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2章 恶有恶报

别说是他们,就是那位吴兴正吴厅长此时心中也是有着同样的想法。

怎么可能?

省高官和高官竟然为一个年轻人亲自来到了揭阳,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能同时惊动两位封建大吏。

苦,心里很苦,下一刻吴兴正竟然有了这么一种感觉。

他的脑袋不在是浑浑噩噩,可他宁愿浑噩下去,眼前的现世实在让他太难以接受了。

若不是亲眼所见,这样的事就算是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吴兴正根本没有上去说话,省高官和高官不叫他,他就没这个资格。

倒是吴阳好像想到了什么,身子慢慢的往后撤。

他怕了,真的怕了,王云就在李阳的身边,只要王云说点什么,他就全完了,就算他老子是正厅长,这次也保不住他。

吴阳只是个纨绔,并不是傻子,眼前对他是什么情况他可是非常的清楚。

唯一的希望,就是王云放他一马,饶过他这次,压根不提之前的事。

可是这种可能会有吗?

吴阳心里是非常的希望有,但他很明白这根本不可能,他先是把人家的同学逼的一死一疯,然后还对着人家动手动脚,差点没有直接在厕所里直接办了事,之后还威胁人家要玩过之后卖掉,这种情况下可能会放过他吗?

换成任何人恐怕都不会。

这一会,他只想着跑,想着跑出国,出了国就没事了,他在国外还有一帮子损友等着他,只要能出去,家人就会给他钱,到时候在国外一样是花天酒地。

这就是他现在的想法。

后退了几步,他就低着头往里面走去,他知道公安局内有个值班室可以通向外面一个办事处,他也明白现在不能从公安局大门出去。

“小子,想去哪?”

一个身影突然挡在了吴阳的前面,别人没注意,可有人一直盯着他,一见他动,立刻拦着住了他。

“我,我上厕所!”

吴阳显得无比慌张,他认出了这个拦着自己的人,这是刚才那个混蛋身边的人,之前就是他们挟持了自己。

直到现在,他还认为李阳是混蛋,是坏了他事的人。

“先憋着吧,你犯的事我们都知道,一会就有人收拾你!”

海东嘿嘿一笑,王云讲那些事的时候他可就在旁边,当时海东就恨不得把这小子拉出来先给阉了,这会自然不会放过他。

听了海东的话,吴阳的脸色瞬间变为惨白。

他最怕的就是这个,海东的话就像重锤一样击在他的心上,他的心脏狠狠的一颤。

恐惧,害怕,他不想坐牢,更不愿意坐牢。

看着海东,他的眼睛慢慢变的有些发红,突然向里面冲去,他想直接撞倒海东,然后方便自己跑。

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可惜他严重低估了海东。

“砰!”的一声,海东没事,吴阳却倒飞了出去,刚才被撞的时候,海东顺便抽了下腿,一下子把这家伙踢飞了。

这一脚不算重,毕竟省高官还在旁边,不过吴阳可想跑却没那么容易了。

“放开我,我是警察,你想干嘛!”

吴阳大声的吼叫着,只是声音有些怪,听起来更像是恐惧,甚至声音中还带着一点祈求。

吴阳的母亲,那个女人这会才注意到自己的儿子,急忙走了过去。

“干什么,你想干嘛?”

做为母亲,疼爱孩子是对的,可这位母亲明显有些过了头,海东冷冷的看着她抱着自己的儿子,没有一点的同情。

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母亲,才会有了无法无天的儿子,说起来,那些女孩所遭受的上海,这位母亲同样有责任,有罪在身。

只是这种罪,现在的法律无法惩罚罢了。

“这是怎么回事?”

柳国生眉头皱了皱,省高官的架子还是很大,这一皱眉,把黄天杰和胡昕都吓了一跳。

犹豫了下,黄天杰立刻把刚才的事简单的说了下。

他没有保吴阳,该说什么就说了什么,现在可不是保人的时候,一个不好还能把自己牵连进来,本来黄天杰还在头疼这个案子怎么处理,毕竟牵扯到吴兴正这个公安厅副厅长。

厅长半年内就退了,据可靠消息,吴兴正九成的希望扶正,黄天杰之前并不想因为一个小女孩的哭诉就得罪这样一个人。

再说他们身后还有自己的老领导。

只是现在的局面已经不在他的控制之内,死道友不死贫道,他只能先把这事推出来,不然等李阳主动说出来,他的责任更大。

“胡闹!”

柳国生狠狠的瞪了眼黄天杰,和高官一起向院子里走去,这件事不管怎么样,门口都不是处理这样事情的地方。

会议室又被打开了,公安局室内就属这个地方最宽敞,也最合适让领导说话。

这次进来的人比刚才多一些,那个常局长也跟着进来了,另外还有他的外甥,吴阳是被压着进来的,进来之后腿还有些发抖。

“柳伯伯,我给您听个东西,您就知道今天怎么回事!”

刚坐稳,李阳眼珠子微微一转,笑呵呵的拿出手机,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他就坐在柳国生和许安德的身边,倒是方便。

手机打开,录音放了出来。

“混蛋,敢打我,老子今天整死你……”

吴阳的声音从手机传了出来,吴阳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这会再也坚持不住了。

手机继续播放着,很快常局长也瘫倒在了地上。

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听到的时候他甚至在怀疑,这是不是自己说的话,自己平时说话,有这么嚣张吗?

这些话,根本不像一个公安局长所说。

柳国生抬头看了眼黄天杰,黄天杰这会脑门子都是汗,急忙站在那说了几句,他还算聪明,这会没推卸责任,自己先认了错,下属犯错,领导肯定有责任。

录音很快放到了第二段,这是王云哭诉的那段。

这段录音黄天杰听过了一次,之前只是想着如何处理好吴厅长和李阳之间的关系,这会听着却是那么的刺耳和难受,恨不得立刻把吴阳抓起来枪毙。

胡昕的脸色也不好看,这事发生在揭阳,她同样有责任。

录音终于放完了,常局长和吴阳都瘫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常局长的脸上满是呆滞,嘴里还不断的说着‘完了’两个字。

一旁跟进来的吴兴正,这会也是双腿打颤,差点坐不稳。

“荒唐啊!”

柳国生突然怒叫了一声,李阳急忙上前,他是第一次见柳国生,但已经知道这位和自己岳父的关系很好,是自家的长辈。

“柳伯伯,这就是受害人王云,我今天这事其实只是小事,不过若不是我在场,王云今天肯定会有一个很悲惨的结局!”

李阳小声的说着,他说的是实话。

换成别的人,恐怕自己也得栽进去,从他们进到公安局之后这些遭遇就能看出来。

王云倒也机灵,李阳的话音刚落,她就跪在地上哭了起来,请求柳国生他们为自己做主,为自己死去和疯了的同学讨回公道。

把王云拉起来,柳国生已是满脸愤怒,一旁的许安德脸色也是极不好看。

李阳的心里则暗暗的松了口气,王云的事,之前说出来见黄天杰没有表态他就感觉到了不对,现在省高官,高官都出面了,王云肯定不会有事,那个叫吴阳的,也必将遭受法律的惩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这也算是无心插柳做了一件好事。

而李阳之前的目的,现在可以说完全实现,甚至超额达到了,今天的事老百姓不会知道,但那些当官的都会非常清楚,省高官和高官同时出现,那可是超级大地震,以后他的玉器厂,别说在揭阳,在广东任何一个地方开起来都不会有问题。

柳国生和许安德安慰了李阳几句,很快便离开了。

他们连市委都没去,又直接返回了省城。

至于王云所说的事,柳国生亲自下令由省公安厅,省纪委联合调查,查出真相后,所有牵扯的人员一律从严处置。

这是一次丑闻,一次让两位大佬都无比难看的丑闻。

这个丑闻还是李阳先发现的,可以想象这样的事肯定捂不住,会传到别人的耳朵里,这更让两位大佬愤怒。

两位大佬都生气的事,办案人员自然不敢松懈,几天之后,案子便明朗了。

其实案子并不复杂,吴阳把他做过的一些坏事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出来,公安厅的人又从他的淫窝内搜到了大量的证据。

不得不说,这个吴阳很变态,居然把自己的恶性录下来,闲着无聊的时候给自己助兴,或者吓一些刚被带进淫窝的小姑娘。

这些,全都成了铁证。

吴兴正,常局长那边也不麻烦,吴阳之所以被人告却没事,都是他们的功劳,两人同一天被双规,随后全被双开,连带着一批贪官下马,揭阳也算来了次政治上的大地震。

吴兴正因为贪污,受贿,妨碍司法公正等罪被判了二十年,常局长更惨,多了一个强奸罪,,加上揭,他和外甥吴阳一起做过很荒唐的事,最终获得了个无期。

至于吴阳,最后的结局是死刑,他犯的事太多,一个死刑都算是便宜他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公安局出来之后,李阳先让沈正德帮忙把王云安置好,这才和陈无极一起回家,等回到家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