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3章 第一一九二 、一一九三章 太神奇了

先不说外面焦急等待的媒体,此时已经进入到里面,首次看到这次展览品的所有人,几乎都有着相同的表情。

每个人的眼睛都瞪的大大的,有些人嘴巴微张,偶尔能看到他的喉咙艰难的吞咽着唾沫。

人群在流动,确切来说就是流动,前面的人不愿意走,后面的人一直想往前进,才造成了这种现象。

走在最前面的人,每个看到了那些宝贝的人心里都明白一件事,拿就是眼前的宝贝他们只有这么一点时间来欣赏,过去了,想在回来看可就不容易了。

在后面的推搡中,最前面的人,总算把水中画的展台给越过,到了下一个展台。

长生碗。

对这个名字很多人并不陌生,曾经两大故宫的珍藏,还有台北和北京的纽带,可惜两个故宫珍藏的碗都是当年的仿品,真正的长生碗至今才重新出世。

放在水中的长生碗,更带有一股仙境般的飘渺之感。

在长生碗的展台之前,每个人和之前一样都走的很慢,几乎全是后面的推动才让他们向前走,特别是最前排的人,互相不认识,也没说一句话却在行动上达成了惊人的一致。

他们全都用力的阻挡着,尽量给自己多争取些观看宝贝的时间。

这些宝贝,任何人都会百看不厌。

进来的人越来越多,队伍却越来越慢,后面的人也就变的更急,很多人都纷纷的打听议论着,前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对这个展览馆熟悉的一些人还不解的大叫着。

展览馆的面积并不小,只展览十件宝贝的话,那有很大很空的地方供大家参观,怎么可能会走的那么慢,简直就像蜗牛再爬。

“总算有消息了,什么,就一句话,还要在等一会!?

“搞什么鬼,让我等什么等!”

外面等待的那些报社主管们,终于等到了自己手下从里面传来的信息,可拿到信息后他们都愣住了。

里面的记者,传出来的不是让他们在等一会,就是什么《蒙娜丽莎》绝对是真迹之类毫无营养的话,还有一位记者说,给他点时间,把里面的宝贝看完之后再来爆料。

惹的外面那些主管们,再次破口大骂了起来。

同时他们的心里也都有着一股深深的好奇,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让平时最稳重的手下变的都不听他们的指挥了。

水中的长生碗,如同嫦娥仙子一般翩翩起舞,最前面的人无奈的被挤出这个展台,全都快速朝着下一个展台走去。

走过几批人之后,有个高个子的俄罗斯人正站在人群之中。

李阳的赌局要在澳门开办,这段时间可是来了不少国外人,加上平时到澳门旅游的人也不少,一个俄罗斯人在这里并不显眼。

看着美仑神幻的长生碗,他的眼中不断闪烁着不同的精光,在眼眸底处,更有着一股毫不保留的贪婪之色。

“什么音乐?”

走在最前面的人很疑惑的四处望了望,而那些之前就得到消息的记者们,则都死死的看着前面展台内那十二个普通的黑釉瓶子。

仙音瓶,传说能自己唱歌的瓷器,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很快,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些瓶子上面,等他们确定这优雅的音乐就是从瓶子里传出来之后,全都愣在了那里。

真正能唱歌的瓷器。

听着这动听的音乐,每个人的心神都慢慢的平稳了下来,他们的脚下依然在缓慢的走动着,但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焦躁。

仙音瓶之后,出现的是一把出鞘后摆放在那的古剑。

银白色古剑,剑身明亮,看起来尊贵大方,最难得的是剑身隐隐笼罩在一层雾气之中,更像是一把神剑。

“天丛云剑,我们的天皇神器!”

一位日本记者忍不住大叫了起来,前面这件展览品的确是天丛云剑,其他的人没有像这位日本记者那样的激动,但面对这样一把神奇的宝剑也很是惊叹。

一些欧洲记者的心里还在想着,原来这把剑是这个样子,难怪日本人一直都在努力想从李阳手里夺走,也难怪李阳一直不放手。

这样的宝贝落在他们的手里,同样不会还给这些日本人。

“新罗宝剑!”

走到前面的展台,这次激动的变成了韩国记者,日本的那位记者则对这位同行给予同情的眼神。

新罗宝剑是新罗王朝至宝,代表着国家和皇室,和天丛云剑有着差不多的意义,只是这把剑本质上比不过天丛云剑。

毕竟天丛云剑能和中国的十大神剑齐名,新罗宝剑稍稍略逊一筹。

两把神剑之后,展台被摆放的是一只漂亮的,泛着流光的碧绿手镯。

仔细看去,手镯内还隐隐有一条黑色的影子在慢慢的游动,时而上去,时而下来,偶尔还会翻翻身子。

黑龙手镯,相传一代宗师陈无极的最新作品,也是陈无极成为宗师的见证。

和其他九件相比,只有这一件是新东西,不能算是古董,但它的艺术价值丝毫不次于其他的宝贝。

展台内,有一个不大的橡胶手套,被一个机器连着在手镯的上方。

在人群走到展台一半的时候,手套突然下降,轻轻在手镯上抚摸了几下,在手套离开的时候,一条幻化的黑龙,直接从柜台内跳了出来。

几乎所有的人都被这突来的一幕给吓住了,一些女人还忍不住的尖叫了起来。

等他们发现这条黑龙是透明的,没有身体的之后,又全都好奇的看着这一切,直到黑龙隐入手镯中,重新变成手镯内游动的那条小黑龙,众人算才明白过来,这才是黑龙手镯的神奇之处。

“神器,真正的神器,这些宝贝,我一定要好好写下来!”

“原本我以为是有人故意夸大李阳的这些收藏品,此时才明白,我们才是井底之蛙!”

“这么多的宝贝,他怎么舍得拿出来做赌注的啊!”

看过黑龙手镯之后,很多记者心里开始感叹起来,他们不顾外面的催促,还一直想着继续往前看,把所有的宝贝看完之后,再好好的用笔杆子抒发自己的感情。

有来自全世界的这些记者们帮忙宣传,相信黑龙手镯的事情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全世界。

一代宗师陈无极的名字,也将从九州大地传遍整个天际。

“这又是什么?”

队伍被推到了前面,很都人愣愣的看着前面的两个酒杯,酒杯中还有一些酒,这个展台附近散发着浓郁的酒香味。

哪怕不好酒的人,这会喉咙里也有些发痒。

酒杯中,更是若隐若现九条小龙,不断的在里面舞动着,带来一片迷幻的色彩。

“美酒夜光杯!”

一个英国记者用不标准的汉语喃喃的说了一句,这个早就出现在新闻中,传说能自己酝酿出绝世美酒的酒杯,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能不能酝酿美酒他们还真不敢说,但这个酒香味,却是他们所有人都没有遇到过的。

可惜这是展览,不能每人给他们提供一口,否则这些人喝过之后不知道又会有什么样的感想。

队伍继续向前走着,那个俄罗斯人的眼睛是越来越亮,眼中的贪欲也越来越盛。

“子冈幻玉牌,一刷一惊天!”

最前面的人,已经看到了自动刷子刷出的子冈幻玉牌,看到玉牌上形成的水面一样的图像,很多人都张大了嘴巴。

无数的人,对中国文化再次有了敬仰。

无论是面前的子冈幻玉牌,还是之前的黑龙手镯,都是真正宗师的传奇之作,这也是他们留给世人的伟大作品。

也只有中国,这个拥有着五千年文明的历史古国,才能有这样的底蕴培养出那么多受人敬仰的宗师。

后面的人依然在拥挤,让前面的人很不乐意,几乎扭着脖子离开了子冈幻玉牌的展台。

时间有限,没有一个人能仔细的欣赏完子冈幻玉牌九刷的变化,运气好的,能看到三刷就已经很不错了。

这也让一些出去的人心里计划着,一会还要转过来再看一遍,好好的看一遍。

最前面的人,绕了一个圈子,终于到了最后一个展台的面前,过了这个展台也就是出口,他们将要离开展览馆。

最后一个展台,依然是一幅画,一幅挂在墙上的画。

这幅画中不止一个人,很多人都想着停下来仔细的看看这幅画,可当他们停下来之后,却发现画中的人物好像动了,没有被他们注意的人,都在动着。

《最后的晚餐》,主耶稣和十二门徒们正在一起用餐。

这种神奇还没感受多久,受后面的压力每个人又必须向前走去,每个走动的人眼睛还都望向墙上的画,感受着画里的一切。

脖子扭的再长也没用,没多久,他们还是被后面的人挤了出来,最终无奈的走出展览馆。

十件展览品,首批人总算全部看完了,虽然时间久一些,但好在没有出任何的乱子。

他们出来之后,开始向外面的人讲述着里面宝贝的神奇,这让外面排队等待的人更加的焦急,同时他们也在后悔,为什么不早一点来,这样就能提前欣赏到里面的宝贝了。

还有一些人,跑到队伍后面重新排队,他们还想再看一遍。

可惜他们都被一旁的工作人员给拦住了,虽说展览是免费的,但也不是无限制的看,今天进去过的人肯定不可以再进,想进,也只能等明天再来了。

早已等的焦头烂额,恨不得直接冲进展览馆的众位媒体主管们,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手下。

此时他们中有一些人还有些后悔,若不是不想去拥挤的排队,不想等那么长时间,他们或许现在也在展览馆内,至少能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亚尔曼,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一位德国报纸的主管愤怒的对收下吼叫着。

这位叫亚尔曼的手下丝毫不在乎,只是摆了摆手,脸上还带着一股意犹未尽:“神奇,太神奇了,头,你别打扰我,电脑呢,电脑在哪,我要马上写稿子!”

亚尔曼的态度让这位主管稍稍一愣,犹豫了会,最后还是把电脑给了焦急的亚尔曼。

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其他媒体的身上。

英国,法国,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的记者们都埋头开始写稿子,每个人都飞快的按动着键盘,把他们之前所感受到的一切,用自己的文字展现出来。

看着他们的稿子,这些主管们也都开始张大了嘴巴。

一些人的脸上还有些不相信,他们写的太神奇了,把里面的宝贝都夸成了天下仅有,甚至是独一无二。

这些描述,比之前李阳放出的资料还要详细。

这些记者们,更是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词,能有多少就有多少的往里面去写,哪怕平时嘴巴再刁的记者,这会也像是个虔诚的信徒,用尽自己的力量去赞美里面的宝贝。

有的人,还把里面每一件宝贝都比做一个宝藏,一个巨大的宝藏,十件宝贝就是十处宝藏。

“老伙计,东西我已经都看过了,太神奇了,真的太神奇了,你应该来,你必须来!”

那位之前在里面不断欣赏宝贝的俄罗斯人,出来就打了个电话,声音中带着无限的激动。

“真有那么好?”电话那边,传来到疑惑的声音。

“真的,我发誓,我用我所有的一切发誓,任何人看到这些东西都会深深的爱上它们,对了,你别答应阿布那家伙,我和你合作,我们俩合作,一起把这些宝贝全部赢回去,要全部,我马上准备东西,你要快点过来!”

俄罗斯人有些兴奋的挥舞着手,说着说着便挂上了电话。

他在离开展览馆的时候,眼中还带有一股深深的不舍。

这个俄罗斯人名叫维克多,是莫斯科有名的一位富商,他的资产无法和阿布相比,但也是俄罗斯境内少有的富豪之一。

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一位收藏爱好者,非常的喜欢收藏,家中有不少的收藏品。

而和他通话的那个人,就是俄罗斯赌王伊万诺夫。

俄罗斯赌王还没有答应阿布拉莫维奇的邀请,但他已经知道世界各地的赌王纷纷行动的消息,这让他无比的好奇。

索性请自己的这位好朋友,同样对收藏懂的很多的维克多先到澳门看一看,这被满世界宣传的十件宝贝到底如何。

只是他没有想到,一向稳重的维克多,在参观之后的反应会这么大。

其实反应大的不止一个维克多,这些宝贝任何人看了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特别是从没有见过,第一次看到这些的人。

时间慢慢走过。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每个参观完的人,都大叹这趟来的值,来的对,而展览品的神奇也迅速向外传播着。

广州,香港等澳门相近的地方,又有不少人开始往这里赶。

在参观完出来的人之中,也有不少像维克多这样提前来观察的人,这些人的反应和维克多也都差不多,没有一个人说不好的话。

这十件宝贝,通过展览已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下午,李阳没有出门,不过他的房间里又多了几个人,郑凯达,司马林以及张伟三人特意从明阳赶来支持李阳。

同时,他们也想好好的看一看这场震惊世界的赌局。

第二天,展览馆的人变的更多,迫使澳门方面临时改变政策,每个人用身份证号码来订入场券,每个人,只能订一张入场券。

这主要还是昨天,上午看了的人下午忍不住又排队去看,工作人员能拦住几个,但拦不住全部,特别是有些人都是绕了一圈又回来的,让不少没能看上展览的人很是不满。

利用身份证,有了记录,又有了入场券,想在重复观看就不行了。

当然,入场券还是免费的,澳门这次的展览,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收费,澳门方面不管是官方还是民间,都给了李阳不少的支持,这也算是李阳对他们的回报。

在和一天里,入境的文物变的更多,很多珍惜,甚至能达到国宝级别的宝贝也都过来了,之前真正欣赏过这些宝贝的人,没人在犹豫。

周文,李灿他们同寝室的人也都出现在了李阳的房间。

五个人,一个不少,全都到了这里,本来刘振华的工作有些紧张,正好又处于要上升的重要时期,不过知道是李阳的事之后他毫不犹豫的就赶来了。

和李阳在一起好几次了,他早就知道了李阳的能量,于公于私都要来。

于私来说,好朋友都来了,差他一个不合适,于公来说,他更应该来,李阳的能量他在北京就已经了解了一些,只是了解的这些,对他的上升就有着很大的帮助。

下午的时候,桑达拉从缅甸来到了澳门,若不是家族内有还有别的事,桑顿将军都准备亲自过来。

于此同时,孔老,梁老等东南亚富豪也纷纷抵达澳门,欧洲各地的富豪们,也都带着自己请来的赌道高手,带着自己的宝贝,准备或者已经到了澳门。

展览第三天,澳门入境文物就已经高达四万多件,这是一个无比惊人的数字。

“真不知道,原来外国有咱们这么多的宝贝?”

在李阳的房间里,陈磊看着李阳刚刚拿回来的数据,很是感叹的说了一句。

“这些多吗?我说一点都不多,你知道不知道,当年八国联军进北京的时候,抢走了多少东西?”

李灿马上抬起头,对着陈磊反驳了一句,这俩人现在没在一起,但遇到之后总是喜欢争上几句。

不过这次李灿倒是没说错,只是四万多件并不算多,更何况这四万多并不全是中国文物,还有很多是国外的。

“八国联军?这个我不知道!”陈磊有些茫然,见李灿愤愤的样子马上回答了一句。

“具体是多少,现在没人说的清,不过圆明园至少有一百五十万件收藏品被掳掠走,这几万件文物之中,圆明园出去的最多只有几千件!”

李灿撇了撇嘴,慢慢的说了一句。

“一百五十万!”

陈磊张大了嘴巴,一旁的刘振华也满脸惊讶,而周文,李培现在已经在拍卖公司,对这些已经有了了解,没什么惊讶。

“对,一百五十万,当年雨果就说过,他们法国所有的博物馆加在一起,也比不过我们的圆明园!”李灿重重的点着头。

“小灿说的没错!”

李阳轻叹口气,圆明园是国内所有人心中的一个痛,一个无法忘记的痛。

“圆明园本身就是皇家博物馆,从康熙时期开始兴建,一百多年才建成,倾注了无数人的心血,我不夸张的说,如果圆明园没事,那世界第一博物馆根本不是卢浮宫!”

陈磊慢慢的点着头,眼中还带着惊讶。

他知道有很多中国的宝贝在外流传,但从没有过数字的概念,这会听到李阳他们一说,心里还真的有些震撼。

只是一个圆明园就一百五十多万件了,那近百年的侵略中,被外国人抢走的宝贝到底有多少?

两百万,三百万?甚至有可能是上千万,这个数字,他现在也只是敢想一想罢了。

“老大,千万不要客气,有多少就赢他们多少,我们支持你!”

周文突然说了一句,他在国外生活了好几年,知道国人在外的辛苦,对此可是十分的支持李阳。

“对,老大,都给他们赢光,我们全都支持你!”

李灿也跟着叫了一声,对他来说,李阳能赢的宝贝越多越好,更何况这一次李阳是拿出自己最好的宝贝,来和别人对赌。

“你们放心,只要他们来赌,我就一个都不放过!”

李阳微笑点点头,不用他们说自己也会这么去做,费了这么大力气举办这个赌局,不就是为了吸引这些宝贝吗。

“李哥,老爷子找你呢!”刘刚快步走了进来,对李阳轻声说了一句。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李阳轻轻点头,和几个朋友告别之后,直接去了老爷子的房间。

出去的时候,李阳还看了看,最近那些记者们是越来越疯狂,有一次差点没让他们钻到这个楼层来,若不是老爷子的警卫员及时发现,估计他们就得逞了。

这时候,自然要小心一些。

“《清明上河图入》境了!”

书房内,老爷子见到李阳就直接说了一句,一句废话也没有。

…………

二合一,三章完毕,这两章写的时间长一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