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 第一时间去祝贺

比赛场中,黄浩首先回过头来,羡慕的看了眼李阳。

他的位置和李阳不是太远,看到李阳手上的黑白无常的时候,眼中又有了些炙热,这块料子若是在他的手上,他会有绝对的把握和衡凯还有齐海洋他们一争高下。

一想到这里,黄浩又低头看了眼手上的那块血美人。

玻璃种血美人也不差,同样是顶级翡翠原料,可这次大家带来的几乎都是这样的料子,在原料上差距就不大了。

从原料上来说,也只有李阳的黑白无常,比大家的原料好那么一点,不过好的也有限,毕竟都是顶级材料。

看了一眼之后,黄浩很快又平定了自己的心情,他把耳塞带上,慢慢的闭上眼睛,好让自己的精气神都处于一个最佳的状态。

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黄浩也不去多想,从这点来看他的心态还很不错。

慢慢的,黄浩的心里再也没有其他的杂音,等心境灵台一片孔明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拿起画笔在面前的料子上细心的画了起来。

这块原料要做什么,他很早之前就已经确定好,心中早就有了最完美的方案,现在则是他把方案彻底实现的时候。

“不错,老洪的稳重,黄浩已经完全继承了!”

评委席那,齐老忍不住赞叹了一声,黄浩是第一个进入状态开始工作的人,这么快能把状态调整好,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对玉雕师来说,工作状态非常重要,无法集中精神是不可能做出好的作品,就是陈无极,在雕刻龙石种料子之前也做了完全的准备。

“这孩子当年就最像我,也没让我失望!”

洪老哈哈一笑,没有一点的谦虚,脸上还带着一丝得意。黄浩本身就是他的骄傲,能教出这样一个徒弟,他非常的满足,身边又都是几十年的老朋友,老对手,自然没必要去谦让。

宋老抬起头,笑呵呵的说道:“小齐也不错!”

洪老马上把目光对准了齐海洋,在黄浩之后,齐海洋也很快进入了工作状态,两人是进入工作状态最快的人,其他很多大师还都在准备着。

“我说你们两个老家伙,这次会是谁赢?”

宋老突然说了句不着边的话,陈无极也转过头来看着他们,这四个争了一辈子的人,自然明白宋老话中的意思。

“这一次,肯定是我赢!”

齐老摸了摸下巴的胡子,很是自信的说了一句,他的自信可是有依据的,齐海洋比黄浩年轻,之前的比赛确实又比黄浩强一些,这给了齐老无限的信心。

洪老嘿嘿的笑了一声:“这可不一定,你这老家伙,输给我的次数还少吗?”说完,洪老还挑衅的看了一眼齐老。

齐老又摸起了胡子:“你不用激我,当年我和你比确实输多赢少,可现在是后辈的天下,不是我们那个时代了,他们谁更厉害,应该看他们才对!”

这一次,则是齐老有了挑衅的神色。

“哈哈,你们两个老家伙不用争这些无聊的东西,仔细的看吧,这种精彩的对决可不常见,咱们那时候都没有!”

陈无极大笑了一声,几位评委都不在说话,开始去注意台下的这些正在参加决赛的玉雕大师们。

说话的这会功夫,十五位玉雕大师,又有三位进入了工作状态,三分之一的玉雕大师已经开始工作了。

不得不说,这些玉雕大师都有着真才实学,在公众场合下,这么快就能进入工作状态可不容易。

况且他们手上的原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玉料,这样的原料即使不在这种公众场合,也要好好的准备好,让自己的状态处于巅峰的时候才会开工。

时间慢慢走过,观众席上的议论声又大了起来。

十几位玉雕大师,先后都慢慢调整好了自己,大部分都开始了工作。严格说起来,这些玉雕大师前期的工作并没什么大的分别,步骤都差不多,慢慢的,很多人也都没了兴趣,都和身边的人交谈了起来。

真正的精彩,应该在下午。

“安部长,昨天真不好意思,我喝多了!”

前排两个座位上,张鹰低着头,小声的对安文君说着,昨天他的确喝的不少,直到凌晨才醒来,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酒店了。

安文君看了他一眼,本想说两句批评的话,可一想起李阳心里又一软,叹了口气,轻声道:“没事,以后注意点就好了!”

对张鹰喝醉酒,安文君其实还是有点意见的,他们的工作平时会接触一些酒场,肯定会喝酒,但喝酒一定要适量,不能逞强。

更不能像张鹰那样喝的当场就倒,这样别说谈工作,做什么事都会被耽误。

不过昨天张鹰是和李阳喝的,两人也是老朋友,老同事,李阳和其他人不一样,安文君希望张鹰能和李阳继续保持着这种关系。

这种关系,对未来的安氏也很重要,所以她的语气才会轻下来。

“您放心,以后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

张鹰急忙点头,他并不知道,昨天因为喝多了酒,还错了一场极其精彩的事情,这件事直到之后他才听说。

安文君的眉头突然又皱动了下,比赛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除了李阳之外,所有的玉雕大师都已经工作着,只有李阳一个人还抱着那块黑白无常,闭着眼睛坐在那里。

一天的时间是很长,可也禁不起浪费,李阳这个样子让安文君的心里隐隐有了些担心。

注意到李阳这一点的,可不止安文君一个人,很多人,包括评委席的人现在也都在看着李阳,谁也不知道李阳到底在干吗。

因为昨天的事情,大家疑惑归疑惑,并没人说什么,李阳就算浪费点时间,也有浪费时间的资格,人家昨天只用了一半多的时间,就做出了比别人更好的玉刀,甚至拿到了第一名。

安文君突然回过头,看了一眼后面小声交谈的两个人,又回头笑了笑。

后面两个人,竟然再拿李阳什么时候开始工作在打赌,一个人说一小时之内,一个人说两个小时之内,两人谁都不服气,现在正在赌一件玉器,好像是其中一人身上带着的玉坠,价值不菲,按他们的说法要十来万。

能随意赌十万的玉器,这几个人应该都有些身价。

想到这里,安文君自己又摇了下头,他们这些人的座位都在最前排,这本身就是会场内最贵,最好的位置,能买到这种位置票的人,自然非富即贵。

这几个人,有可能和他一样也是哪些珠宝公司的人,或者是一些玉器商人,这样的人用一些玉器来打赌,纯属正常。

此时的李阳,可不知道有人在拿他打赌,他还沉浸在特殊能力的立体画面之中。

立体画面里面,手上的翡翠不断的发生着变化,黑白无常中的黑色和白色,竟然诡异般的被分开了。

立体画面中强行被分开的黑白两色,正在不断的排列着,这也是李阳今天打开特殊能力之后的新发现,这个发现让他暂时停止了原有的计划和打算,慢慢的观察着这新的变化。

这个变化给李阳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李阳有种预感,能够真正了解到这种变化,对他会有很大很大的帮助。

而按照原来的计划,李阳是打算把黑白无常雕刻出两个相同的人物,成为真正的黑白无常,为此,李阳还没少拿一些普通的原料进行练习。

若不是这次立体画面下新的变化,李阳也早已动刀,开始了他的工作。

“这小子老不动,他到底在想什么?”

观众席的另一边,有两个人正坐在一起,小声的交谈着。

“我哪知道,他虽然是我妹夫,可我才见他几次面?倒是你,我听说你以前可是一直和他在一起,还一同去过西藏寻宝,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他!”

其中一个抬起头,对着另一人直接反问了一句,样子还好像很不满意。

“嘿嘿,我们去西藏寻宝是有过,我也和这小子在一起的时间不短,我自认对他还算了解,可有时候他的性子我还真摸不透!”

另一人嘿嘿的笑着,说起西藏寻宝的事,脸上还带着点得意。

这两个人就是王德与何杰,王德昨天并没有和省里来的人一起离开,他晚上还去了陈无极那里一趟,算是代替家人安慰下李阳,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一家人。

今天,更是直接到会场来给李阳捧场,顺便看看自己妹夫的比赛,王德对自己这个妹夫,还是很好奇的。

何杰昨天来的晚了一些,他工作的城市本身在广州的另一边,到揭阳的时间自然比不过其他的人,他赶到的时候天都黑了,那个时候李阳已经回到了陈无极那里。

昨天晚上何杰也去了李阳那里,因为第二天李阳还有比赛,何杰只是简单聊了会便离开了,不过知道李阳没事后,他也放了心,索性留下来和王德一起给李阳加油。

若是李阳取得个好成绩,他们还能第一时间去祝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