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2章 我答应了

查梭听的懂汉语,见李阳挂了电话后,又愣在那发傻。

他还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李阳,桑达拉是谁他当然很清楚,桑达拉和他一样都属于缅甸本地的太子党,但桑达拉的地位明显比他要高的多。

人家可是一大家族早已明确的继承人,还是目前五大家族中最强大的家族,即使他的舅舅,对这样的人也从没有过轻视。

现在面前这人,电话里面对桑达拉如此的不客气,说让他来就让他来,最重要的是,他还说让自己的舅舅亲自赶到这里来,他以为他是谁啊。

能有这种资格的,恐怕得是缅甸军政府最高将军,绝对不是眼前这个中国人。

“啪啪啪!”

他还没反应过来,脸上突然一阵剧痛,脑袋也开始发晕。

赵奎一把抓住他,左右开弓,下手极重,既然李阳说了要打掉这个人满嘴的牙,那就不能给他剩一颗,五十下掌嘴,以赵奎的力度打下一嘴牙来绝对不是问题。

赵奎掌嘴的声音很响,周围还有不少的行人路过,很多人还都停下来看热闹。

有些人看到挨打的人是查梭之后,又缩了缩脑袋离开了,这都是胆子比较小一点的人,知道眼前这种场合不能参合。

五十下很快打完,赵奎松开那个查梭之后,这位小将军整个身子都软倒在了地上,趴在那里不停的吐血。

随着他的呕吐,还突出不少带着血丝的白色东西,不用猜,都知道这是他嘴里的牙了。

他这一嘴的牙,真的被赵奎打了下来。

此时查梭的样子,可以说是惨不忍睹,一张脸肿的老高,像个发酵的大面包,脸上鼻涕泪水混合在一起,活生生一副难民营出来的人。

陈无极一直微笑看着这一切,最后还轻轻点了下头。

他丰富的社会经验,已经明白了李阳的想法。

李阳还是听从了他的劝告,决定让缅甸维持现状,这样无论对谁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

事实上也是如此,李阳是和桑达拉的关系不错,但如果没有了其他几大家族,让桑达拉一家独大的话,谁也不能保证这家伙会不会生出别的野心来。

比如说桑达拉想要冲击军政府,直接掌控整个缅甸。

这种可能不是没有,李阳必须把这种可能扼杀在摇篮之中,以保证自己在缅甸的利益,如今李阳赚钱的生意,哪一个也比不过这里。

不过李阳又不想因为扶植其他家族,而影响到自己和桑达拉的关系。

在缅甸,桑达拉是自己唯一的朋友。

这个查梭主动撞上来,则给了李阳一个机会,一个和其他三大家族交恶的机会,李阳是故意把事情闹大,一点面子都不给胡苏将军留,让他们心中留下根刺。

这样李阳和他们的关系只能是合作。

如此一来,他帮三大家族赌矿,让他们继续有着和桑顿家族相抗争的本钱,又因为彼此之间的关系不好,从而不可能像和桑达拉那样融洽,也不可能完美的去合作,这样一来,就可以让整个桑顿家族放下心。

到时候,李阳帮助的重点只要往桑达拉这边倾斜一些,保证桑达拉的家族在五大家族中占据主导地位就行了。

这才是他借这个机会狠狠的打了查梭一顿的理由,打掉查梭满嘴的牙,就是胡苏将军恐怕都会心疼,这毕竟他的外甥。

李阳做的这一切,早就被陈无极看了出来,这也是陈无极赞许点头的原因,李阳在慢慢的成长,换成之前的他,或许不会这么去处理。

“哗哗哗!”

赵奎刚打完不久,天边就飞来架直升机,桑达拉接到李阳的电话非常的重视,直接调动家族的直升机赶了过来。

至于胡苏将军那边,他已经通知了,什么时候到就不是他的事了,他可是很少听到李阳有这么严肃的时候。

“李阳,怎么回事!”

直升机停在了一边,下了直升机桑达拉就直接朝李阳那里跑去,到地方就急急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遇到个不长眼的人!”

李阳淡淡一笑,桑达拉又看了一眼那两个跟过来的头目,两人急忙上前,小声的解释了起来。

其实两人知道的也不多,还是刚才小声的向海东打听之后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正好讲了出来。

此时他们还很庆幸刚才打听了这件事,若不问清楚,现在回答不了桑达拉的问题,他们回去之后就会接受严重的惩罚。

“查梭!”

听了手下的解释,桑达拉的眼睛也瞪大了,看了眼猪头似的的查梭。

他和查梭不熟,也没有过什么交情,两人可以说不是同一路人,能和桑达拉直接对话的,基本都是各大家族的直系继承人。

查梭外号小将军,可不代表他真是个将军,这种人,在桑达拉的眼里也就是个小角色。

不过他身份特殊,是胡苏将军的亲外甥,打狗还要看主人,李阳把这家伙打的这么狠,还把胡苏将军直接叫到这里来,这可等于在胡苏将军的脸上打了一巴掌。

现在胡苏将军有求于李阳,此事肯定会忍,但等于让双方没有了成为像他们这样关系的机会。

桑达拉很快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嘴角渐渐露出了一丝笑意。

不过他没去想李阳这么做的目的,缅甸现在需要平衡,至少需要五年以上的平衡,他自然不会想那么远,根本不知道,李阳想要的是这里永远的平衡。

桑达拉亲自来了,又让一些人离开了现场。

他们都明白,这是缅甸五大家族内部的事情,不是他们这些小百姓们能够管得了的。

一些吃过查梭的苦头,看到查梭此时样子的人还有些幸灾乐祸,这个贪婪的家伙终于得到了惩罚,看他的样子就十分的解气。

桑达拉小声的陪李阳说着话,那个查梭就躺在地上,没人去管。

打查梭对桑达拉来说只是小事,只要不把人杀了就行,关键的是这次打了查梭的人李阳,这种事相信桑顿听到了都很开心。

他们为了平衡,让库巴他们和李阳接触,其实内心却有着担心,不然桑达拉也不会等人一走就溜进李阳那里。

他们担心的就是其他家族也和李阳打感情牌,建立了和他们同样的关系。

现在这个担心可以减轻许多了,查梭被打的这么狠,要说胡苏将军心里一点想法都没有,那谁都不会相信。

平时的胡苏将军,可就是极为护短的一个人。

不到半个小时,几辆越野车疾驰而来,直接停在了门前。

车上第一个走下来的,是库巴将军,随后胡苏将军也从另外一辆车上走了下来,他们本来就在一起,听说李阳找胡苏,马上一起赶来了。

来的路上,他们已经知道了怎么回事。

两位将军都是家族掌舵人,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大市场门口发生了什么可是很简单的事情,得知自己外甥惹到了李阳,胡苏急的就想立刻赶到地方。

“李先生,很不好意思……”

胡苏第一个走过来,先开口向李阳道歉,他们只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不清楚查梭被打的很惨。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便戛然而止,他已经看到了地上半昏迷状态,十分悲惨的查梭。

库巴也看到了查梭的样子,眉头轻轻跳了下,查梭的样子可以说很惨,就那副猪头的样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消下去。

“胡苏将军,有人冒充您的外甥,想要将我和我师父抓走,我特意请您来确定一下,以免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

李阳微笑看着胡苏,他的话,让陈无极嘴角的笑意变的更浓。

这话说的很不错,首先不承认这个外甥的身份,之后一切就好说了,反正是误会,胡苏到时候也没花讲。

还有一点,李阳直接告诉胡苏,有人要抓自己还有自己的师傅,这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容忍的事情。

深深吸了口气,胡苏转头看向了李阳。

“李先生,家教不严,多有得罪,这小子我回去之后肯定会好好的管教!”

胡苏的回答,让桑达拉的心里也乐开了花。

胡苏首先是咬着牙吞了这口气,自己疼爱的外甥被打了,还要道歉,这可不是往常的胡苏。

可惜现在是非常时期,他们有求于李阳,旁边的库巴还一脸的担忧,生怕这件事影响到他们和李阳之间的事。

他们可都还等着李阳的回话呢,李阳答应不答应他们赌矿,直接关系到他们的未来。

“原来他真是您外甥,胡苏将军,实在不好意思,您看我下手也没个轻重!”李阳装作很惊讶的样子,演戏演的倒很真。

“胡苏,让我说,你家这个小将军确实该得到点教训了,大市场这边向我们投诉的人可不少!”

库巴为了缓和关系,急忙上前说了一句。

胡苏慢慢的点了下头,心里却在滴血,地上那一片红之间的白色是什么他已经看出来了,这次外甥得到的教训可不轻。

“胡苏将军,库巴将军,为了表示歉意,我可以提前告诉二位,你们的事我先答应了,什么时候有时间,一起商议下具体的东西,今天我师父受了惊,就先告辞了!”

李阳微笑着说了一句,说完也不等两人的反应,直接带着身边的人离开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