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第一场赌局

“永恒之心虽然不是古董,但它却是非常好的艺术品,相信李先生您也明白!”

见李阳惊讶,维克多稍稍有些得意,这可是他在大拍卖会上拍下的第一件你。

“我很赞同维克多先生的说法,这是一枚艺术价值很高的戒指!”

李阳微微一笑,看着资料上非常耀眼的照片,他心底深处又开始萌动了起来。

这枚戒指,在拍卖之后李阳曾经简单的打听过,并没有知道落入谁的手里,后来因为其他的事情太多也就没有继续过问,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了它。

这让李阳都有些感叹,看来这枚纯钻石的戒指和他还真是有缘。

翻过戒指,李阳的眼睛稍稍一亮。

下面竟然是一件不小的商代青铜鼎,从照片来看保存的还很不错,非常的完整,又是方形,这样的鼎现在可不多见了。

从照片上,还能看到鼎上的铭文,只是字有些小,李阳暂时看不出来这上面到底写的是什么。

“这是贵国殷商时期,君主盘庚所铸的铜方鼎,重两百五十八千克,这样的鼎,在贵国也不多见那!”

维克多轻轻的笑着,神情中还带着点骄傲。

这样的方鼎在中国确实不错了,毫不夸张的说,这鼎的价值就不次于之前的法老面具和永恒之心,这样的鼎,在很多博物馆里都是镇馆之宝。

“这可是贵国的国宝!”

见李阳一直在看资料,维克多又加了一句,李阳抬起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这件方鼎的确不错,说是国宝也不为过,不过李阳这会绝对不会表达太多的感情来,他要给维克多带来的东西进行估算,能不能比得上他手中的宝贝,从而进行对赌。

说完这句话之后,维克多不在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李阳。

资料很厚,前面三件确实不错,后面就显得略有些一般,但也有不少价值上百万的精品存在,总体来说还算不错。

“一共八百零八件,维克多先生,您想赌什么?”

李阳看完之后,抬起头,轻轻的问了一句。

这八百多件,整体来说要比上次青木未央在加拿大带来的十二件宝贝还要强一些,李阳的心里,已经认可了这批宝贝。

“《蒙娜丽莎》和长生碗!”

见李阳发问,维克多马上说了一句,其实让他选择的话,他希望这些宝贝能同时去赌李阳那十件,可惜就算是他,也明白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维克多先生,您认为《清明上河图》和《蒙娜丽莎》相比,哪一件价值更高?”

李阳突然笑了,带着一股淡淡的笑容,对维克多问了一句。

维克多的笑容猛然一僵,他参加了大拍卖会,永恒之心就是他拍卖下来的,自然知道大拍卖会这次惊人的记录是由《清明上河图》所创造的。

这个记录,恐怕未来很多年都无人能破。

而《蒙娜丽莎的微笑》无论从价值还是名气上来说都不次于《清明上河图》,《清明上河图》都已经这个价值了,《蒙娜丽莎》就更不用说了。

过了一会,维克多才讪讪一笑,轻声道:“这两件都是世界瑰宝,无价的财富,不相上下吧!”

不相上下,这也是维克多目前能做出的回答了。

“您应该知道,《清明上河图》这次所拍出的价格,您或者认为,这些宝贝加在一起,能够价值十五亿,甚至更多?”李阳用手拍了拍维克多的这份资料,轻笑着问道。

“这个,很多东西是不可以用金钱来做衡量!”

维克多稍稍有些尴尬,声音不自然的也轻了很多,他这些宝贝是很不错,特别是前三件,加在一起能值一亿多欧元,好点的话会更多。

不过后面八百多件就显得稍有普通,纯粹是凑数量的,有些宝贝的价格最多只有上万人民币左右。

这些宝贝,毫不夸张的说,最多只能比得上《清明上河图》的三分之一,自然更无法去和《蒙娜丽莎》相比了。

不过多这次《清明上河图》拍出的天价维克多也满是怨气,《清明上河图》正常的价格也不过三亿欧元左右,一下子拍到了十五亿的天价,也等于把书画类顶级作品的价格一下子给拉了上去。

正因为如此,才让他这些高价值的宝贝,无法去和《蒙娜丽莎》相比了,也难怪他会有怨气。

“我承认您说的话,很多宝贝真正的意义远高于其价值,但这是赌局,我们只能以价值来衡量!”

李阳再次笑了笑,这次维克多说不出话来了。

在赌桌上可是只认筹码,简单来说就只认钱,你和别人讲你的东西意义多大确实有些搞笑,就是维克多也不好反驳这一点。

“李先生,您认为我们这些东西,能赌您哪一件?”

一直没有说话的伊万诺夫突然说了一句,不过他说的是英语,汉语他能简单的听懂一些,但说起来就有些困难。

李阳和维克多的对话他大部分都没听明白,但有一点他却清楚,维克多想要赌的那两件东西,李阳没同意。

李阳看了俄罗斯赌王一眼,轻笑着说道:“如果维克多先生不在意的话,我拿新罗宝剑和你们来赌,如果你们赌赢了新罗宝剑,加上新罗宝剑,则可以来赌长生碗,或者是《蒙娜丽莎》!”

“新罗宝剑!”

维克多皱了下眉头,这十件宝贝中,新罗宝剑是唯一不是顶尖神器的宝贝,也是他最看轻的一件。

八百多件收藏品数量不算多,但已经是他所有收藏品的一半了,他是半道出家开始玩的收藏,不像那些先天贵族有父辈的传承。

不过俄罗斯也没多少人能传承到这些宝贝。

伊万诺夫低着头,和维克多用俄语小声的交流着,李阳也没在意,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

“李先生,我们答应了,赌局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没多多久,伊万诺夫就回过头来,对着李阳说了一句,他和维克多考虑的不一样,赌哪一件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他最终的目的是把李阳所有的宝贝都赢走。

只要能开赌就行。

“不急,在等几个人,到时候一起!”

李阳笑着摇摇头,想要新罗宝剑的人不少,至少那位韩裔美籍的赌王车豪民已经到了澳门,只是还没来和他进行谈判。

对李阳来说,一位赌王和两位赌王并没有什么区别,正好还能省些时间。

“一起,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不能单独进行赌局?”

俄罗斯赌王眉头紧紧的凝结在一起,按照他的想法,自然是越早和李阳来赌越好,等他把李阳的宝贝全部赢走,后面的人连汤都喝不到。

“伊万诺夫先生请不要激动,你们已经看过了我的宝贝,总也得让我看看你们这些东西吧?再说了,人多点,您不也有可能赢的更多吗?”

李阳继续笑着,伊万诺夫依然紧皱着眉头,不过这次什么话都没说。

“李先生,大概需要几天的时间,还有,这次的赌局到底有多少人,能不能给我们透个底?”

维克多又轻声问了一句,他的问话已经说明答应了李阳的要求,不在坚持两人的赌局。

“三天之内,人数不会超过六个人!”

李阳先是伸出三个手指头,又变成了六的样子,维克多的眉头也跳了跳,最终没说什么。

“好,三天的时间,我等您的消息!”

伊万诺夫站了起来,事情已经谈好,他没必要继续留在李阳这里,他要回去做准备,好好的赢上第一轮。

他不在乎李阳,但有别的赌王可能参与他就必须重视,不过他的内心依然带有着强大的自信,哪怕是美国赌王菲尔特亲自出马,他也有信心获得胜利。

送走维克多和伊万诺夫,李阳马上又回到了老爷子的书房。

“你这次做的很不错,先拿新罗宝剑来赌,这样更稳妥!”

书房内,老爷子微笑看着李阳,首先说了一句。

“稳妥!”

李阳稍稍一愣,嘴角带出丝无奈,他还真没想过稳妥,只是感觉维克多带来的宝贝确实不值,他又不想放弃,才拿新罗宝剑来开赌。

十件宝贝里面,价值最低,对李阳来说最不重视的也就是这件了。

当初,他可是打算拿新罗宝剑去换追星剑,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此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若不是这把剑能吸引到不少韩国人,这次十件宝贝里面也不一定有它。

“这样一来,估计徐老他们也能放下不少的心!”

老爷子可不知道李阳的想法,他的心里也稍稍松了口气,若是直接拿长生碗开赌,徐老他们几个人估计又得来劝说他们,还得费一番口舌。

换成新罗宝剑则不同,这一件同样是他们不看重的东西。

“老爷子,您尽管放心,这次的赌局之后,他们都会对我有很大的信心!”

李阳微笑着说道,他在老爷子这没有逗留多久,就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既然确定了第一场赌局的时间,他也要做一些准备,他有特殊能力在手,但不意味着就可以轻视所有的对手,这年头有些人的手段,可以说是防不胜防。

于此同时,老爷子也为李阳放出了消息,俄罗斯赌王伊万诺夫已经正式对李阳邀战,他们这一次所赌的就是新罗宝剑。

同时也把俄罗斯赌王这次准备的赌注悄悄传了出去。

…………

儿子突然得了急病,先更一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