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 望尘莫及

李阳的动作无比的熟练,仅仅十几秒钟,翡翠又重新出现在了他的手上,刻刀不断的在翡翠的身上点刻着。

有细心的人发现,整个过程,李阳的眼睛就没有睁开过。

不用眼睛去看的玉雕大师,别说那些普通的观众了,就是那些评委和其他玉雕大师也都没有见过。

这可是玉雕,对精细要求非常高的一个工作。

观众席上,坐在最前面的一排人眼睛瞪的更大,这些都是之前被淘汰的玉雕大师,他们虽然被淘汰,但水平并不差,只是没比过台上的那些人罢了。

这些人,并没有特意去在意李阳的眼睛什么样子,他们现在的注意力全在李阳的手上,确切说,是他手中的吾昆刀上,这证明这里比李阳的工作状态更吸引他们的注意。

李阳手握吾昆刀,使用的自然是刀刻法。

刀刻法,在玉雕师中使用的并不多,特别是翡翠方面,翡翠的硬度很高,一般的刀根本无法在翡翠上面进行雕刻,只有特殊制作的刀具才可以。

即使有非常锋利的刀具,没有腕力也做不到这点,这也是刀刻法如今十分稀少的原因之一,就算是陈无极,也是前面使用些机器辅助,最后才用自己的刻刀让玉器成型。

也只有李阳,上来就使用刻刀,很不符合常规的举动。

直接使用刻刀也就算了,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别人只感觉李阳的动作看起来很舒服,只有他们才能明白其中真正让人震撼的地方。

最让他们心惊的,就是李阳那一刀刀点下去的结果。

这很像是传说中的点刻法,所有的玉雕大师对这个名词并不陌生,甚至一些玉雕师还用着一些机器在玉器上进行点刻,宣称他们使用的就是点刻法。

不过真正的玉雕大师们都明白,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说法,点刻法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陆子冈就曾经使用过,可惜陆子冈之后,就再也没有过,成为了往人惋惜的失传绝学。

“胡大师,您是苏州人,您怎么看?”

一个六十来岁,有着花白胡子的玉雕大师转头向隔壁一个人问了句,周围几个人也都转过头,看着那个被问的胡大师。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胡大师稍稍一愣,随即面露苦涩,他是苏州玉雕世家出身,祖上曾经是陆子冈的传人,一直以来,他也以陆子冈正宗传人而自居。

陆子冈的点刻法,他自然非常的明白,他也明白刚才那人问的是什么,别人就是想从他这里知道,李阳用的,到底是不是传说中,除了陆子冈没有别人会的点刻法。

可惜的是,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了,点刻法他和其他人一样,从没有见过。

“王大师,您看呢?”

之前问话的人并没有死心,又问向了另外一个玉雕大师,这位玉雕大师来自云南,和陆子冈没什么具体关系,不过他所使用的也是刀刻法。

同是刀刻法传承,应该会了解点什么。

王大师回过头,在身边众多同行的身上看了一眼,慢慢的摇了下头:“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

他的话,让很多人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是不是点刻法很重要,这可是陆子冈成为宗师的一个重要因素,正因为陆子冈自创了神奇的点刻法,才做出了那几件宗师之作,成就了宗师之名。

这也意味着,有了点刻法,成为宗师的可能性很大。

宗师啊,哪怕是他们这些玉雕大师也需要仰望,这次的大师赛若不是搬出陈无极的名义来进行号召,绝对不可能来这么多的大师。

没有陈无极,有可能一半的人都不会来,这就是宗师的影响力。

王大师又看了眼大屏幕,突然说道:“不过我知道,李大师所用的刻法,绝对不普通,他每一刀点下去的作用各不一样,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王大师说完,又静静的看着大屏幕,同时使用刀刻法的他,此时最为震撼。

李阳那每一次出刀,看似简单的点一下,其中竟然蕴含着很多复杂的东西,这些若不是他仔细的去看,加上浸淫刀刻法多年,恐怕也看不出来。

“不简单!”

几个人异口同声说了句,每个人脸上都带着震惊,别人说这种话他们或许不相信,一辈子都使用刀刻法的王大师这么说,由不得他们不多想。

“王大师,您认为李大师的刀法和您相比,如何?”

一个玉雕大师很小心的问了一句,这个问题有点尖锐,毕竟他们都是被淘汰的人,王大师若说自己的刀法比李阳要强,岂不是对自己被淘汰很不服气。

不过这个问题太让他们揪心,明知道不好,也要去问一下。

王大师慢慢的摇了下头,脸上突然现出一丝落寞,淡淡的道:“我和李大师相比,望尘莫及!”

望尘莫及?

周围的人更加的更加的震惊了,这个评价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可以说非常非常的高了,王大师虽然被淘汰,但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玉雕大师,比起台上的那些人来说也只是差那么一点。

如果用学习成绩来对比的话,李阳他们是科科95分上以上的尖子生,那王大师他们就是每次成绩都在90分纸上的优等生,这个差距,并不明显。

可此时王大师却说,他和李阳相比望尘莫及,这岂不是说,李阳高他太多太多?

这个差距,甚至让王大师生出了终身无法相比的念头,这一点,只看王大师此时的表情就能猜到。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另一位玉雕大师突然问了一句,他这话没有特意的去询问哪一个人,更像是自言自语。

“不知道,真不知道!”

每个玉雕大师,听到这个问题之后心里突然都有这个一个回答,不知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李阳让所有的人看不透,更不知道他是如何取得今天这种成就的。

和其他玉雕大师相比,李阳就像一个传奇,更是一个谜。

时间慢慢走过,玉雕大师们都不在说话了,他们的眼睛只盯着一个地方,那就是李阳。

别的大师玉雕工作也同样值得他们学习和借鉴,可相比完全带给了他们一个陌生领域的李阳来说就不够了。赛后,很多参加决赛的玉雕大师甚至后悔,没能亲眼看到李阳做这件作品,最终只能去看录像。

下午两点,很多玉雕大师的作品渐渐的显出了形状,虽然还没成型,但已经带出一股不同。

这些玉雕大师们名不虚传,只是雏形,就已经带出了属于自己的意境。

十五个玉雕大师,最让人看不懂的还是李阳。

李阳手上的翡翠比之前小了一些,中间被李阳挖出了一个小坑,不过大体形象并没有改变,现在还是原来的样子。

他的这块翡翠,别人根本不知道要雕刻成什么。

“陈老?”

评委席那,洪老又转头看了眼陈无极,他们和那些被淘汰的玉雕大师同样,看出了李阳之前刀法的神奇,但对李阳同样看不透。

每个人都有好奇心,他们这些老前辈们也不例外,洪老终于忍不住向陈无极问了问。

陈无极回过头,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比赛结束还有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后一切自然揭晓!”

陈无极的回答,和不回答差不多,谁都知道比赛之后肯定会有结果。

他们想问的就是李阳到底在做什么,他所做的对比赛结果有什么影响,陈无极对这个问题避而不答,很让他们失望。

他们哪里知道,此时就是陈无极也不知道李阳在做什么。

李阳所做的一切,也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这些东西根本不是他教给李阳的,也就无法回答洪老的问题。

比赛场内,李阳嘴角越扬越高,笑意越来越浓,这是自然而然有的反应。

这件作品,正在向他所想象的方面发展。

李阳虽然闭着眼睛,处在天人合一的状态之下,但没有人比他更为清楚此时翡翠的情况,立体画面之下,比肉眼要看的清楚的多,也细致的多。

整块翡翠,外表的变化虽然不大,但内部却被李阳改变了很多。

这些改变,还都没有脱出李阳的控制,只要能继续这样下去,等这件作品成型之后,绝对是震惊众人的一件作品。

时间继续走过,越临近比赛结束的时间,观众席上的议论声也就越大。

很多玉雕大师的作品都处于收尾的阶段了,很多人看着这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从自己的眼前诞生,都有一种满足感。

一些玉雕师,或者对玉雕很精通的人,还都在不断的谈论着自己的看法,点评这些玉雕大师们的作品。

这些谈论,基本都是赞美,这些玉雕大师们做的确实很好,让他们根本挑不出毛病来。

所有的大师中,被谈论最多的却是李阳,李阳的翡翠也成型了,不过却是一种四方形,李阳的这块翡翠更像是一块半透雕,翡翠的几个面上被李阳雕刻出了很多的图案。

大屏幕上,正显示着这些图案,可惜的是,能看懂这些图案的人并不多。

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距离这场比赛的结束,也只剩下了最后半个小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