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8章 第一二七零,一二七一章 第一个晋级的人

十分钟的时间,简单来说也就是喝点茶的功夫。

这点时间,如果只是粗略的看一件东西那绝对是绰绰有余,但想好好的欣赏,找出一件玉雕艺术品的优缺点,这些时间绝对不够。

若是普通的人,十分钟可能连一个玉雕艺术品都欣赏不完。

所有参赛的玉雕大师们都绷紧了心神,他们明白,这次大师赛第一关的考验就要来了,能不能过去这一关,那就要拿出实打实的实力来。

眼力,对他们这些大师来说和手上的功夫是一样的。

手上的功夫到了,那眼力自然也就到了。

没人在说话,所有的人不是默记着什么,就是用笔书写着,还没写完,这第四件玉雕就推了出来。

第四件玉雕是一件翡翠把件,不大,被挂在一个架子上,方便这些玉雕大师们欣赏。

这件东西一出现,每位大师的精神就都提了起来。

东西小可不代表容易观察,东西越小,其隐蔽性也就越大,他们需要更仔细的来观察,这会每个人的心里连去骂组委会的心都没了,这是一次真正的难题。

不过话回来,也只有这样的方法能考验出这些大师们的差距。

他们都是玉雕大师,都是各省各地的顶尖代表人物,若是用奥运会来比喻的话,这些人可都是各国的冠亚军,普通的方式自然比不出他们的实力。

评委席上,陈无极,洪老他们互相看了看,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意。

第一关的比试方法,就是他们四个老家伙共同建议出来的,其实这是他们当年互相不服气的时候自己做过的比试方法,只是没这么正式罢了。

不过他们当初展示玉雕作品的时间,要比现在要短一些,他们毕竟只有四个人,不像现在这里有上百人。

这一次,他们就是降低了要求,把这种方法用在了第一关,现在来看效果很不错,能通过这一关的,都是大师中的大师。

第五件,第六件玉雕作品都出来了。

这同样是个把件,但材料不同,玉器不只有翡翠,也不只有和田玉,这第六件玉雕作品就是一件独山玉把件。

六件东西过后,一些大师的脸上开始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只是六件玉雕作品,他们就已经记不清了,甚至有人已经忘记了两件玉雕的特点,忘记两件的话,也就是说下面每一件玉雕都要记清,还要分辨出其中的优缺点才能过关。

这对他们来说绝对是最严峻的考验,能通过这种考验的人并不多。

还没想好应对的方式,第七件玉雕作品又推了出来,第七件刚过,第八件又出来了,这会很多玉雕大师们都紧张的看着这件东西,有人还边看边写,只有寥寥几个人,神色还算自然

“陈老,李阳不简单啊!”

评委席上,洪老和陈无极坐在了一起,洪老突然凑过来感叹了一句。

他们都是旁观者清,此时这些玉雕大师们,也就李阳,齐海洋,周晔,黄浩,罗瑞环等少数人自然一些,齐海洋他们还好说,李阳竟然也这样,让洪老有些吃惊。

“李阳本来就不简单!”

陈无极没有说话,这次说话的是宋老,宋老有些得意的看着洪老,他在洪老的另一边。

洪老微微一愣,随即笑骂道:“你这老家伙,我倒忘了,李阳是双重国籍,也算是你们北京的人!”

“他本来就是北京人!”宋老又笑了一声。

“等下一次,我一定提出要求,选手不能代表两地,看你们两个老家伙怎么办!”

洪老看着有些得意的宋老,忍不住打击了他一下。

“下一届再说下一届的事,你一个人的影响力没那么大!”

宋老不为所动,嘿嘿笑了一声,李阳的表现很让他满意,虽说李阳代表了两地,但总是北京的代表,只要李阳出了成绩,就是他们的骄傲。

洪老轻笑着摇了下头,突然又愣了一下。

李阳似乎感觉到有人在议论自己,回头朝他们这个方向看了一眼,正好和洪老对了对眼,李阳还对着洪老笑了笑。

“这个小家伙,不会是故弄玄虚吧?”

等李阳转过头,洪老才向身边的两个老伙计问了一句,这会齐海洋他们是轻松一些,但不代表他们可以分神。

无论是齐海洋还是周晔,或者是黄浩,这会精神都是高度集中在一起,根本不会往别处去看。

“你认为呢?”

陈无极大笑了一声,他也看到李阳转头了,心里有些吃惊,但没有多想。

他相信李阳的实力,而且李阳自身也很重视这次的大师赛,李阳能分神,只能说明他有着绝对的把握。

“我看不出来,他是你徒弟!”

洪老摇了下头,有些疑惑,他不相信李阳比黄浩还要强,不过李阳的表现实在有些奇怪,他都怀疑,李阳根本没有全力以赴,第一关就没打算过去,纯粹是来走过场。

不过这样也不合理,李阳连第一关都过不去的话,宋老和陈无极干嘛还争他这一个资格。

“现在不用说这些,一会就知道了!”

陈无极神秘的笑了笑,不在继续这个话题。

他们说话的时间里,第十件玉雕作品已经推了出去,十件玉雕作品所有的展示时间也就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对很多人来说仔细欣赏一件好的作品时间都不够。

评委席,领导席,记者席以及观众席位上的人这会也都开始议论了起来,结果他们不知道,但看众人的表情也能分辨出一些。

有些人已经露出了绝望,还有些人愤愤的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或者他们在抱怨时间不够,抱怨这样的比赛方式,具体说的是什么,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呼!”

黄浩长长的舒了口气,他们都有桌子和椅子,不过很少有人坐在椅子上,刚才玉雕作品推过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是站着的。

黄浩坐了下来,拿起笔,快速的书写着。

十件玉雕作品的好与坏,慢慢的都被他书写在了一张纸上,这张纸就是他们的考卷,此时很多人都开始坐下书写答案。

大部分坐下后,李阳才坐下,拿起笔,慢慢的写了起来。

其实刚才玉雕出现的时候他就想坐下,只是看全场没有一个坐下的人,他也就跟着站了起来,所有的人站着,就他一个人坐着,那就太显眼了。

李阳写的很快,特殊能力之下,这些玉雕作品所有的特征他都看的清清楚楚,至于记忆,李阳看书都是过目不忘,看这些东西自然是轻而易举。

这也是他为什么有时间分神去看洪老他们了。

别说分神,就是给他台电脑,在这玩会游戏也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一关,对李阳来说轻松的很。

书写的时候,这些玉雕大师们的表现又不同了。

有些人是绞尽脑汁,有些人是不断皱眉,还有些人坐在了那里长吁短叹,倒是李阳和齐海洋他们这些人都无比的平静,坐在那里不断书写着。

一个多小时后,有工作人员来收取他们书写的评语,这一上午的时间,也就过的差不多了。

这些评语,会交在十二个评委的手里,由他们进行最后的综合点评。

至于点评的结果,要在下午才能知道。

观众们慢慢开始退场,第一天的比赛不算精彩,事实上玉雕比赛本身就不可能有多精彩,更多人看的都是内涵。

很多人也都看到了这十件玉雕作品。

他们不能近身看,但大屏幕可是一直跟着的,说起来,他们看的时间比场中的那些玉雕大师们更长。

很多人也都在心里进行着对比,今天能来的人,八成以上都是喜欢玉雕,或者从事玉雕行业的人。

很快,这些人就沮丧的发现,若是让他们来评的话,能评出一半玉雕的优缺点就不错了,根本不可能评出八件以上来。

即使这一半,也不一定全对。

这也让他们感受到了大师赛的高难度,不愧是只有大师才能参加的比赛,很多人开始期待着下午的结果,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位大师,能通过这一关的考验。

“李阳,今天看你的样子,很轻松啊!”

参赛大师都没有离开体育馆,有专门的饭店为他们送饭,评委们更是都集中在了评委室,下午才会一起出来,到时候他们还会带出来今天比赛的结果。

“你不也一样!”

李阳微微一笑,抬头看了看不远处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他今天书写完自己的评语,无聊的时候顺便看了看所有人的答卷。

黄浩的确很厉害,真的有可能像陈无极说的那样,真的达到了顶级大师的高度,这十件玉雕作品,他都评对了。

和他一样的还有四个人,分别是齐海洋,周晔,自己,和另外一个云南玉雕大师衡凯,衡凯是一位重新出山的玉雕大师,云南腾冲人,在腾冲的地位就如同揭阳的陈无极。

看到衡凯书写的评语之后,李阳对这个人的留意就增加了,他看的这位老人,就是衡凯。

十件玉雕,即使完全评对了,其评语也不一样,优缺点很多,按照大赛的要求说出主要的优缺点就行,细节多少并不在意。

衡凯所评写的优缺点,细节方面要比其他几个人多出了许多。

“我那是表面,心里紧张着呢!”

黄浩说了一句,随即被另一位苏州来的玉雕大师拉走,他们都在悄悄的进行着对比,看看自己这次的答案有没有写对。

黄浩是苏州玉雕大师中实力最强的一个人,很多人都想着听听他的答案。

当然,周晔也算一个,不过这些苏州玉雕大师们明显都和周晔有些不对路,此时的周晔正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那里。

“李阳,你今天怎么样?”

黄浩刚走,李阳身边又走来了一个人,这次来的是罗瑞华,他眉宇间还有点不自然。

李阳道:“还行吧,尽力而为了!”

罗瑞华点头道:“尽力了就行,我这次有一件东西把握不是太好,可能会出问题!”

“就算错了一个也没关系,一样能晋级!”

李阳笑了笑,他明白罗瑞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了,不过这次罗瑞华的确没有全部写对,错了一个,写对了九个。

九个同样晋级,不过从这一点上也能看出,他比黄浩确实差了一些。

“李先生,罗先生,您二位这次怎么评的?”

李阳身边又走来了几个人,都是揭阳本地的大师代表,他们看李阳和罗瑞华在一起,就纷纷凑了过来。

他们也想核对一下自己的对不对,不过他们要找的人是罗瑞华,罗瑞华是揭阳公认实力最强的一个人。

带上李阳,只是为了现实尊重罢了,此时谁也不会认为李阳比罗瑞华还要强。

毕竟李阳是宗师陈无极的关门弟子,也是一位玉雕天才。

“我的把握也不是太大,我是这样写的……”

罗瑞华慢慢的说了起来,他知道这些人的目的,此时他也没有藏私,就好像高考之后对答案一样,别人把他当成标准答案,这也是一种信任。

罗瑞华说的时候,李阳又回头看了眼衡凯。

衡凯没和云南的那些玉雕大师们在一起,他单独站在另一个角落那,根据李阳的了解,这位衡大师休息了好几年,这次是应邀出山。

李阳突然朝着衡凯那走去,罗瑞华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但也没在意,随后继续讲着他今天书写的评语。

“衡老先生,您好,怎么一个人在这?”

衡凯六十多岁,参赛大师中年纪算是大一点的,但也不是最大,不过李阳绝对是最年轻的一个,衡凯对李阳的年轻也是吃惊。

“我平时都是一个人,玉圣李阳,我听说过你!”

衡凯也笑了下,他的头发有点白,但并不显得特别老,笑起来满和蔼的。

李阳笑道:“那都是别人随便吹捧的,当不得真!”

衡凯道:“没有实力,别人也不会吹捧你,老马的实力我很清楚,你能赢老马,绝对不是运气!”

“您也认识马老先生!”

李阳显得有些惊讶,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衡凯也是云南人,他是有名的玉雕大师,自然和翡翠王有所交集。

“他算是我的老大哥!”

衡凯笑了下,他和翡翠王年纪只差十几岁,不过他们之间的故事却很少有人知道。

没人知道,衡凯年轻的时候对赌石也有研究,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一个赌石专家,他曾经找翡翠王挑战过,最终败的很惨。

失败的衡凯心灰意冷,阴差阳错的做起了玉雕,没想到他在玉雕上有着很高的天赋,虽然入行晚,但成就却很高。

后来更是成为了有名的玉雕大师。

成为玉雕大师之后,他在赌石上的事反而没人知道了,之后他经常拜访翡翠王,两人也就成为了好朋友。

说起来,他和李阳有些像,在玉雕上都是半路出家,不像其他人是从小开始学习的。

“马老先生人很好,可惜他这次没来!”

李阳轻声说着,这次玉石协会也邀请了翡翠王,只是他有些事情没有来,玉雕上的事,和赌石之间的关系并不大。

“衡先生,有没有时间?”

正说着,一位云南的玉雕大师走来了,他还对李阳礼貌的笑了笑。

李阳虽然年轻,但没人敢轻视他,谁都明白,李阳这么年轻就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未来绝对不可限量。

更不用说,李阳在赌石上已经站在了顶尖。

“李先生,不好意思,我先过去下!”

云南那边的玉雕大师们要在一起商议了,衡凯虽然喜欢单独行动,但别人都知道他的实力,这会派一个人来特意请的他。

对这些衡凯也知道,和李阳打了个招呼之后便离开了。

时间慢慢走过,玉雕大师们商议的时候各种声音都有,有些人大叫着惋惜,有些人还痛心疾首的不断的捶打着自己。

还有些人,质疑着比赛的不公平,认为这样的比试没有必要,或者说自己的记忆力不好等等理由。

这一切李阳只是看着,第一届大师赛,又是全新的比赛方法,肯定会有人跳出来的,他们只不过是在为自己的失败寻找借口。

下午三点,体育馆很快又聚满了人。

很多人都看向评委席,在评委没有宣布之前,就是玉石协会的那些领导们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下午没有比赛内容,现在请陈无极陈老宣布上午的比赛结果!”

主持人走了出来,他的话倒是很简单干练,一百多个参赛的玉雕大师都坐直了身子,不管他们之前核对的结果如何,他们都想知道自己这次有没有过关。

这可是全国的玉雕大师赛,这也等于给全国的玉雕大师们一次排名。

陈无极在上万人的注视中站了起来,大屏幕上也显现出了他的身影。

“这么多人看着我,还真有点压力!”

陈无极笑了笑,他的话让一些人也发出了轻微的笑声,陈无极回过头看了眼坐在不远出的参赛席,又露出了丝笑容。

“今天第一天的比试,一共有三十三人晋级!”

陈无极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他知道反应肯定会很大,给大家留了个反应的时间。

“只有三十三个人啊,这么少?”

“第一天就淘汰了差不多七成的人啊!”

“三十三个,这次的比赛还真严,这可都是大师啊!”

观众席的议论声马上响了起来,那一百多位参赛的玉雕大师们也都变的紧张了起来,谁也不想第一天就被淘汰。

“安静一下,我现在开始宣布名单!”

陈无极对着话筒说道,观众席很快安静了下来,参赛的玉雕大师们,也都开始眼巴巴的看着陈无极,希望能从他的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

“第一个晋级的是,李阳!”

陈无极慢慢的说着,说完还看了眼李阳,眼中的赞赏显露无疑。

他是直接宣布的名单,有一句话他并没有说出来,名单的顺序就是今天成绩的顺序,李阳的评写是所有人中最全,也最正确的一个。

李阳不仅写出了每件玉器的优缺点,还将很多别人没有注意的小细节写了出来,李阳的评写在十二个评委手中传阅的时候,还引来了一阵喧闹。

谁也没有想到李阳会写的这么全,洪老甚至直接提出了质疑,是不是陈无极提前泄露了今天的考验方式。

结果就是陈无极和洪老好生吵了一阵,陈无极可以指天发誓,他没有任何作弊的行为。

这一切,是李阳真实的成绩。

当然了,这些李阳并不知道,陈无极成为宗师之后影响力要高于洪老,他们的争论虽然没有结果,但最终大家都认定了李阳的成绩。

毕竟这只是第一关,之后都要看真本事的。

李阳站了起来,弯身答谢后又坐了下来,很多人还都指着李阳在那议论。

李阳晋级并没有引来过多的议论,虽然他年轻,但他的名气早就打了出去,今天来的又都是和玉石行业有关的人。

玉圣的名头,早已响遍了大江南北。

“李阳,恭喜你!”

黄浩反应最快,他和李阳坐的也近,其他的玉雕大师也都看着李阳,眼神有些复杂。

陈无极刚才已经说了,今天晋级的只有三十三人,李阳占据了一个名额,也就是说他们这一百多人只有三十二人能晋级了。

还有一点,李阳毕竟太年轻,谁也没想他会是第一个晋级。

很多人也都开始怀疑是不是陈无极故意给李阳放水,有这种想法的人还不少,只不过没人公开说出来罢了。

“第二个晋级的人,衡凯!”

陈无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衡凯也站了起来,他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波澜不惊,晋级是他预料之中的事。

“第三个晋级的人,齐海洋!”

陈无极继续宣布着结果,齐海洋也站了起来,还看了眼一旁的衡凯和李阳。

已经宣布三个名额了,剩余的玉雕大师们又显得有些着急,很多人都紧张的看着陈无极,七成的淘汰率,这会有很多玉雕大师都不自信了。

“第四个晋级的人,周晔!”

周晔站了起来,黄浩皱了皱眉,周晔晋级他不意外,只是对这个人他始终不感冒,认为是苏州玉雕的污点。

他正想着,急忙也跟着站了起来,陈无极已经喊出了他的名字,他是第五个晋级的人。

…………

(二合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