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9章 市场近况

比赛继续进行,齐老点评完直接晋级的十件作品,那十五件待晋级的作品也一次性的推了出来,由另外两位评委进行简单的点评,随后由观众进行选择。

十五件,观众会选出五件直接晋级。

这一次揭阳本地的玉雕大师的确占了便宜,由观众评选出的五件作品,有两件都属于他们,让其他的参赛大师们很是无奈。

这就是地利的优势,他们只能期盼着,以后的大师赛也到他们那里举行,占据了地利的他们就可以利用观众选举,多增加几个进入决赛的名额。

中午十二点十分,第二天的比赛完全结束,所有的人开始退场,这一天也确定了第三天,也就是最后一天比赛的人选。

从一开始的一百零六人,到最后的十五人进入决赛,可以说淘汰率非常的高,这场大师赛,也真正的做到了其精益求精的宗旨。

晋级的十五人,此时每个人都不轻松,这届大师赛的水准超越了历年来所有的玉雕活动,想在这样的大师赛中取得成绩,可以说非常的不容易。

也可以说,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最后一天的比赛结果会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最终夺冠的人会是谁。

那些被淘汰的,这会也没有气馁。

他们已经看了出来,这届大师赛注定会被扬名,会成为以后玉雕类活动的一次经典。

一次出现了四位顶尖大师,和一位根本摸不清水准的天才,这样的活动早未来也很难出现,即使有,其影响力也不能超越这一次。

没有哪次比赛,能一次再冒出四位新的顶尖大师来。

这样的一场比赛,对很多人来说,只要能参加就已经很不错,高质量的比赛,能参赛本身就是一种荣誉,所以被淘汰的那些人这会有很多都放松了心态,他们不用参加比赛,但可以放松下来,好好的欣赏明天的决赛。

“陈老,恭喜啊!”

离开的时候,几个评委都纷纷来向陈无极祝贺,这一次玉雕大师赛,揭阳是目前最大的赢家。

十五名参加最后决赛的大师,有四人都来自揭阳,除了直接晋级的李阳和罗瑞华之外,另外两名就是靠观众评选,幸运入围的。

四个人,占据了总数的四分之一还多,是所有地区中人数最多的一个。

“哈哈,你们也不差,明天让他们拿出所有的力气来,争取那个好名次!”

陈无极大笑了一声,揭阳作为东道主,这次没有丢东道主的脸,四个名额,不管是怎么产生,已经给了揭阳人民一个交代。

陈无极这位宗师,揭阳的精神领袖,脸面上也增添不少的光彩。

洪老微笑点了点头,他是对陈无极进行了祝贺,但心里并没有什么嫉妒,这次苏州的表现也不差,捍卫了老牌玉雕城市的尊严。

除了揭阳之外,剩下晋级人数最多的是苏州,苏州有黄浩,周晔和另一位靠着观众评选晋级的玉雕大师,一共三人。

这个数字,也能显现出揭阳和苏州两地的玉雕水平,晋级了十五人,两个地方就占了差不多一半,能有这个结果,平时他们的双城大师赛功不可没。

这也让其他地方很多的玉雕大师和玉石协会的人生出了一些别的想法。

这种大规模的全国性玉雕大师赛,想每年举办一次并不容易,有可能两年,或者三年四年才能有一次,不过他们各个相近的地区,每年举办一次小型大师赛却没有什么问题。

举办那些小型大师赛,既能增加两地的交流,还能促进共同的进步,相信多举办几次,可以让两地的玉雕水平共同进步。

如果人数不够,他们也可以三地,四地共同举行,总之只要有利,他们就可以去做。

比赛结束了,记者们急着回去编写稿子,观众们则议论着离场,三五成群的走在一起,还推测明天的决赛获胜者会是谁。

决赛是这次大师赛最精彩的部分,决赛有一整天的时间,在这一天内是无限制发挥,每个人自备原料,用自己最擅长的方法,做出一件真正的佳作出来。

这样自由发挥做出的东西,最具有观赏性。

无论是否懂的玉雕,很多人都对明天的比赛有了期盼,这也归功于前面比赛的精彩,哪怕不懂玉雕的人,也都看的津津有味。

………………

“李哥,电话!”

李阳刚上了自己的车,赵奎就把手机递了过来,比赛的时候,李阳的手机和其他东西都在赵奎他们的手里。

“安文君!”

拿起电话,李阳先看了下好吗,脸上还露出了点惊讶。

他和安文君已经好几个月没见面,李阳也知道安文君曾经到北京找过自己,不过那时候他为了博物馆的事整天忙的不可分身,根本没有见过。

想了下,李阳又自己摇头笑了笑,随即接通了电话。

他现在在揭阳,揭阳距离广州不算远,再说玉雕大师赛连平洲玉器报都有报道,安氏肯定听说过,安文君给自己打电话也就不值得奇怪了。

“安部长,你好!”

“恭喜李顾问,两天都是第一名!”

安文君清脆的笑声从电话另一边传了过来,李阳稍稍一愣,还没说话,安文君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李顾问,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能不能请你吃顿饭?”

“请我吃饭,你现在在揭阳?”

李阳马上反应了过来,安文君肯定就在这里,不然不会那么早知道他今天的成绩,那些珠宝玉器类的报纸,还没这么快把今天的新闻播出来。

“没错,李顾问赏个光吧!”安文君轻轻笑道。

李阳立刻笑了起来:“安部长太客气了,要请也是我请,揭阳我算是半个地主,安部长,你现在在哪呢?”

安文君没和李阳争执谁请客的问题,马上把自己所在的位置说了出来,其实她和李阳的距离并不远,李阳在停车场,她正站在体育场大门口。

对她来说,见到李阳才是最大的目的。

最近一年,特别是近半年来,玉器市场的竞争是越来越火爆,在原料采购上,现在也比以前困难的多。

缅甸的矿脉,现在是越来越紧张,去年的大公盘甩卖了不少缅甸五大家族不少的存货,现在桑顿家族因为手上有超大型矿脉日子好过了一些。

库巴将军他们虽说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可日子却是越来越不好,安文君听说他们又把翡翠王请过去赌矿,也不知道是不是翡翠王年纪大了,或者退隐的时间有些,他老人家赌矿的效果并不好。

虽说没怎么赔,但赚的也有限,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们几大家族。

这样一来,手上有超大型矿脉的桑顿家族的话语权就越来越重,特别是近几个月,国内各地的玉器采购商,几乎都是和桑顿家族联系,直接购买他们的原石。

安氏珠宝亦是同样。

安氏和桑顿家族的关系还算不错,采购上一直都给予了照顾,不过僧多肉少,桑顿家族就是想照顾也照顾不了太多,而且他们也不是无限制供货,除了往外卖的之外,他们自己也在存货。

所以这半年来,安氏也面临着原料越来越少的窘况,急需更多的原料来源。

有更多的原料才能挣更多的钱,现在没有足够的原料,安氏也只能看着眼睁睁的看着将要到手的钞票离手,那些高层们,终于明白了李阳的重要性。

可惜明白的有些晚,这个时候想要在拉拢李阳,要比以前难的多。

安文君明白这些,但她从没有放弃过,只要有机会她都要努力,这才是她比赛后立即联系李阳的原因。

体育馆大门和停车场不远,没几分钟,李阳就看到了站在路边等待着的安文君和张鹰两人。

“安部长,张经理!”

李阳摇下车窗,对着两人挥了挥手,脸上还带着灿烂的笑容。

他没想到张鹰也会在这,看到张鹰他又想起了当年在安氏珠宝工作的日子,那时候李阳可是无比看重安氏珠宝这份工作。

那时候的他,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安文君,张鹰上车,赵奎直接开着车子离开了,体育场门口有不少的学生,让他们看到李阳的话,恐怕想走都走不掉了。

这些学生粉丝的疯狂,李阳在澳门的时候就体验过。

“安部长,你们什么时候到的揭阳?”

李阳笑着问了一句,他现在这辆车是玉器厂的商务车,坐他们几个完全没问题。

“今天才到,李顾问,你到广东来也不说一声,是不是该罚?”

安文君笑着说道,张鹰也急忙帮衬:“就是,李顾问到了广东,也不打声招呼,还是我们从报纸上知道你来的消息!”

“不好意思,我这次来的急,只是来参加比赛,我认罚,一会我会自罚三杯!”

李阳连连摆手,张鹰又笑着说了几句,他对李阳的酒量可是十分的清楚。

赵奎开着车,没一会就到了揭阳大酒店,在车上李阳和陈无极先联系了下,告诉陈老自己和朋友在一起,中午不回去吃饭了,同时又给马俊涛打了个电话,请他帮忙订个房间。

如今马俊涛和沈正德关系非常的好,李阳他们的辉煌玉器厂在揭阳能办的这么火,沈正德帮了不少的忙,有什么业务,马俊涛也是首选沈正德的产业,揭阳大酒店就是他们的定点酒店,订个房间非常的简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