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他们操控着赌局

第三场赌局,荷官依然是卡雷斯特。

这场赌局只有两个人参加,但这两个人无论是名气,还是这次所赌的赌注都不次于前两场,这也让外面很多人都在咒骂霍斯先生他们。

这样一场重要赌局,偏偏是封闭的,这不是故意急人吗。

每个人都有好奇心,这样关键的赌局实在无法看到,也让很多人此时都聚集在葡京大酒店门口,想第一时间知道最终的结果,同时这里还有很多的媒体记者,让酒店的保安都无比的紧张。

“两位,可以开始了吗?”

卡雷斯特微笑看着两人,轻轻的问了一句。

“可以了!”菲尔特轻轻点头。

“我也是!”李阳也微笑看着卡雷斯特。

卡雷斯特没在说话,取出一副新牌,让两人看了看,随即开始流利的洗牌,他洗牌的样子确实好看,赏心悦目,又不显得纯粹是花俏。

“菲尔特先生,要不要切牌?”

洗好的牌,摆放在了桌子上,卡雷斯特又微笑问了一句。

“不用了!”

菲尔特微笑摇摇头,卡雷斯特随即又向李阳问了同样的问题。

看了看牌,李阳跟着摇了下头,心里稍稍有些惊讶。一般来说,赌桌上的人很多人都会选择切牌,切牌还是一门很重要的技术。

有些赌王,只看洗牌就能记下来部分牌,切牌能切到最自己有利的地方,也有些人是对荷官不太相信,切牌之后能打乱原有的顺序。

不过想在卡雷斯特手下记住牌,就是那些赌王也做不到。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赌桌上先切下牌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习惯。

这会菲尔特选择了不切牌,李阳才会有些吃惊,他已经看透了所有的牌,这一把牌他的牌面稍微好些,所有也就没有跟着切牌。

事实上,两人对赌对李阳才更有利,不像多人的时候,他要不断的计算着后面的牌,有人中间放弃的话,牌面会立刻改变。

第一张明牌,李阳的稍微大一些,李阳随手丢出了二十万的筹码。

看着李阳的明牌,菲尔特笑了笑,直接选择了放弃。

第一手牌便放弃,这让李阳的眉头再次不自然的跳动了下,这位排名第二的美国赌王似乎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

放弃,李阳只赢了十万的底注,但总算是赢了。

旁观席那边,李灿,周文他们又都小声的讨论了起来,今天第一手牌李阳就轻松获胜,也算是个开门红,每个人现在都很高兴。

老爷子也在看着赌桌,方老,徐老还有黄院长他们都在。

这场赌局对他们来说比之前两场更为重要,所有在澳门的老前辈都来参加了,此时他们的心里还都有些紧张。

这一场,可决定着很多件世界顶尖级宝贝的归属。

“菲尔特先生,要不要切牌!”

第二次牌很快洗完,菲尔特再次摇了下头,这次李阳倒没多在意,这或许是菲尔特的习惯,毕竟是排名第二的赌王,对自己有着无比的自信。

李阳同样没有切牌,这一手牌,依然是他获胜,不过菲尔特这次跟了一把,让李阳多赢了一些。

第三局,李阳再次获胜,赢了一百多万。

赌局渐渐进入正常,开门连赢三次,这会李阳这边所有的人都稍稍舒了口气,此时他们都对李阳有了很大的信心,排名第二的赌王菲尔特又能如何,李阳依然能赢。

第四局牌,李阳小一些,牌面不大没跟。

第五局,李阳再次获胜。

第六局,菲尔特拿到一手算是不错的好牌,李阳的也不差,略微犹豫了下,便跟了两手,多输了一点钱。

牌一不好就完全不跟的话,迟早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反正现在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表现的自然一些更好,对李阳来说早点赢晚点赢并不重要,只要能赢就行。

时间慢慢的走过,转眼就过了二十局,

这二十局中,李阳输少赢多,不过最终也赢的筹码并不多,二十局之后,他竟然比菲尔特还少了些筹码,少的不多,只少了几十万。

在一般的赌桌上,赢的次数多,筹码反而少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有时候一局赢的筹码,就比别人十局赢的都多。

可这事发生在李阳的身上,则就有些不同了,甚至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李阳渐渐感觉到了有些不对。

他可是完全能看透底牌,知道每一张牌,这种情况下他竟然还会输筹码,甚至怎么输出去的都不知道,这让他很是纳闷。

李阳的表情慢慢的变的慎重了起来,世界排名第二的赌王,果然比之前那些要难对付的多。

不过李阳并不知道,他对面的菲尔特,此时也处于震惊之中。

李阳对每一局牌的把握能力都非常的强,甚至比他还要强,每一次,哪怕李阳拿到好牌,也能准确的进行判断,没有把握之前他都会放弃,而且每一次,李阳都把握的非常的准。

这其中,可有几次双方的牌面都不错,但最终菲尔特只比李阳高出一点的牌局,这样的牌局李阳都能放弃,实在不容易,需要很大的魄力。

菲尔特吃惊的时候,李阳自己慢慢终于想明白了怎么回事。

牌局,的确是牌局,有几次的牌明面上是他的大,但最终却比不过菲尔特,李阳心里明白,但他的牌面大又不适合直接放弃,便随意的下了几把,跟了几把。

正是这样的牌局,让他把筹码多输了一些。

最终才出现他赢的次数多一些,但筹码反而比菲尔特少的局面,这个发现没让李阳松气,反而更加的紧张了。

这种事只出现一次两次倒没关系,可出现了三次,甚至四五次,那就有些不正常了,李阳淡淡的看了眼卡雷斯特,并没有说话。

赌局继续,老爷子的眉头也微微的蹙了起来,他似乎感觉到了一些不对。

霍斯先生那边,霍斯和贝斯显得有些紧张,约瑟兄弟则大大咧咧的坐在那里,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出此时他们心中的想法。

二十一局,二十二局。

李阳又连赢了两局,但赢的筹码有限,只把和菲尔特之间的差距赢了回来。

第二十三局,又出现了他的牌比菲尔特只小一点的牌面,这一次他和菲尔特都是两对牌,但他的对子没有菲尔特的大,菲尔特比他大的那一张牌,正好就是底牌。

若只看牌面的话,绝对是李阳占据着优势,换成一般的人可能早就下大注了,不过这一切李阳果断的直接选择了放弃。

他没继续跟注,跟的多了,下面筹码输多的人又变成了他。

菲尔特的表情越来越严肃,眼底深出还有着浓浓的惊讶,他已经高看了李阳,可没想到,李阳的控制力会这么的强,这一局最终是什么结果,他可是非常的清楚。

霍斯,贝斯他们这会的表情也不怎么好看。

而李阳这边,李灿,周文他们早就不在说话了,牌局没有向他们想象的那么顺利,李阳并没能大杀四方的直接干掉菲尔特,现在的局面仿佛更像是陷入了僵持战。

这样僵持下去,比拼的可是耐力和毅力了,李灿他们这会的心里都没有了之前的轻松。

菲尔特轻轻的敲了下桌子,似乎在想着什么。

第二十五局,卡雷斯特继续发牌,这一次是里面的牌面大,李阳是张红心K。

菲尔特则是张黑桃K,不过只发这两张牌之后,李阳的眼中猛然闪过道骇然,他抬头看着菲尔特,强忍着心中的震撼,没去看卡雷斯特一眼。

这一局牌,两人都拿到了大牌,甚至可以说是巧牌。

李阳的牌面,最终会是0JQKA的顺子,不是同花大顺,因为他的底牌是张黑桃Q。

而菲尔特的牌面,同样是0JQK,也不是同花顺,但他是黑桃A,按照规则,牌面相同,则选择最大张牌的花色来对比,这样的结果,依然是李阳输。

红心A,只比黑桃A小了一点,但这一点却是胜负的关键。

而这样的牌面,也可以说是非常的难得一遇,俗称为冤家牌,这样的牌也最具有欺骗性,很容易让人不断的下注。

严格来说起来,这副冤家牌比李阳之前和林正清赌的那一局还要诡异。

接二连三的出现菲尔特的牌面只比他大一点,甚至连这种异常难遇的冤家牌都出现了,李阳若还以为这是正常的话,那就是个傻子。

毫无疑问,李阳并不傻,所以他已经明白,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肯定和卡雷斯特有关。

这一会,李阳终于想了起来,从头开始,他和菲尔特都没有去切过牌,一开始李阳还有些疑问,但过了几局,习惯了之后,这事就被忘在了脑后,若不是感觉到不对,他甚至忘记了这一点。

李阳毕竟参加的赌局不多,没有老手那样丰富的经验。

“李阳先生,正好大了一点,时间好像过了很久,这次多一点,先下一百万吧!”

菲尔特微微一笑,丢出来了一百万的筹码,李阳心里猛的一动,一百万确实不少,他之前可只是二十万三十万的下,一次五十万的都极少。

看来,菲尔特知道这次的牌对他有利,而且很有可能知道这就是一次冤家牌。

他能知道的这么详细,李阳绝不相信他和自己一样能知道所有的牌,既然没有自己这个能力,那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卡雷斯特就是他们的人,荷官被他们买通了,他们已经操控了这场赌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