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8章 想当然的想法

“李阳,真看不出来,你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

坐在客厅内,林郎很复杂的看了一眼李阳,对李阳摆下的这场惊天赌局,他也是佩服不已。

就连他也心动了,想着是不是找两个赌道高手去和李阳对赌,看看能不能把长生碗和黑龙手镯赢回来。

李阳摆出的十件珍宝,有这两件对他的吸引力最大。

不过一想起在加拿大林氏庄园所举行的那几场惊世对赌,他就把这个念头又悄悄的盖下了。

他不知道李阳对赌术到底懂多少,但无论有好运的三井泰,还有日本请来的赌道大师都输给了李阳,这显然不是偶然。

李阳身上还有着很多神秘,他可不愿意拿自己的宝贝去冒险。

毕竟参加赌局是要赌本的,无论是长生碗还是黑龙手镯,所需要的赌本都不小,别到时候没赢回来李阳的宝贝,让自己输个精光。

“这也是没办法,变被动为主动,正好还能回收些宝贝!”

李阳轻轻摇着头,赌局这个想法是在《清明上河图》被拍走之后才产生的,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最后索性做了个计划。

赌博,其实李阳一点都不怕,有特殊能力在,加上赌局由他来办,赌法由他来定,等于是立于了不败之地。

而那十件至宝则是最好的诱饵,可以吸引大批的人来,而霍斯他们手里的《清明上河图》必然会被吸引来。

霍斯他们拍下《清明上河图》的事,贝斯已亲口经承认了,并且试探过,能不能和李阳进行交换,暂时被李阳回绝。

“你就那么自信,难道你就不怕输出去几件?”

林郎再次问了一句,脸上还满是质疑。

“当然,我的运气是最好的,我相信这一点,永远的相信!”

李阳笑了笑,身上带着一股强大的自信,有特殊能力再手,他想输都难。

“林先生,李先生,欢迎你们!”

林郎刚想说话,一个粗狂的声音让他不得不停下来,这个庄园的主人已经出来了。

这个地方,外面的那些记者绝对进不来。

“詹马尔科,你太不够意思了,让我们等这么久!”

林郎眼睛一瞪,走出来的这个人,就是意大利著名的石油大亨,詹马尔科•莫拉蒂,也就是国际米兰主席马西莫•莫拉蒂的亲哥哥。

莫拉蒂急忙摆了摆手:“不好意思,我刚才正在酒窖,为尊贵的客人们准备好酒,来的晚了一些!”

林郎眼睛猛的一亮,大笑道:“好酒,哈哈,那太好了,你这酒窖的好酒可有不少!”

莫拉蒂笑着看了眼林郎,又看了看李阳:“李先生,现在全世界可都在为您在疯狂啊!”

说着,莫拉蒂还微笑打开一旁的电视机,根本不用换台,本地的一个意大利节目就在播报着《蒙娜丽莎的微笑》真本之争,以及李阳之前所说的那场惊天赌局。

随便换了几个台,内容几乎相同,全都在议论着这件事。

“莫拉蒂先生,您见笑了!”

李阳微笑摇摇头,莫拉蒂看起来和林郎关系很不错,听他们说话就能感觉出来。

“李先生,很佩服您有这样的勇气,说真的,看到您那些宝贝的介绍,我都心动了,都想找您去赌一赌,看能不能赢回几件宝贝来!”

“詹马尔科,我劝你最好别有这样的想法,不然你会输的很惨,你不知道李阳的赌术有多厉害!”

林郎大笑着接了一句,说着这些,他又想起了李阳在林氏庄园赌桌上的表现,那表现,真的和赌王差不多。

“真的,哈哈,那我就不去了,省的输个倾家荡产!”

莫拉蒂微微一怔,随即大笑了一声,他说这话本身就是玩笑,以他的个性,再吸引人的东西他都不会去赌。

赌博本来就不是他喜欢的东西。

不过这一次李阳拿出的东西,还真吸引了不少的人。

得到李阳摆下惊天赌局的消息后,约瑟兄弟就从中国往回赶,阿顿伯爵和另外五个人已经返回了米兰,《蒙娜丽莎的微笑》这件事非常的重要,让他们全都回来了。

除了约瑟兄弟外,十个人很快做出了决定。

一定要去参加李阳在澳门摆的这场赌局,而且一定要把《蒙娜丽莎的微笑》和《最后的晚餐》这两件祖师爷的作品都赢回来。

李阳的这场赌局,正好等于迎合了他们的心意,一幅《清明上河园》换不回这两幅画,不过赢回来的希望却很大,以他们组织的实力,完全可以请来世界一流的赌王来帮他们参加赌局,李阳可没限定参赌的人是谁。

除了他们之外,日本,韩国这会也是激流涌动。

本来已经绝望,准备回国之后接受天皇惩罚的青木未央喜出望外,对他来说,李阳的这场赌局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让他重新有了拿回天丛云剑的机会。

看到报纸之后,青木未央就马上打电话给天皇,并且直接订了回日本的机票。

他要回去游说一些家族,共同拿些赌本出来,想赢回天丛云剑没有赌本不行,李阳的赌术又那么厉害,还要请到一位真正有能力的赌道大师。

另外,最好要多准备点赌本,哪怕输一次两次,只要最终能赢回天丛云剑就行。

泰国的孔老收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就做起了准备。

这次李阳拿出来做赌注的十件宝贝,可就有他们家传的夜光杯,对此孔老可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又有了一次拿回传家宝的机会,担心的则是会不会有别人也看上他们的传家宝,先从李阳手里给赢走。

他们的传家宝,那可是真正的好宝贝。

除了这些有直接关系的人之外,一些有心的富豪们也都行动着,世界各国的媒体报纸,已经把李阳这十件宝贝的优点和神奇之处都点名了出来。

网络上甚至有了被人整理出来的视频资料。

每一件宝贝,视频资料上都有着详细的记载,长生碗盛满水的神奇,仙音瓶那动听的音乐,子冈幻玉牌一刷一惊天的豪迈,全都展现了出来。

不过没人知道,这份资料其实是李阳自己准备的。

既然是放饵,那就要把饵放足些,多吸引些人,多为自己创造些利益。

李阳很明白,这样的赌局他只能办一次,不可能办两次,即使这一次也是在老爷子的支持下才办起来的,而且这样的赌局很容易惹来一些流言,对他未来各方面的发展都不好。

不过一想到有可能获得的利益,李阳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也只有这个办法,能让他不费力气,就把《清明上河图》带回国,甚至能收回更多流传在外的宝贝。

中午,李阳和林郎都在莫拉蒂这里吃的午餐,莫拉蒂是个很健谈的人,几个人聊的很愉快。

只是可怜了那些记者,还都一直在酒店门口苦苦的等待着。

至于农场那里,这会已经没有记者敢过去,有几个不怕死的偷偷的摸了过去,现在却是不见了踪影,他们的同伴去报警都没有任何的用处。

没有了记者的麻烦,李阳和林郎乘坐着莫拉蒂的车又一起返回了农场,参加最后一天的拍卖。

“何老,您怎么就同意他这么做了呢!”

何老的别墅内,此时正坐着不少的人,方老,徐老,以及秦老等好几位收藏界的老前辈们都在。

这些人的脸色都不是太好,此时说话的是徐老,正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对他的能力我相信,你们不觉得,这是一次好机会吗?”

何老面带着微笑,看着这些老朋友们,心里也在轻轻的叹着气。

李阳这个疯狂的计划,让他都承担了不少的压力,若不是黄院长也全力支持了,他承受的压力恐怕会更多。

“机会,我知道李阳的赌术很厉害,可毕竟赌不是什么正道,而且没什么人能一直保持只赢不输啊,这万一输了一件,都是无法弥补的损失!”

周老苦笑着说了一句,他去过加拿大,知道李阳的赌术很厉害。

可再厉害,他也没有李阳能一直赢下去的信心,天丛云剑,新罗宝剑也就不说了,这两个对中国只有象征意义,世纪意义并不大。

其他的可就不同了,无论是长生碗,还是仙音瓶,这都是中华文明的瑰宝。

还有那《蒙娜丽莎的微笑》和《最后的晚餐》,这样的世界名画,所带来的影响力可是巨大的,真输了出去,绝对是莫大的损失。

“大家请放心,我来做担保,大家所担心的那种情况,绝对不会出现!”

老爷子笑着摆了摆手,徐老刚想张嘴,听了这话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何老爷子都这么说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不过很明显,每个人都对何老爷子的话不是多么的相信,这种事谁又能做保证。

只是何老的威望一直都很高,现在他又做了保证,大家也都不好说什么。

他们也只能在心里暗暗的祈祷,祈祷李阳这场赌局别玩太大,最多输几件不太重要的宝贝,千万别输的太多。

有几个人,包括徐老和方老他们,还都心里计划着亲自去澳门,一旦见李阳输的东西多了,马上要求他来终止这场赌局。

总之,这会国内真正对李阳有信心没几个人。

最后一天的拍卖,到晚上十一点准时结束,这一天李阳拍的东西不多,主要是这最后一天拍的东西太杂,游艇,飞机啥都有,甚至还有一些五星级酒店类的产业,对这些李阳兴趣不大。

不过出来的时候,有不少陌生人都和李阳主动打着招呼,每个人看李阳的表情都有些复杂。

李阳摆出的十件赌本,确实吸引了不少人,那两幅达芬奇的画,就足以让欧洲所有喜爱收藏的人所疯狂。

“李哥,法国佬又在抗议了!”

回去的车上,刘刚拿着一张报纸,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我看看!”

白铭性子最急,先接过报纸看了起来,李阳拿《蒙娜丽莎》当赌本,摆下惊天赌局之后,法国从政府到普通人,抗议声就没断过。

无数的法国人纷纷谴责李阳,要求李阳必须归还《蒙娜丽莎》。

法国的很多律师团都出动了,要和李阳打这场国际官司,卢浮宫才是《蒙娜丽莎》真正的主人,《蒙娜丽莎》是卢浮宫失窃的宝物。

对此,李阳压根就没在意。

刚才在农场出来的时候还有一位法国富豪询问过此事,李阳给他的回答非常的简单。

李阳说:“把八国联军法国从圆明园抢的那些宝贝全部还回来,这画就可以还给你们,打官司好啊,国内很多律师都在榜给我搜集八国联军抢北京的证据,到时候这场官司咱们好好的打!”

八国联军在圆明园的证据早就有一些,只会现在摆出来有些不容易,不过那些曾经进过北京的将军们有很多都留下了回忆录,这成了最好的证据。

真打起官司来,李阳还真不怕,至少够能扯皮很长的时间,再说他只是个人,不代表政府,法国也拿他无可奈何。

而且现在的中国可不是以前,不是你洋人说个什么,就必须做什么的时代了。

“呵呵,这些法国佬真是太可爱了,瞧瞧这一段:中国李,不要做历史的罪人!”

白铭看了一会,马上笑了起来,指着其中一段英文新闻对大家说道。

这是一个法国学者所写的文章,劝说李阳早点归还《蒙娜丽莎》,文采非常的棒,写的也非常的好,如果李阳不归还那就是罪人,归还的话则是英雄,英雄和罪人之间只是一念之差,劝李阳做出正确的选择。

这么想当然的想法,真亏他一个大学者能说出来。

“哈哈,这段更搞笑!”

白铭突然捂着肚子笑了起来,指着角落里的一小块文章。

这是个英国人写的,说李阳拿《蒙娜丽莎》做赌是对法国最大的挑衅,是想挑起战争,中国会为此付出代价。

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不列颠人,真的太自以为是了,现在的中国可不在是以前,别说是他,就是他们的首相也不敢妄言和中国去打仗,完全一副煽风点火的姿态。

难怪他的文章会在小角落里。

看了一会,白铭才把报纸交给其他的人。

一份报纸,还是一份意大利有影响力的报纸,几乎大部分都是和李阳有关的内容,这样的殊荣在中国人的身上还是首次。

单单这点,就够李阳骄傲的了。

车里的几个人都在讨论着报纸的内容,大家一起笑着,报纸李阳就没去看一眼,这些内容根本引不起他的兴趣。

“赵奎,转道!”

赵奎的耳边突然传来道熟悉的声音,他今天是这辆商务车的司机,几天之前他就做起了司机的工作,是赵永特意吩咐的。

刚才声音的主人,就是他哥哥赵永。

毫不犹豫,赵永马上打起了方向盘,没有按照原来的路去走,走向了另外一条道。

“怎么回事?”

观察了好几天,早就埋伏在路边的那几个非洲雇佣兵们都愣了一下。

“头,怎么办?”

一个人立刻对他们的小头领瓦西法则问了一句,瓦西法则的眼中闪过几道阴晦,马上挥了下手:“追!”

他不知道目标为什么会突然转道,但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今天必须出手,这次那些韩国佬给的报酬可不少,足够他们安安稳稳,带着家人好好的生活几十年。

也就是说,做了这一票,他们甚至可以摆脱雇佣兵的生活。

他们一共两辆车,从不同方向朝着李阳的商务车追去。

他们的车子刚出去,就有两辆其他的车跟了过来,一辆车跟一辆,直接把他们两辆车给堵住了。

最前面,开车的赵奎惊讶的看了下后视镜,马上加快了油门。

“该死!”

看到这两辆一直堵着他们的车,瓦西法则再笨也明白他们的行动暴漏了,对方的改道并不是偶然,今天的行动必然失败,能不能全身而退还是个未知数。

在李阳的车上,此时也接到了有人要对他们不利的消息。

李阳表情有些严肃,但并没有太吃惊,早在韩国遇袭之后,他就明白,这种事以后有可能还会在发生。

“你们,去帮下忙!”

林郎拿着手机,吩咐跟在车后的保镖,林郎这次来米兰可是带了不少的保镖,这会都在两辆车上,这两辆车正紧紧的保护着他们的商务车。

两辆车分出去一辆,有一辆依然跟着,而在后面,战斗已经开始,瓦西法则他们首先开了枪。

在不远处的一家酒店内,十来个韩国人正站在一个总统套房的窗户边,这几个人的脸上还都有些凝重。

“不是要他们抓人,尽量不要开枪吗?”

金克成疑惑的说了一句,雇佣兵就是接受他们的指派,没能拍下《清明上河图》,又知道李阳要拿新罗宝剑去赌,这些韩国人早就下定决心,让雇佣兵帮忙抓李阳,然后以赎金的形式索要那些宝贝。

贪婪的韩国人,想的是不劳而获,甚至把李阳其他的宝贝也都弄到手。

“会不会是李阳身边的保镖反抗,他可有不少的保镖!”

一个人轻声说了一句,李阳的保镖在韩国的时候就展现过强大的战斗力,这点他们都清楚,具东成就栽在这个上面。

“有这个可能!”

金克成点了下头,不过并没有太多的担心,他对这些雇佣兵的战斗力很有信心,雇佣兵可都是经历过实战,从生死中走出来的老兵,不是普通的保镖所能抵抗的。

……………………

这两天家中事情很多,每天都很累,今天暂且五千字更新,明天或者后天会多更一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