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 大麻烦

李阳切过牌后,何荣又看向了赌神。

此时的牌究竟什么样子,就是何荣自己也不知道,幻手能够迷幻所有人的眼睛,同样也能迷幻住自己。

只有将幻手练到顶尖水平,才能自己掌控所有的牌,可惜的是何荣还没到那个水平。

“我要切牌!”

赌神轻轻吐出了几个字,何荣稍稍一愣,随即还是让赌神来切牌。

切三次牌了,这只是第一手牌,此时别说是何荣,就是那些旁观席的人也都感觉到了不对,很多人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

赌神切牌很简单,切过之后,何荣又看向了李阳。

李阳的脸上则有些犹豫。

这次的切牌,和之前并不一样,按照目前的情况来发牌,一直发下去,最终获胜的将是自己,并不是赌神。

也就是说,赌神这次的切牌,并没有对他自己有利,像是一次失误的切牌。

这也让李阳开始有些怀疑之前的推断,他刚才可真的以为赌神能了解所有的牌面,故意切出对他有利的格局,那样的话,今天这场赌局真的说不好了。

如果赌神能像他一样看透所有牌的话,谁输谁赢,可真是个未知数。

何荣继续看向李阳,他的脸上也有些凝重。

切牌是不限制,但也不能无限制的切下去,真那样的话今天这场赌局将成为一个笑柄,赌神和李阳互相切牌,一直不开始,恐怕观众们首先就会骂起来。

“我不切了!”

李阳摇了下头,何荣马上舒了口气,眉头也舒展开来,他之前的担心总算没了。

开始发牌,李阳的明牌是黑桃7,赌神则是方片7,李阳稍大一点。

“三十万!”

想了下,李阳直接丢出了三个十万的筹码,他和赌神这场赌局同样是两千万的筹码,这三十万只是探探路。

“我不跟!”

赌神笑了笑,轻轻敲了下桌子,把牌翻了过来。

同样的牌,赌神连底牌都没看就直接放弃,旁观席的很多人都议论了起来,也有一些人露出点担心。

李阳的眉头慢慢皱起,也跟着收起了牌。

这一局牌,算是李阳赢了,第一局牌就赢了一把,还是赌神主动放弃,很多支持李阳的人都稍稍松了走气,不像那些支持赌神的人,这会都心跳加快了。

不过李阳自己却没有任何的惊喜,他的眉毛还凝结在一起呢。

第一局牌,并没有让李阳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反而还有些模糊,何荣洗牌的时候,李阳也把自己的精神重新集中在一起。

不管赌神再做什么,想做什么,李阳都要让自己保持最好的状态,同时他也明白,这次他碰到了真正的对手了,赌神绝对和之前那些赌王不一样。

“史蒂芬先生,请您切牌!”

洗好牌后,何荣首先对赌神说了一句,李阳是主,赌神算是客,每次都是客人先切牌。

“不,我不切了!”

赌神微笑摇了下头,这一次他没有选择切牌,霍斯先生,贝斯他们的两边的眉毛都快贴在一起了。

与荷官勾结可是他们之前就做过的事,这次洗牌的是何荣,谁都知道他和李阳的关系,现在选择不切牌,简直就是儿戏。

可惜他们之前答应过赌神,任何事都不会过问,更不用说这赌桌上的事了,他们现在也只能把担心咽在肚子里,耐心的等待着。

“李先生,您呢?”

何荣又回过头来问李阳,赌神不切牌让他也有些意外,但并没多想什么。

“我切!”

李阳仔细的看着赌神,最后慢慢的点了下头,从中间随意的切了一下,改变了原来的牌局。

而此时,李阳的心里还在快速的思考着。

这一幅牌,洗完之后,发牌的话赌神会拿到一手大牌,很大的牌,小同花顺,这样的牌平时可不多见。

现在李阳心里所想的是,赌神酒精是不是知道了所有的牌,所以才选择不切牌。

是不是,只看下一步赌神的动作就知道了。

李阳刚才切的牌,直接把牌局完全改变了,按照现在的牌来发的话,李阳将拿到一手同花的好牌,赌神只是一对牌,这样的牌发出来输的肯定是赌神。

李阳切好牌,何荣再次看向了赌神。

赌神的嘴角依然挂着那股淡淡的笑容,何荣的心里则咯噔了一下,他害怕赌神还会选择切牌,真这样的话,两人恐怕在切牌上就会浪费很多的时间。

“我不切了!”

赌神对着何荣微笑摇摇头,何荣的心再次一松,马上开始发牌。

发牌,赌神的明牌是张黑桃A,李阳则是张普通的红心九,赌神的明牌大,这会赌神发话。

“我放弃!”

拿着黑桃A,底牌还是张A,赌神竟然直接选择了放弃,李阳的眼睛猛然瞪大了。

这一刻,李阳已经察觉到,赌神真的有可能知道所有的牌面,像他一样明白这手牌他是必输无疑的死牌,所以才会选择放弃。

否则换成任何一个人,拿着一对A都不可能直接PASS,这简直就是疯子般的举动。

只是他为什么不切牌,反而来放弃,李阳还有些摸不清楚,这也让他的心里一直存在着疑惑。

放弃了,连续两局牌赌神都放弃,旁观席上众人的议论声变的更大,跟着赌神一起进来的高五和易龙,这会也都瞪大了眼睛。

特别是高五,他从小就和赌神在一起,对赌神十分的了解。

一场赌局,上来两手牌就连续放弃,这样的事对赌神来说还是头次,至少他和赌神在一起几十年,见证了赌神那么多场赌局,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开场。

这也让高五的眉头变成了八字,他不明白赌神为什么会是这样。

把所有的牌收起来,直接粉碎掉,何荣又拿出一副新牌,今天的开局他也感觉到有些诡异,但至少对李阳还是有利,他也就没去多想。

重新洗牌,他的幻手越来越熟练,幻化出的三双手边的更迷幻,哪怕是电视机前的人,多看一会他洗牌都会感觉到头晕。

洗好牌,何荣再次看向了赌神。

切牌,本来一个很正常的步骤,这会何荣的心里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说不上来,就好像切牌是一个战场,一个能决定输赢的战场,两人都在这个战场上拼杀。

前两局牌,赌神都后退了一步,做出了让步,像是在战场上把前面的前沿阵地放弃了一般,但这不代表赌神就会输,反而有可能让战场的厮杀变的更为猛烈。

这种感觉很奇怪,连何荣自己都感觉无比的惊讶,可确确实实的存在着。

“先让李先生来吧!”

赌神微笑摇摇头,此时只看他的表情,根本看不出一点的问题,压根不像一个已经放弃了两局牌的人。

“李先生,您呢?”

何荣又看向了李阳,李阳的眼角轻轻跳了下,也跟着摇了下头。

这一局牌,直接发的话赌神会稍稍占据优势,他这次没切,只是想做最后一个试探,试探下他心中的所想到底是不是真的。

都没切牌,何荣反而皱了皱眉。

都没切牌,就好像都放弃了自己的前沿阵地,这让何荣感觉很是迷惑,他突然发现,赌桌上的这两个人,越来越让他看不透,一点都看不透。

看不透,他也要发牌,这是他的工作。

赌神的明牌是红心K,李阳则是梅花J,赌神的牌面稍稍大一点。

接下来,赌神会得到一张方片J,李阳则是梅花K,两人的牌面差不多,不过赌神的底牌是

黑桃K,是一对K牌,李阳的底牌是张没有任何关系的方片9,最终的结果是一对J,结果还是李阳输。

“李阳,我知道你等什么,如你所愿,五十万!”

赌神嘴角悄悄上扬,带着一股让人琢磨不透的笑意,直接丢出去了五个十万的筹码。

“这就对了!”

高五猛一攥拳头,重重的吐了口气,赌神此时的样子才和平时的表现一样,刚才那两局可把他吓了一跳。

他刚才甚至以为赌神是不是中了邪,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敢直接去打断赌局,哪怕为此付出代价也在所不惜,只要能唤醒赌神就行。

此时来看,他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心里自然也就放下了。

“如我所愿?”

李阳笑了,他的心里很震撼,但脸上却没有任何其他的表情。

“既然如此,我也让史蒂芬先生您如意,我不跟!”

李阳翻上牌,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明知道会输的牌,他不可能跟着去下注,更何况对手是赌神,他可不敢有任何的冒险。

李阳放弃了,三局牌,都只是赢了底注,连第三张明牌都没能发下来。

这样的牌局依然诡异,不仅旁观席的人在议论,就是那些电视台的解说员们也摸不着头脑,一些聪明的解说员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把这种现象说成了是高手对招,其中的神妙普通人还理解不了。

这一点他们倒没说错,但没人知道,这会李阳心里承受着多大的压力。

李阳已经明白,赌神一定有着自己的办法能够获得所有的牌面,只是他用的什么办法李阳还不知道。

不过不管是什么办法,赌神有这个能力就是个大麻烦,这让李阳最大的依仗大打折扣,这场赌局的结果,还真不那么好说了。

…………

第二更,晚上有个领导的场避免不了,回来的晚一些,但三更小羽说到就会做到,时间晚一些,请大家见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