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6章 黑线发威

赌神的脸上依然带着笑容,对上一局牌的失利他并没有在意。

一次的输赢算不了什么,他心里想的是,如果真的找不到李阳的破绽,应该用什么办法来彻底的赢了李阳。

对贝斯他们的组织赌神是有怨恨,但这不代表他会故意给李阳放水,这场赌局他绝对会全力以赴的来应对。

对他来说,碰到一个真正的对手也不容易。

重新发好了牌,这一次赌神的明牌大一些,是张J,李阳只是张7。

不过底牌李阳要大一点,李阳是A,赌神是6,从目前的牌面来看,两人是半斤对八两,想拿到太大的牌都不容易。

随着发牌器重新洗牌结束,赌神的眉头稍稍皱了皱。

他下一张牌是张7,李阳却是A,也就是说下一张牌发出来之后,李阳加上底牌最少是一对A,他却是三张不相连,不同色的牌。

这三张即使组成对子,也比李阳的小,除非是三条或者双对,严格算起来,他输给李阳的几率要高很多。

放弃,或者下注?

这一会赌神真的有些犹豫。

若是在平时,估计赌神已经放弃了,胜率太低的他不会去做,赌神向来都做自己有把握的事。

不过今天的对手和往常不同,他能做到的对手一样能做到,他有把握的时候对手一样有把握,这个时候就不能真的只看胜率,有的时候就要去搏一搏运气。

“三十万!”

赌神很快做出了决定,赌桌上没时间给他去犹豫那么久,他下了三十万的筹码。

“这局运气又很不错,跟了!”

李阳笑了笑,跟出去了三十万的筹码,何荣稍稍松了口气,继续跟住就好,至少比起前面要强上很多了。

“既然运气这么好,三十万是不是太小气了点?我再大三百万!”

李阳微笑看着赌神,不等赌神回话就推出去了三百万的筹码,这局牌留给他下注的次数并不多,不如多下一些。

下一张牌发出来之后,如果赌神没有对子,他铁定不会再跟,如果自己再来一张A,或者双对,他跟注的可能性也会很低。

不如这会多加一些注,恶心下赌神,至少此时的牌面对自己有利。

“大三百万!”

旁观席的每个人都下意识的坐直了身子,休息之后的赌局果然和之前不一样,两人终于真正的较量了起来。

赌神的眉头再次皱动了下,但很快便舒展开了。

“现在你鸿运当头,我不跟你争,不过小心这运气用尽的时候!”

赌神摇着头,把牌翻了下来,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这一幅牌,他获胜的几率不超过两成,相反李阳气势正盛,放弃是最好的选择。

按照现在的情况,如果两人都找不出封杀对手能力的方法,下面绝对是恶仗,还是一场持久战。

何荣重新把牌放好,李阳再次注意起赌神的那两片脆骨,看着在耳朵里不断颤动的小小脆骨,李阳不禁摇了下头。

任何人也不会想到,赌神成名的关键在耳朵里,在这个看不到的位置上,这两片很小,应该是身体上多长出来的东西,却成为了赌神制胜的最大法宝。

同样,别人也不会想到他体内有一种神秘的黑线,这些肉眼看不到的黑线,给他带来太多太多的好处,也让他短短的时间内,在世界上打拼出自己的名气来。

立体画面扩张,李阳又看到了自己体内那缓缓流动着的黑线。

对这神秘,至今都不知道的东西,李阳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担心,不管怎么说,是它们给了自己现在的生活,是他们帮助自己功成名就。

黑线缓缓的流动着,在指尖停止,仿佛无形的到了另一只手的指尖,然后继续流淌。

它们流淌的时候李阳身体没有任何的感觉,就好像血管中的血液一样,每个人都不可能感觉到自己血液流动的速度,方向。

心里微微一动,李阳的指尖突然冒出一丝黑线,这些肉眼看不到,只有特殊能力下才能观察到的神秘物质,正在李阳指尖欢快的跳动着。

看了眼对面的赌神,李阳的瞳孔微微一紧,他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曾经用黑线帮助卓老疏散过血管,而且疏散的很成功,证明黑线对人体内的东西是有一定的控制力,若是这股黑线能够控制赌神耳中的两片脆骨,不知道是不是能做到?

这个想法真的很大胆,平时黑线李阳都不会放出来,更不用说放入别人的身体中了。

而且这一次和上次还不同,不管怎么说卓老上次都是在昏迷中,这次的赌神,可就活生生的站在他的对面,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重新开始发牌了,这会李阳没去注意牌,脑子里还都是刚才的想法。

底牌,明牌很快发了下来,发牌器里的洗牌也停止了,赌神嘴角上扬了几分,带着几分异样在看着李阳。

被赌神这么看着,李阳的心神总算恢复了过来。

看清楚桌面的牌以及发牌器的牌后,李阳不禁苦笑摇了下头,他总算知道赌神为什么这么看着自己了。

“玩了这么久,都那么小,这次玩点大的吧,五百万!”

赌神笑呵呵的推出去了五百万的筹码,这是今天赌局下的最多的一次,很多人马上都集中了精神,专心的看着赌桌。

只是第一张牌就五百万,接下来很有可能梭哈,这场赌局也有可能要结束了。

五百万?

李阳再次摇了下头,他连想都没都,便直接盖了牌。

赌神此时的牌面比较大一些,明牌是张K,底牌同样是K,连那即将要发下来的牌也是K,只三张牌,赌神就是三条了。

而李阳,三张不同色,又不相连的牌,最大的还是Q,下面给他什么也赢不了,赌神别说下五百万,就是梭哈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他这纯粹是在打趣李阳,报刚才李阳大他三百万之仇。

“我不跟!”

李阳放弃了,他的动作让无数人为之失望,不过黄院长与何老的心里却都是一松。

不跟对了,赌神没把握不会下这么大,李阳看来真的能提前知道输赢,这次的放弃没有错。

对李阳的放弃,赌神也没有任何的在意,笑呵呵的收回筹码,让何荣继续洗牌。

此时何荣洗牌已经没有那么认真,洗开之后就送入发牌器,有这东西在,也算是省了他一些功夫。

特殊能力开着,发牌器还在工作,赌神耳朵中的脆骨同样不断的颤动着。

李阳刚才那种想法又出现在了心里面,而且这一次比刚才还要强烈的多,甚至黑线自己从手指里蹦了出来,仿佛要挣脱出去,跑到对面。

赌神的脸上依然带着刚才的笑容,上一幅牌真的不错,虽然只赢了底注,但至少打击了李阳的气势。

有时候气势也是个很关键的东西,运气这东西可以不相信,但绝对不能不重视,赌神也担心李阳一直有着好运,自己最后会输给他。

此时来看,自己的运气似乎也不错。

发牌器的动作马上就要结束,李阳心里猛的一沉,将正冒着黑线的右手轻轻的放在桌子上,手指尖的黑线穿过桌子,从桌子底线快速朝着赌桌对面延伸而去。

延伸的黑线很细,比小米粒还小,也就一般的针尖那么大,只有这样,李阳才能把黑线延伸的更长一些。

黑线到赌神身体前的时候,李阳的心里又有一阵犹豫。

赌神可是意识清醒的人,他真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

发牌器停止了,何荣开始发牌,看到这次发的牌,李阳又是无奈的轻轻摇了下头。

赌神的明牌是A,底牌也是A,李阳的明牌是K,底牌同样是K,这可是一次冤家牌。

对K碰对A,还不被对方吃的死死的。

看到这里,李阳不在犹豫,黑线猛的往前一伸,直接进入了赌神的身体内。

黑线是从赌神的胸腔进去的,刚进去一点,李阳便停止了延伸,小心的看着前面。

对面的赌神,脸上依然带着微笑,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这让李阳心里重重的落下了一块石头,对方没发现就好。

发牌器正在重新洗牌,李阳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小心的控制着黑线,把黑线送到赌神的耳朵附近。

黑线的前面,就是那两片脆骨了,脆骨正轻微的颤动着,李阳深深的吸口气,集中所有的意识,强烈的想要用黑线控制住脆骨周围的神经。

一秒钟后,李阳的脑中猛的一紧,而赌神一个耳朵里面正在颤动的脆骨则猛的停了下来,不在动弹。

“真的成了!”

李阳稍稍一呆,他只是想着试一下,并没有想过一次就能成功,他本来还想着如果不成功多试几下,结果却给了他一个惊喜。

赌神耳朵中的脆骨,真的不动了。

李阳发呆的时候,赌神的脸色则猛然一变,变的非常的难看,身体的变化自然瞒不过他,左耳用于捕捉最微弱信号的地方不动了,让他对敏感信号的捕捉立刻降低了不少。

这会,发牌器中的牌他已经没记全了。

看到赌神的脸色变化,李阳心里一紧,急忙从指间又分出了一条黑线,这次黑线没有停,直接到了赌神的另外一只耳朵里面。

发牌器还没洗好牌,赌神耳中的两片都已经不在动了,他彻底的失去了后面所有牌的信息。

…………………………

第一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