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 缅甸长辈

李阳他们乘坐的车子,直接驶进了陈无极的别墅。

在车子的后面,还跟着几辆其他的车,这些车全被别墅区的保安给拦了下来,好几个人都不甘心的下了车,拿着相机猛拍李阳他们车的背影。

这些都是从体育馆跟过来,希望能得到一些新闻的记者。

宗师,就算是那些大报纸也不会漠视这样的新闻,而这次的玉雕大师赛其他媒体重视的不多,来的都是珠宝行业的记者,这些记者都想着趁现在最好的机会拿一次李阳的专访,可惜这些记者的愿望都没有实现。

陈无极的侄子陈磊开的车,停车的时候,还无比羡慕的看了李阳一眼。

以前的他,从不相信这个世界有天才存在,此时此刻,他对这点却深信不疑。

什么是天才,李阳这样的人就是天才,曾经的李阳,还在他的教导下学习太极功的初级功法,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竟然达到了一个他都要仰望,甚至都仰望不到的地步。

太极奥义,李阳竟然领悟了太极奥义,修炼太极几十年的他,对这四个字的意义可是无比的清楚。

“李阳,和我一起去书房!”

陈无极拉着李阳,笑呵呵的说着,他的声音中还带着点兴奋。

李阳刚要把手上的奖杯交给跟来的赵奎,陈无极则摆了摆手:“奖杯拿着,带上去!”

李阳点了下头,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这奖杯本身又不重,带着也无所谓。

陈无极的书房不大,和老爷子的不太一样,这里更像是真正看书的地方,两边的书架摆满了各类输,书柜上还有着标签。

书房门一旁,是两个沙发,陈无极带着李阳进来后,直接到沙发那坐了下来。

在这里照顾陈无极的陈磊,则出去泡茶,没一会便端来了两杯冷下来一点的凉茶。

“没想到,这奖杯又回来了!”

陈无极指着奖杯,笑呵呵的说了一句,这座奖杯可是他亲手所作。

这座奖杯重新回到他们的手上,陈无极估计是最开心的一个人,当初他是对李阳抱有很大的期望,但也只是期望而已。

当初的陈无极明白,李阳想获得冠军并不容易,这届大师赛的竞争之激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最终的结果却出乎了他的意料,李阳不仅带回了这座奖杯,还是十分完美的将它带回,连陈无极之前也从没想过,李阳会在这届大师赛上突破成为宗师。

宗师啊,师徒两宗师,只要想起这几个字陈无极的心里就不免有些激动。

“李阳,你现在也是宗师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陈无极笑呵呵的端起茶杯,他现在对李阳的语气和之前也有不同,李阳成为了宗师,让他的态度不自然间也有所改变。

或许,在陈无极的内心中,并没有认可自己这位宗师,毕竟他成为宗师充满了诡异,至今还没有想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李阳微微一愣,随即轻轻摇了下头:“我暂时还没有什么好的打算,这两年我想先把博物馆开起来!”

李阳是真的没什么打算,这次的突破对他来说也是次意外。

不过突破就是突破了,领悟了点刻法的李阳,在玉雕的成就上已经超过了陈无极,真正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最重要的一点,李阳明白自己所有的一切,他不像陈无极那样,在没有自己黑线的帮助下不可能再做出任何的宗师之作。只要给李阳机会,能让他进入更好状态的时候,李阳还能做出另外一件宗师之作来。

严格来说,李阳才是真正的宗师,陈无极只能算是公认的宗师,真正实力并没有达到。

当然,这一切,李阳绝对不会向外去说。

陈无极轻咳了一声,慢慢的说道:“你现在已经是玉雕宗师了,宗师的影响力,你应该很清楚!”

“您的意思是,让我多在玉雕行业发展?”

李阳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看着陈无极,陈无极则慢慢的点了下头。

这的确是陈无极的想法,李阳之前只是大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突破成为宗师,那时候的陈无极对李阳是放任发展的。

可现在不一样,李阳已经成为了玉雕宗师,他在玉雕行业会走的更远,更好。

有着宗师的影响力,即使在未来,任何人说起李阳来,首先都会说起他玉雕方面的成就,就好像达芬奇,各方面都是大师,但大家记住的只是他的绘画。

达芬奇,就是由画先入的宗师。

“师傅……”

李阳苦笑一声,刚想说话,脸色突然一变,抬头直直的向西方看去。

陈无极也被李阳的样子所惊住,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就在刚才,李阳体内的黑线猛然颤动了起来,李阳感觉到,在西面很远的地方,有着一块和自己有联系的东西突然动了起来,并且直直的向自己飞来。

这股联系已经存在了很久,李阳早就知道,这是他莫名留在卓老体内的那股黑线。

这股黑线,一直承托着卓老的心跳,正因为这股黑线的存在,才让卓老当初化险为夷,在医生都宣布无救的情况下,又重新活了回来。

“李阳,你怎么了?”

陈无极看着李阳,有些担心的问了一句,李阳的脸色很是难看,突然站起来,和陈无极简单的道声歉,直直的向外跑去。

他直接跑在了别墅的楼顶,抬头望着天,他感觉到,那股远方的黑线,正破空快速向他飞来。

而这股黑线之前一直承托的心跳,这会则完全没有了动静,彻底的沉寂了下来。

心跳没了,李阳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陈无极也跟了上来,站在李阳的旁边,有些担心的看着他,李阳的脸上带出点痛苦的神色,他明白,卓老的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

只有这样,才会让他留下的这股黑线自动返回,只有这样,才让他再也感觉不到了卓老的心跳。

遥远的北京,正躺在床上看着一份份文件的王佳佳心里也突然一动。

她轻轻的抬起头,慢慢的抚摸着手腕上的黑龙手镯,手镯内的小黑龙游动的更快了,慢慢漂浮出现在外面。

这一次的黑龙,表现的和平时很不一样,似乎有些急躁,而且它的样子,好像急着想要离开一般。

这个变化,让王佳佳很是莫名其妙。

天空,一道肉眼看不到的小黑线急速飞驰着,它的飞行速度超过了目前世界上任何的飞行器,仅仅几分钟的时间,就从缅甸飞到了揭阳,直直的飞入了李阳的身体。

这一切,都没人看到。

黑线回归,一切又恢复了正常,王佳佳的手镯也不在躁动,重新恢复了原状。

“师傅,我想去趟缅甸!”

李阳突然回过头,静静的看着陈无极,黑线回来之后,他从这股黑线上感受到,卓老的生机确实已经完全泯灭。

卓老对李阳的帮助很大,虽说不是师徒,但却有师徒之实,如今卓老仙去,无论如何,李阳都要出面。

“缅甸,那边出什么事了吗?”

陈无极眉头微蹙,李阳突然跑到楼顶,然后又告诉他想去缅甸,这让陈无极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有很重要的事情,我感觉到,有一位很重要的长辈离开了!”

李阳点了下头,慢慢的解释着。

这点解释他倒没有担心,如果真有人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往那神奇的第六感上来推就行。

早在澳门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他的第六感无比的强大,到时候如何知道的这点,直接推到第六感上就行。

“缅甸的长辈?”

陈无极的眉头皱的更狠了,李阳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李阳拿出电话,看了眼号码,脸上又带出了点痛苦。

电话是桑达拉打来的。

这个时候桑达拉给他打电话,要告诉他什么事他已经很清楚。

“我知道了,我很快就会到!”

电话通话时间很短,李阳的表情也异常的平静,他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一切。

“到底怎么回事?”

陈无极再次问了一句,他现在还是不明白,不是他笨,是这事实在让人想不到,陈无极压根就没往卓老的身上去响。

“叔,刚才昆明的马老先生打电话来了!”

陈磊突然来到了楼顶,看到陈无极和李阳之后,立刻走过来说了一句。

“老马?”

陈无极微微一愣,下意识的看了眼李阳,这才回问了一句,陈磊口中的马老先生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翡翠王。

“是,他说,十分钟之前,卓自在走了,您要不要去一趟!”

陈磊轻轻的点着头,不是翡翠王打来的电话,他也不会这么急着通知陈无极,翡翠王电话里的声音可是非常的阴沉。

“卓老!”

陈无极惊骇的回过头,愣愣的看着李阳。

他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卓自在就是卓老的名字,陈无极是玉雕大师,卓老是赌石大师,以前打过一些交道。

况且,卓老失明后重新站起来,是值得所有人敬仰的一位大师,陈无极和他的关系虽是一般,但对这个人却非常的敬重。

他也知道,卓老就在缅甸,此时他终于明白李阳刚才所说的一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