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1章 拍到马脚上了

“李阳,恭喜你!”

黄浩朝着李阳走了过来,还伸了伸大拇指,本来他对李阳获得今天的第一有着很大的疑惑,不过看了李阳的答卷之后,这点疑惑便全部消失了。

李阳对这十件玉雕的评语,确实比他们要强的多,成绩比他好也就理所当然。

不过也有些人怀疑他这份答卷是提前准备好,陈无极帮他写的,这一点黄浩也想过,但随后便否定了,他明白陈无极的为人,知道陈无极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

陈无极没做,这就是李阳自己的真实水平,这个第一当之无愧,不过对李阳这么年轻就有如此的眼力,他也有些嫉妒,但这声恭喜绝对是真心真意。

李阳微笑摇了下头:“谢谢,不过这话我希望等后天你在来对我说!”

黄浩张开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显得有些惊讶,很快,黄浩又笑了起来:“后天?我明白了,不过后天应该是你对我说了!”

“这可不一定,一切要到后天才能明白!”

“没错,后天一切就都明白了!”

黄浩说完,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笑的同时黄浩心里也清楚,他后天的竞争对手又多了一个。

李阳的实力,绝对不是什么初级大师,能写出这么精确评语的人,水平不会次于他们,此时黄浩总算知道,宋老为什么坚持把李阳也拉入北京的阵列了。

李阳和他一样,表面上也隐藏了实力。

宋老正是因为知道了这点,才坚持要求李阳代表北京参赛,李阳的实力,在宋老的眼里绝对能够取得好的名次,不然他不会这么去做。

只要李阳能取得好的名次,这届大师赛宋老的面子才会有些广彩,这一次北京来的人确实不怎么样。

整个北京,加上周边一些地方,来参加大师赛的不过四个人,这还是算上了李阳。

而这四个人,第一轮的考验之后只有李阳一个人晋级,宋老之前坚持要把李阳划入北京的阵营也算是获得了回报,李阳没代表北京的话,第一轮北京就全军覆没了。

那样的话,宋老绝对会很丢人,毕竟他是北方玉雕的领袖。

“李先生,佩服!”

齐海洋也走了过来,他和李阳的关系不像黄浩那么近,不过对李阳的答卷他却是心服口服,这样的评语他自认写不出来。

同时他和黄浩一样,明白陈无极绝对不会给李阳作弊,李阳这个第一,名至实归。

“齐先生客气了!”

李阳笑着摇了下头,他自己清楚,他是因为特殊能力的缘故才能观察的那么仔细,真论起手上的功夫,他比起齐海洋来还是要差一些。

“李先生,早知道你眼力很强,只是没想到这么厉害,看到你写的评语,我收获很大!”

周晔笑呵呵的走了过来,他知道李阳眼力强,是第一个看出自己高仿古玉的人,不过确实没想到李阳的眼力强到了这种程度,一些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的东西都看出来了。

而且他刚才的话也没说错,李阳的评语,真的让他有所收获,而且收获还不小。

周晔过来之后,罗瑞华还有几个揭阳以及北京的参赛大师都走过来向李阳道贺,没一会李阳身边便聚集了很多的人。有部分人虽然被淘汰了,但心胸还是有的,他们明白是自己技不如人。

而李阳今天也算是一鸣惊人,拿到了第一天比赛的第一名。

特别是李阳这种年纪,有了这个成绩,即使最终获得不了好的名次,也足以留下自己的名字,让别人都记住他。

还有一些人已经把李阳当成了一匹黑马,是这届玉雕大师赛最大的黑马。

衡凯一直站在一旁,正微笑看着李阳,他的眼中还有一股莫名的精光。

本来他以为能做自己对手的只有一个齐海洋,现在来看,这届玉雕大师赛的参赛大师水平,要比他想象中强的多,衡凯是个不甘寂寞的人,若只是一般的比赛他肯定提不起兴趣,对手越强,他的兴趣反而越大。

这会,衡凯的斗志彻底被激发了出来。

公布完所有的答卷,第一天的大师赛便完全结束了,很多观众退场的时候还说着不虚此行,这届大师赛的水准确实很高。

很多人还都期待着第二天的比赛。

比赛后不久,平洲玉器报,广东珠宝杂志,云南一些珠宝杂志也都对今天的活动进行了大量的报道,他们都派了记者来到现场。

这些报道中,李阳的名字提到的次数最多。

很多人还都猜测着,李阳这匹玉雕界的黑马在这次的大师赛上到底能走多远。

也有些人再说,李阳的眼力强,是因为这次有不少古玉的缘故,谁都知道李阳在古玩界也是赫赫有名的鉴定大师,有着世界级的水准。

还有人说,这次的翡翠饰品很多,李阳对翡翠的非常的了解,所以占了优势。

不管这些人怎么说,他们最终都是一个结论,李阳想在这届大师赛上取得特别好的成绩很难,他不是夺冠的热门。

毕竟李阳的年纪实在太轻,接触玉雕的时间也太短。

不过也有一些人对李阳很看好,这些大都是李阳的粉丝,他们认为李阳不管做什么,不管在哪一行,都将会是最好的。

有这种说法的人有很多,李阳现在已经有了不少的粉丝。

………………

“李阳,今天的表现真的很不错,连我都大吃一惊,你那些评语有一些是我都没看到的,只从眼力来说,你比我都强了!”

陈无极的书房内,他和李阳并肩坐在沙发旁,桌子上还有陈无极的顶级大红袍。

这可是他珍藏多年的茶叶,平时根本不舍得拿出来,这次是实在太高兴,就拿出来和李阳一起品尝,也算是庆祝李阳今天取得的成绩。

“您过奖了,我只是尽力而为!”

李阳的脸色稍稍有些发红,他真实的眼力自然没有这种水平,这一切都是特殊能力的帮助才做到的。

他今天也是想着高手太多,不能漏下什么才评的那么认真,若是知道是这个结果,他提前放一些水,只要能晋级就行,至少不用那么引人注目。

“尽力而为,对,就应该这样,李阳,我相信你这次肯定能给所有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陈无极大笑着,他显得非常的开心。

和陈无极聊了一会,李阳便返回房间休息,陈无极也交代他好好休息,明天还有一轮比试,这次比试的是真正的刀工。

不过这一轮的笔试陈无极对李阳很有信心,李阳自创的那些刻法,足以应付这轮的比试。

“李阳,来看看这份报纸!”

第二天一大早,李阳刚出现在客厅,陈无极就笑呵呵的对他招了招手。

这是一份最新的平洲玉器报,平洲玉器报每期都会往揭阳送一些来,这是昨晚出来的报纸,今天早上已经到了陈无极的手里。

李阳拿起报纸,看了几眼,随即笑了起来:“这写的也太夸张了,我没他们说的那么好!”

陈无极微笑看着李阳,这次并没有说话。

平洲玉器报的头版,就是玉雕大师赛第一天比赛的报道,大部分篇幅都是称赞李阳,赞美李阳的。

这报纸里面,把李阳说成了陈无极的接班人,新世纪的第二位玉雕宗师,仿佛李阳成为宗师已是板上钉钉的事。

说自己有很强的实力李阳还相信,可若说成为宗师,李阳就感觉有些夸大了。

宗师之难李阳早已非常的明白,这是一个质的跨越,是一个最大难度的跨越。

世界上,历年来各行各业都没缺少过顶尖大师,但宗师却一直都是间断的,出现一个必然世界扬名,是世界所有同行的楷模。

只这一点,就能看出宗师的难度。

陈无极现在算是一位宗师,但李阳却明白陈无极只有宗师之名,并没有真正宗师的实力,那件黑龙手镯,纯粹是意外之作。

当然了,这不是否认陈无极的实力,陈无极的实力绝对是顶尖的。

“平洲玉器报是玉石协会办的,夸的有些过分了啊!”

李阳仔细看完之后,又叹了口气。

现在的李阳,不在是第一次到平洲参加公盘时候的他,如今李阳是中宝协的理事,玉石协会的名誉顾问,在玉石协会有着很高的影响力。

揭阳玉石协会的会长,就是因为得罪李阳下台的。

这点广东的同行们早就知道了,平洲玉器报是平洲玉石协会所创办,自然要巴结好他这个高层领导,当初邵玉强只是广东玉石协会的副会长,他们就已经大肆的拍马屁,遇到李阳,更是死命的去拍。

只是他们没想到,这马屁拍到马脚上了,李阳并没有领情。

“夸一夸也没什么,平洲玉器报只是小报纸,影响力有限,你不用去在意,做好今天的比赛就行了!”

陈无极收回报纸,微笑说了一句。

对这份报纸的报道陈无极真的没在意,不过里面的报道他却很认同,虽然有些夸大,但他也相信,李阳必然能做出他所想象不到的成绩来。

成为宗师,对别人很难,但在李阳身上未必不能实现。

李阳惊愕的看着陈无极,随后点了下头,平洲玉器报的报道只是小事情,吃完早餐他们还要去体育馆,今天他和剩下的三十二个人还要进行比试,然后晋级的人才能参加明天的决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