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 不像有问题

北京,故宫。

“这是耀州窑刻花大梅瓶,还有蓝龙壶!”

“这里还有龙泉窑成套的文房用具!”

“这,这是宋官窑瓷器,这只碗得多少钱那!”

正在整理,归类和暂时存放这批宝贝的一些文物工作者不断的发出啧啧的称叹声,李阳的第一批宝贝已经送到了北京,正在故宫存放。

目前整个北京,适合保管李阳这些宝贝,又有能力的也只有这里了,老爷子,黄院长全都下了严令,务必保证这批宝贝的安全,完整,出了问题追究每个人的责任。

另外,除了老爷子暗中派人监视着之外,还有国安局的人在暗中盯着,这批宝贝绝对不会像故宫自己收藏的一些宝贝那样,出现不应该有的意外。

当然,故宫也只是暂时保管,李阳会支付一定的保管费用,不过绝对不会把这些宝贝留在故宫,他的博物馆现在最缺的就是展览品了。

“这么多,说实话我都眼红了!”

荣宝斋的唐春明也在这里,看着这么多的宝贝,无奈的摇了下头,第一批送来的其实并不算多,只有几千件,但都是重要的好东西,自然惹人眼红。

“听说澳门还有很多没送来,另外还有不少人正带着很多东西准备找李阳对赌,要是李阳能全部赢回来的话,估计会更骇人!”

唐春明身边站着的是柳老,他是故宫这边临时的负责人。

“都赢回来,李阳肯定是民间收藏第一人!”

周老也重重的叹了口气,今天李阳第一批宝贝送到这里,他们都跟着跑了过来。

这些人也有之前到过澳门的,知道那边的疯狂,正因为知道,才会那么的感叹,十几万的收藏品啊,这个数字想想都让人震撼。

故宫这边的人正在感叹的时候,赌厅那边的气氛却变的紧张了起来。

“我不同意检查,这是对我的侮辱!”

巴伦扣着牌,无论荷官怎么说就是不答应把牌拿出来,他的动作让何荣也有了怀疑,亲自走了过来。

“何荣先生,牌是你们的,我进来的时候也做过全身的检查,您现在这么做,很难让我心服!”

何荣的话没起作用,巴伦依然反对检查牌。

自己的情况他自己最清楚,这张牌的确被他动了手脚,他不知道李阳是不是真的看出了什么来,但他绝对不敢拿这个去冒险。

一旦被发现,他可就完了。

赌桌这边有些僵持,旁观台那边则都纷纷议论了起来,何荣也是紧紧的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抗议,我们严重抗议!”

正僵持着,青木未央带着几个日本人走了过来,他们没进赌台那边,在旁边就停了下来,在赌卓上的赌局没有结束之前,任何外人都不能靠近。

何荣是组织方,是这里的管理者,所以才能过来。

“何先生,对李先生的这个无理要求我深表遗憾,我们不允许他们歧视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代表,决不允许,否则我会向贵国抗议,并且质疑这场赌局的公平性!”

站在青木未央身边的一个矮个子,直接对何荣说了一句。

“相本理事,李阳先生绝对没有歧视贵国的意思!”

何荣皱了下眉头,这个矮个子看起来其貌不扬,却不可以轻视,他是日本驻港澳地区的总领事,算是日本外交部的人。

他的出面,很有可能把问题上升到国家的层次,他的质疑更会让那些之前输了的人出来闹事,这恐怕任何人都无法承担。

青木未央他们出面之后,巴伦的底气立刻恢复了不少,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李阳。

尽管他这会有些心虚,但绝对不会表现出来,这个时候他必须顶住李阳的压力。

“李阳先生?”

何荣紧皱眉头,回过头来看了眼李阳,他没想到这几个日本人全都出来了,面对这些人,何荣也有不小的压力。

“我可以不亲自检查,但我要求,仲裁委员会对这张牌进行检查!”

李阳看着对面的巴伦,轻声说了一句,随即慢慢坐了下来。

这张牌的确有古怪,特殊能力之下他已经看的很清楚,这张本是黑桃7的牌,被巴伦快速加上那层塑料之后,就变成了红心K。

犹豫巴伦的速度非常快,李阳之前又没重视这些塑料,还真让他变成了。

这样一来,巴伦的牌就变成了富尔豪斯,而李阳自己则是三条,可以赢的牌面就输了。

这也算是李阳第一次在赌桌上被人出千成功,严格来说是半成功,还没有完全成功,这让李阳心里也十分的感叹,赌桌上的各种出千手段真是五花八门。

在做了这么多防备的情况下,还能让对手出手换了牌,真是防不胜防,若不是有特殊能力在,这次恐怕真的要栽了。

“仲裁委员会,你确定吗?”

何荣稍稍一愣,随即对李阳又问了一句。

仲裁委员会,其实就是赌场的裁判席,很多大型赌局都设有裁判,不过很多时候裁判只是样子,并没有实际的作用。

靠这些裁判去抓人出千,还不如依靠赌桌上的荷官呢。

不过也不能小看这些人,赌桌上出现纠纷或者争议的时候,这些人的威力就显现了出来,他们可以暂时封闭赌局,同时对争议进行评决。

一般的争议,只是双方意见不同的话,那商量着解决还好说,而像李阳这种,直接对对手提出质疑的纠纷,最后的判决可是很严重的。

李阳提出要检查牌,等于是怀疑巴伦做了手脚,出了老千,若是对方没有做手脚,牌是正常的话,那李阳可就要承担反诬告罪了。

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又有电视台现场直播,哪怕这些裁判员都是他们的人,也不敢对李阳进行包庇。

这才是何荣犹豫,又向李阳确定的原因。

“我确定,如果这张牌没有问题,我认输!”

李阳重重的点着头,何荣猛然一愣,慢慢又露出一丝苦笑,回头去请那些一直纯粹走过场的裁判们。

而旁观席上,此时已经吵翻了天,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李阳竟然拿出认输来要求验证这张牌。

这场赌局,牌面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反而是这一张有争议的红心K,也可以说,这一张牌就能定胜负。

“老大这是怎么了,难道这张牌真的有问题!”

李灿呆呆的看着前面,赌桌上其他的牌已经被人开始用透明的玻璃罩盖住,防止有其他人乱动,而仲裁位会员的那几个人,也都一脸严肃的走向赌台。

巴伦的眼睛渐渐有些不对,青木未央他们也都有些发愣。

他们的心这会也有些乱。

李阳提出检查牌,他们还可以反对,因为李阳是对手,他们完全可以拒绝对手接触自己的牌,可此时来检查牌的人是裁判,他们也无可奈何。

更何况李阳已经说了,牌没问题,他就认输,这种情况下他们更不可能反对,一旦反对,任何人都会明白他们心虚,他们有问题。

不过让人检查,这会他们还真的有些害怕。

巴伦的动作已经确定了,他真的把最后的手段用上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李阳会发现,并且这么肯定。

此时,巴伦就算再笨,也明白他的动作已经被李阳看穿,不然李阳绝对不会这么肯定的让裁判们介入。

“巴伦先生,不好意思了!”

一位六十多岁的裁判对巴伦轻声说了一句,这场赌局仲裁委员会一共有五人,何荣就是其中之一,剩下的四人都走到了台前。

“请!”

无可奈何之下,巴伦只能把位置让开,让裁判们来检查这张牌。

现在的他,也只能祈祷日本的技术够好,能做的天衣无缝,让任何人都看不出破绽来,否则的话,他的一世英名就全部完了。

这一刻,他甚至还有些后悔,不该极端的去出老千。

不出千的话,他最多输了这场赌局,输了的话他还有两千万欧元的收入,只是赌坛名气上稍稍有影响,不过菲尔特都输给了李阳,他就算输一局关系也不大。

现在好了,只要出了问题,别说酬劳了,他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个问题。

何荣,还有其他四个老人都围在了一起,摄像机也对准了他们。

电视机前很多人都瞪着大眼睛看着,谁也没想到赌局会出现这样一幕,这一会好奇心也折磨着他们,想知道巴伦到底有没有出千,还是李阳故意诬告。

“阿龙,巴伦他真的出千了?”

电视机前,高五又对易龙叫了一声,还满脸的疑惑。

“我不清楚,不过李阳愿意那正常赌局来要求验证,我想应该是的,你等着,我去叫师傅!”

易龙摇了下头,快速起身离开,赌局的发展超乎了他们的意料,就算是赌神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他这会要把自己的师傅叫过来,让他看一看,然后再听听他的判断。

易龙刚刚离开,何荣和那四个老人就都抬起了头,每个人的脸色还都显得异常严肃。

“李阳,这张牌,不像有问题啊?”

何荣指着牌,慢慢的说道,他的话,也让旁观席和电视机前顿时沸腾了起来。

…………

三更完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