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3章 那是什么?

“巴伦先生牌面对9大,巴伦先生说话!”

荷官机械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是位澳门本地的荷官,在澳门很出名,但在世界上则一般。

卡雷斯特的事出了之后,何荣不在相信这些世界著名荷官,让自己人直接上了,虽说名声一般,但剩在值得信任。

这些他们自小就培养出来的荷官高手,绝对比那些高薪聘请来的人更值得信任。

“五百万!”

深吸一口气,巴伦把面前的筹码一下子推出了一小半,他很聪明,这个时候直接梭哈,恐怕会引起李阳的怀疑,不如慢慢的来,而且五百万的筹码绝对不算少了,他所有的筹码这会也就一千多万。

“五百万,我跟了!”

李阳嘴角带着一丝的笑意,这场赌局进行的时间已是不断,都已经换了五十副牌,对他来说也差不多到了要结束的时候了。

五百万,这是很多局都没出现的大筹码。

很多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赌桌,哪怕不懂的人这会也明白,现在到了关键的时刻。

巴伦微笑着,示意荷官先给他发牌。

这张牌,他没让荷官直接打开,选择自己来开,不管这张牌是什么,他都已经做出决定,要把他换成和底牌一样的牌。

他的底牌是张K,明牌中是一对9和一张K,这最后一张明牌被他换成K的话,他则是以K为首的富尔豪斯,绝对的大牌。

塑料膜,已经出现在了巴伦的掌心。

李阳的眼睛微微一凝,巴伦这会已经接过牌,并且顺手翻了过来,本来是张黑桃7的牌,愣是变成了一张红心K。

换牌成功,巴伦长长的输了口气。

富尔豪斯成了,他的牌面也展现了出来,此时李阳的最后一张明牌也发了下来,李阳只是一对牌的牌面,还是对J,哪怕底牌也是张J,那也不过是三条,绝对不可能赢他的富尔豪斯。

终于要反败为胜了。

“还是我大,牌面这么好,我剩下的筹码也不多了,这些全下了吧,赌一次!”

巴伦笑了笑,他剩下的筹码只有八百多万,这一次也等于梭哈,前面已经下了那么多,李阳如果不跟,他一样可以赢八百多万。

最重要的是,这局赢了之后,他总算挽回了劣势,下面的主导权有可能就在他的手里。

而且他一次成功之后,下面还可以继续成功,他手上剩余的十一个牌面,可以给他帮不少的忙,甚至直接赢得这场赌局。

想到赌局获胜之后那庞大的财富,巴伦这会心里也隐隐有些激动。

巴伦梭哈了,这是本场赌局巴伦第一次主动梭哈。

很多人都看着赌桌,一些聪明的人也都明白,赌局到了关键的时刻,甚至有可能是转折点。

巴伦不输,就可以直接改变局势,下面也有可能一鼓作气,直接把李阳赢下来。

这是一个关键的时刻。

旁观席很多人都不在说话了。

青木未央紧紧的盯着赌桌,他不知道巴伦已经做出了小动作,像他这种等级的赌王,做这种小动作根本不可能让人发现,不过青木未央却感觉到了巴伦气势上的变化,一直被压的死死的巴伦,这会终于抬起了头。

这让他的心里也稍稍舒了口气。

这次付出了那么多,又给了巴伦那么多的酬劳,还答应了巴伦那些让人咬牙的条件,为的就是赢回天丛云剑,此时总算让他看到了希望。

“有些不对!”

电视机前,易龙皱了皱眉头,他从电视上更没有看出什么来,但心里却隐隐有一种感觉。

巴伦的变化肯定有原因,只是原因他没找出来,而且他还有种预感,若是李阳找不出这种变化的话,下面李阳想赢了巴伦可就不容易了。

“怎么不对?”

高五听了易龙的话,急忙问了一句,论赌术,高五就是个二把手,若不是因为长期跟着赌神,他连个二把手都不是。

这方面他自然要听已经是赌道高手的易龙的话了。

“我还说不上来,但绝对不正常!”

易龙摇了下头,此时的他心里则在想着,如果师父没走,是不是能看明白这一切,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你不是白说!”

高五显得很是失望,又有些郁闷,回过头又看着电视机。

不过他也有一种感觉,这场赌局似乎要结束了。

“李阳先生,巴伦先生下了所有的赌注,您要不要跟!”

赌桌前,荷官终于回过头,催问了李阳一句,李阳此时只是坐在那,嘴角带着一丝微笑,既不说话也不跟注,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那是什么?”

听了荷官问的话,李阳站起身来,微笑问了一句。

“什么是什么?”

荷官显得很是惊讶,急忙回了一句,李阳轻轻摇了下头,道:“我没问你,巴伦先生,您能不能解释一下,那个是什么?”

李阳问的是巴伦,这个问题让很多人都莫名奇妙。

巴伦的心里却猛的一慌,急忙说道:“李阳先生,我不明白您说的是什么,您要不要跟,不跟的话就赶紧结束,我们好开始下一局牌!”

结束,似乎对巴伦是最好的选择。

结束之后,上一局所用的牌都会粉碎掉,对他来说就等于是毁尸灭迹了,再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只是此刻他的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李阳这个问题不会是突然而问,他在想着,李阳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可怎么想都不应该,他还的并不是牌,只是一种塑料薄膜。

这种薄膜覆盖牌面的方法他已经试过很多次,有多经验,绝对比自己换牌更让人难以发现,以他的水平,世界上不应该有人发现才是。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又多了一丝底气,直直的看着李阳。

李阳轻轻摇了下头,没在说话,对着荷官微笑说道:“我要检查他最后一张牌,就是那张红桃K!”

赌局开始之后,李阳的特殊能力就一直开着,而且是缩小范围,只观察他们这个赌桌之内,这样足以让他的特殊能力支撑一场赌局。

也可以说,巴伦的一切动作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巴伦身上的这些塑料,他一开始就知道,可并没有重视。因为这只是塑料膜,上面也没有牌面的痕迹,就像是普通的小塑料袋一样,对巴伦随身带着这些东西他有些吃惊,但并没多想什么。

直到刚才,巴伦把这些小塑料偷偷的送到了手上,并且直接覆盖在牌面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些塑料覆盖之后,原本的牌已经变了,变成了另外一张牌。

这个时候,他就算再傻也明白,对方已经出了老千。

“李阳先生,您什么意思,我对赌场是绝对忠诚的!”

荷官听了李阳的话,稍稍一愣,急忙大叫了一声,眼睛中还带着点愤怒,坐在一旁的何荣急忙走了过来,惊讶的看着李阳还有荷官。

李阳要检查巴伦最后一张牌,几乎所有的人,都把怀疑对准了荷官。

就是荷官自己也不例外,牌有问题,他的嫌疑最大。

见何荣看着自己,李阳微微一愣,随即哑然失笑,急忙道:“你误会了,我要检查这张牌,是因为这张牌有问题,这问题并不一定在于你!”

李阳说完,又看了眼何荣。

何荣犹豫了下,对着荷官点了下头,同意李阳来检查牌,这就是主场优势,自己的地盘自己能做主。

“慢着!”

巴伦突然伸手按住那最后一张牌,怒视着李阳:“我不同意检查,这是正常发的牌,每个人都在看着,你没有权利进行检查!”

李阳要检查牌,巴伦不同意,所有旁观席的人都愣住了。

不止他们,电视机前的很多人也都傻傻的看着,不过他们更多的是兴奋,沉闷了很久的牌局,终于出现了大家期待的东西。

从目前来看,应该是李阳对巴伦怀疑了什么,不管这样的怀疑是不是真的,下面肯定要起争执。

这些争执,可比刚才那沉闷的赌局有意思多了。

“有点意思,阿龙,你说李阳到底要检查什么,这个巴伦有没有问题?”

高五兴奋的翘起了二郎腿,对着身边的易龙问了一句,这些反正他是看不出来。

易龙稍稍犹豫了下,随即摇了下头,道:“我不太清楚,但我有种感觉,这次巴伦可能真的有问题,不然他不会对李阳检查牌这么紧张!”

“真的有问题!”

高五瞪大了眼睛,马上又变的更为兴奋:“这种赌局上真出了问题,那巴伦这次彻底完了,你说说看,他会被丢到哪个大洋里喂鲨鱼?”

易龙猛的噎了一下,还翻了翻白眼。

这不是以前了,还想着丢大洋里喂鲨鱼,真出了事,巴伦肯定会受到惩罚,但不一定有这么重,毕竟全世界的人都看着呢。

尽管赌场有这样的规矩,可以这么做,但此时他们也不想把自己黑暗的一面向世人展现出来。

“我不清楚,看李阳的决定吧!”

易龙最后还是摇了下头,这种事最终的结果不是他们说了算,决定权还在李阳的身上,再说他还只是怀疑,并没有确定巴伦做了手脚。

即使确定了,也要有证据才行,这会易龙也很好奇,李阳到底能不能找出证据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