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3章 吾昆刀现世

“安部长,他这是怎么了?”

前排观众席,张鹰满是担忧的问了一句,比赛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李阳依然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我不知道,你应该和他更熟悉一些!”

安文君回过头,看了一眼张鹰。

张鹰无奈摇头:“那是以前,现在我根本看不透他了!”

说这话的时候,张鹰的心里还有着很大的感慨,如今的他和李阳之间的差距是越来越大,李阳获得的每一项成就,都是他之前连想都不敢想的。

他现在感觉,面对李阳连仰视都够不着了,李阳就是高高在上,站在之巅的那类人。

“我也看不透他!”

安文君轻轻的摇着头,眼神中还有些复杂。

她一直在想办法和李阳建立更好的关系,可惜的是李阳拒绝了她的股份,这一年多来,安文君也多次寻找李阳,只是李阳太忙,一直没能好好的谈一谈。

时间慢慢走过,比赛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分钟。

一些玉雕大师所雕琢的玉器已经露出了雏形,他们雕刻的工具都是心中最熟悉的,熟悉的东西,做起来就简单一些。

不过这些玉雕大师平时可没有做过这类的玉器,连他们也都没有想过,去雕刻那些平时每天都能见到的东西。

这一次玉石协会的出题,可以说有些偏,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但却非常的适合。

十分钟了,李阳依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观众席中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大,很多人议论的都是李阳,时间本来就紧,李阳还在这浪费时间,谁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就连评委席上,洪老他们都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不要急,我相信他!”

看着周围几个老伙计询问的眼神,陈无极淡淡的摇了下头,他也不知道李阳再做什么,但他相信李阳。

十五分钟了,观众的议论声变的越来越大,四分之一的时间已经过去,李阳还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有一些人开始猜测,李阳是不是放弃了今天的比赛。

时间本来就紧,还这么浪费时间,此时就是那些李阳的粉丝也有了类似的想法,不免有些担忧。

“李阳,加油!”

一堆学生突然喊了一句,很多学生一起叫了起来,席会长急忙吩咐会场的保安,让这些学生安静下来。

现在每位玉雕大师都在工作,普通的噪音没有关系,这种直接给李阳加油的声音,势必会影响到他们,这样的话就影响公平了。

在保安的维持下,学生们总算安静了下来,时间也过去了二十分钟,李阳还是没动。

陈无极的眉头不自然的凝结在了一起,他很相信李阳,可也不知道李阳为什么浪费这些时间,二十分钟,三分之一的时间啊。

玉雕本来就是慢工细活,这次时间限制也是为了给这些玉雕大师们增加难度,好分出他们之间的差距来,李阳在这浪费时间,怎么看都是不明智的行为。

二十五分钟,观众席上的议论声渐渐小了下来。

即使李阳最坚定的支持者,此时也感觉李阳是自己放弃了,浪费了快一半的时间,这种事基本等于是自杀,很多人还都难过的低下了头。

陈无极也感觉自己的心跳再加快,宋老已经张大了嘴巴,他恨不得跳下去提醒李阳时间的重要性。

“他不会是睡着了吧?”

一个普通的玉器爱好者向周围的同伴问了问,他不算李阳的粉丝,但对李阳有着很大的好感,此时非常的不解。

“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一次李阳想取得好成绩是不可能了,可惜啊!”

他的同伴重重的叹了口气,这话刚说完他就瞪大了眼睛,被他们认为已经睡着了的李阳终于睁开了眼睛,伸手拿起了那块玉料。

李阳没用切割机,没用其他的工具,只是把吾昆刀拿出来,用木块固定好这把软刀。

体内有一股力量,直接集中在了李阳的胳膊那里,他举起手,直直的把吾昆刀挥了下去,不大的玉料一下子被他分开了。

看着分开的玉料,李阳嘴角带出了一丝灿烂的笑意。

二十五分钟,他整整沉寂了二十五分钟,这些时间,他并不是真的坐在一动也不动,他的立体画面一直打开着,画面中对这块原料进行了多方面的模拟推演。

他最熟悉的工具就是吾昆刀,他要把这块玉料雕刻成一把玉刀,玉做的吾昆刀。

吾昆刀可不是普通的刻刀,这是世间独一无二的,想把玉料做成吾昆刀并不容易,李阳经过了二十五分钟的推演,终于找到了最佳的雕刻方案。

有了方案之后,他才下刀。

世间只剩下了三十五分钟,不过这些时间对李阳来说足够了,那二十五分钟的推演并不是白费,该怎么做,该怎么刻,已经完全印在了李阳的脑子里。

李阳下面要做的,只是把之前的推演变为现实。

玉料一分为二,李阳拿起大块的玉料,又挥刀切了下去。

坚硬的玉料,在吾昆刀下变的脆弱不堪,一刀就穿了过去,仿佛这些玉料只是普通的豆腐。

两刀之后,李阳微笑看着面前的小块玉料。

这会他对陈无极有着极大的感激,是陈无极交给了他太极功法,让他增强了自己的腕力和臂力,没有太极增强的体质,李阳即使有吾昆刀,也无法切割的这么干脆利落。

无法用吾昆刀切割的话,他就只能使用小型切割机。

那个速度,要比现在慢多了,那样的话在规定的时间之内,他也不可能完成这件作品。

“他这是什么刀啊,好锋利!”

“他切的是玉吗,不是胶泥之类的假货吧?”

“这也太夸张了,玉石还可以这么切?”

观众席上,不断的传来各种议论声,这些人从没有见过吾昆刀,也不知道这把刀的特殊。

安文君,张鹰还有其他珠宝公司的人这会都皱着眉头,他们自然能看出李阳切的是玉,只是没想到李阳会切的这么顺利。

“昆吾割玉刀啊,改成吾昆刀之后,真是雕刻师最佳的神兵利器!”

评委席那,洪老重重的叹了口气,酸酸的看了眼陈无极,吾昆刀的特殊性他们每个人都知道,可看到李阳如此快速的割玉,心里忍不住还是有些嫉妒。

他们都是从事玉雕行业的人,这样的神器对他们的帮助有多大自然非常的清楚,他们这会也非常感叹李阳的好运。

众人议论的时候,吾昆刀的木块被李阳重新拿了下来,又重新进行了组合,小块玉料被他拿在了手上,吾昆刀开始不断的雕琢着这块普通的玉料。

李阳的动作很自然,吾昆刀在他的手上速度很快,柔和的不断和玉料进行着接触,吾昆刀每动一下,玉料上都会被李阳带下一片玉屑。

李阳这飘逸的动作,自然的又吸引了所有的人。

大屏幕现在几乎就固定在了李阳的身上,其他的大师偶尔才会给个镜头,此时这些大师们也不会在意这些,他们都在全心全意的雕刻着自己的工具。

“吾昆刀,这是吾昆刀!”

观众席那,有个人突然站了起来,惊骇的大叫着。

这是一位来自苏州的玉雕大师,是昨天淘汰的大师其中之一,这些淘汰的大师们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观众席那进行旁观。

通过这次的大赛,他们一样能学到很多之前不知道的东西。

这位大师也是陆子冈的徒子徒孙,从小对陆子冈就十分的崇拜,专门了解过陆子冈很多的故事。

陆子冈的独门兵器吾昆刀,他就看过不少传闻的资料,曾经还很遗憾这把绝世神兵的遗失。

一开始,他并没往这把刀上去想,不过李阳重新固定之后,让他起了些疑惑,越看这把刀越有种熟悉的感觉。

最终,终于让他想了起来,这把刀和传说中的吾昆刀一模一样。

“什么吾昆刀啊,能不能说清楚点?”

他身边有个普通的观众很迷糊的问了一句,这只是个来凑热闹的人,根本不知道吾昆刀的传说。

此时这位玉雕大师,知识一脸震撼的看着前面,一句话不在说,不过确切来说,他是在看着李阳手上的吾昆刀。

“吾昆刀,不会吧?”

张鹰回过头,惊愕的看着安文君,他们和玉器打交道的人,自然明白这三个字代表的意义。

“我感觉这人说的很有可能,除了吾昆刀,还有什么能把玉料切的这么顺利?”

安文君摇了下头,她的眼神变的更复杂了。

她几乎可以想象到,有了吾昆刀帮助的李阳,在玉雕界肯定能闯出自己的名号来,李阳的名气越大,他们邀请李阳的希望也就越小。

“真是吾昆刀吗?”

“陆子冈的吾昆刀,不是早就失传了?”

“你们注意到没,李阳的刻法很不一般,我从没见过!”

很多玉雕大师,以及对玉雕懂的人也都开始议论了起来,那位苏州玉雕大师的大喊声,可给了他们不少的震撼。

吾昆刀的传说,早就深入到每一个玉雕人的心里,哪怕不是苏州玉雕出身,也都知道这件神兵利器的厉害。

当初的陆子冈,就是靠着这把神兵,最终成为了一代宗师,这把刀,对任何一个玉雕师来说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