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 最后的路【全书完】

翡翠天珠对身体有着很大的帮助,但也不能违反自然规律。

生老病死,这是谁也阻挡不了的自然规律,八年后,李阳送走了自己的第一个亲人。

老爷子走的很安详,他最后是躺在李阳的怀里离开的,最后的时刻,他还在不断说着李阳的一些事,从他们认识,对李阳的欣赏开始,一直到最后李阳做出的种种让他骄傲的事情。

最让老爷子的高兴的是,李阳的博物馆终于进了世界十大博物馆的行列,而且是进入了前三名,在访问人次这方面,李阳博物馆一直都是世界第一。

老爷子的离世,让李阳很是悲痛。

可以说,没有老爷子就没有现在的他,在所有的人之中,老爷子对李阳的帮助最大,也让李阳减少了许多的麻烦。

没有老爷子的存在,有可能这些宝贝李阳都保不住。

若是没有老爷子,李阳和王佳佳的婚事,也有着极大的可能会遭遇一些波折,不会那么顺利的在一起,甚至有可能不会在一起。

老爷子走后仅仅三个月,李阳又匆匆赶到了揭阳。

陈无极比老爷子的年纪还要大,这些年身体也远远不如之前,陈无极冥冥中好像感受到了自己的大限已到,特意把李阳紧急叫了过去。

陈无极的感觉没有错,李阳到后仅仅半天,陈无极便坐在自己的工作椅上,安然而去。

连续送走了两位老人,又是对自己都有着巨大帮助的人,对李阳的心境也产生了不少的冲击。

办完陈无极的后事,李阳没有离开揭阳,用陈无极的工作室自己又做了一件玉雕,这一次,他做出了另外一件宗师之作。

从上次到现在,过去了十几年,李阳终于做出了第二件宗师作品。

这件作品,是一个人物雕像,展现了一个人的短暂一生,这也是李阳连续送走两位老人之后的感悟。

也可以说,这件宗师之作就是个意外的产物。

两件宗师之作,外加陈无极的离世,让李阳在玉雕行业的名声也达到了顶点,他已经成为了所有玉雕师心目中的偶像。

在他的光辉下,黄浩和齐海洋这些顶级大师,只能成为了绿叶,远没有他们父辈当初那样的影响力。

没办法,谁让现在是个有宗师存在的时代,他们想让自己也拥有这样的影响力,除非也成为宗师,可惜成为宗师远比顶尖大师要艰难的多。

两位老人的离世,让李阳变的更为成熟,他的事业也处于一个稳定期。

缅甸那边,在李阳刻意的安排下,五大家族一直都是平稳发展,互相节制,而这几年缅甸翡翠矿源也是越来越稀少,赌矿变的越来越难。

现在,除了李阳之外,已经没有哪位赌矿专家能在赌矿赌涨了,现在的翡翠矿,都在很深很严密的地方。

就是完全继承了翡翠王衣钵,成为真正翡翠王的邵玉强,在赌矿上也是同样,对李阳赌矿的能力,他是钦佩不已。

如今,也可以说整个缅甸所有矿脉一半的收入都在李阳的手里,这些钱,很多都用在了李阳基金上面,帮助了国内数百万的孩子完成他们的学业。

值得一提的是,李阳基金已经成为了国内最大的慈善机构,甚至超越了红十字会,民间对红会的信任,经过几件事之后彻底降为了冰点,有着深厚背景的李阳基金,则成为了大家最信任的选择。

李阳自己也没想到,当初临时兴起的一个想法,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四十多岁的李阳,正处于壮年,以至于有人提议过,让李阳入主故宫,主持故宫博物院的工作,成为故宫新一任的院长。

黄院长早已退休,如今李阳博物馆的顾问职位也做不了,常年住在疗养院里,他的年纪太大了,身体一直都不太好。

现任的胡院长和李阳关系不错,但也到了退休的年龄。

这个提议李阳自己直接拒绝了,他没有官方身份,也不想进入官方,故宫毕竟属于官方,在这样地方工作,远没有自己现在自在。

对李阳能够拒绝这个提议,很多人也都感到惊讶。

故宫博物院的院长啊,那可是副部级高官,尽管破格提拔,只给李阳正厅级待遇,但也是很了不得的位置,若不是改革派现在占上风,李阳的名声又太响亮,他们恐怕还不敢做这样的尝试。

李阳是自己不想当官,不过他的大儿子李耀宗确实不折不扣的官迷。

李耀宗现在读高中,已经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甚至还入了党,他多次对李阳表示,自己大学毕业以后,一定要进入官场,去做官,做何杰伯伯还有王德舅舅那样的大官。

这两人,如今都已是副部级,一位是省委副书记,一位在中央部位担任副部长,全是实权高位。

对此,李阳倒是有些头疼,他一开始可是以为这个儿子能够继承他的衣钵,在收藏上闯出一番天地,没想到会是这样。

现在的李阳,一共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李阳也面临着老爷子当初他们的困境,三个孩子,没有一个在收藏上有兴趣。

他想培养一名接班人,势必要在外面寻找,这个时候的李阳才明白,找一个合适的接班人是多么的不容易。

当然,只要李阳放出去话,想当他徒弟的能从北京排到明阳,不过这样的徒弟李阳肯定不会要。

很多怀才不遇的人都想遇到一位伯乐,却不知道,伯乐想找一匹千里马更难,这么多马要一个一个去看,一个一个去挑,有可能一辈子都挑不出一匹千里马来。

李阳现在面对的情况就是这样,找一个合适的接班人,比拜一位名师更难。

…………

和往常一样,李阳坐在博物馆内,继续研究一些找出来的机关阵图。

秦陵的开发不太顺利,在李阳的指导下,这么多年才开发到第十四层,李阳自己的研究也很慢,现在只破解开了十八层,后面还有更难的三层。

这也迫使他不得不多找一些这些方面的资料,如今的李阳,在机关的成就上,也已经达到了大师的水平,至少古代机关之中,全国没有比他强的人了。

“李大哥,我师父快不行了……”

正在看一份复合机关资料的李阳,突然接到了个电话,电话是萧岩打来的,如今的萧岩已经是故宫的一名瓷器专家了。

萧岩比李阳还要小,可以说是故宫内很年轻的专家,而且他的水平已经达到了白铭的程度,徒弟这么好,可让白铭没少骄傲。

“我马上到!”

李阳心里一沉,立刻合上了书本,李阳的心思很快从机关方面转到了白铭的身上。

李阳今年四十七岁,白铭也已经快七十了,几年前开始白铭的身体就一直不太好,又患上了绝症,这种病就是李阳体内的黑线也无法帮助到他。

医生早就说过,他剩下的时间不多,萧岩打来这个电话,让李阳明白又一位老朋友即将离开。

在白铭之前,毛老已经先走了一步,马老师和蔡老师身体还好,现在都安心的在家颐养天年,不在出山。

白铭的家距离博物馆不算太远,司机开着车,很快就到了那边。

白铭住的是那种带院子的老房子,这样的地方在北京已经不多,现在院子外面的街道上都停满了车,前来最后看白铭一眼的人不少。

白铭的性子,让他有很多的朋友。

“李大哥,师傅正等着你呢,他现在最想见你!”

萧岩在门口正等着李阳,他的眼睛还红红的,白铭对他真的很好,把所有的一切都教给了他,两人虽是师徒,却情同父子。

“我们过去!”

李阳点了下头,没在这废话,白铭的时间不多了,他刚才已经打开特殊能力,看到了白铭的一切。

白铭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轻轻的喘着气,现在的白铭很瘦,早已没了原来潇洒的样子。

“白大哥!”

坐在床边,李阳轻轻握住了白铭的手,他们认识已经二十多年,李阳至今还清晰的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仿佛就在昨天。

“李老弟,你来了!”

白铭脸上慢慢露出了笑容,也睁开了眼睛。

他向四周看了看,旁边守在他身边的亲人们都站了起来,离开了这个房间。

他们明白,白铭这是有话想单独对李阳说。

“白大哥,我来了!”

李阳握着白铭的手,特殊能力他一直开着,黑线也一直准备着,他已经感觉到了白铭生命力在快速流逝,黑线虽然救不了白铭,但暂时刺激一下心跳,延缓点时间还是能做到的。

“李老弟,其实我一直都有个疑问,一直都想问你,可我不知道怎么问出口,我现在就快要死了,我不想带着这个疑问去阴曹地府,你能不能满足我这个好奇心?”

白铭艰难的抬了下头,看了眼李阳。

他的脸上还带着硬挤出来的笑容,只是这笑容看起来有些恐怖罢了。

“白大哥,你说,无论是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李阳慢慢的点了下头,他的特殊能力还一直开着,生怕白铭一会突然离去。

白铭看着李阳,慢慢的问道:“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突然间变成了赌石和鉴定高手,我相信你有天赋,但我不信,你能那么短的时间就做到这么厉害,你好像是一夜之间就变成了顶尖高手!”

这个问题,的确一直在白铭的心里,或许还有别的人有过怀疑,不过他们从没有问过。

真正问了李阳的,只有白铭。

李阳微微一愣,他刚才也没想到白铭的疑问竟然是这个,这可是他最大的秘密,一直以来,连王佳佳和父母都不知道的秘密。

“不能说的话,就算了!”

白铭见李阳有些犹豫,又摇了下头,重新闭上了眼睛。

“白大哥,没什么不能说的,我告诉你!”

李阳轻轻凑过脑袋,在白铭耳边小声的说着,他把自己遭遇流星袭击,突然有了透视能力的事慢慢说了出来。

李阳说了很多,包括他特殊能力的每一次进化,以及特殊能力对他带来的帮助。

这些话,在李阳的心里已经憋了二十多年,如今终于说了出来,还是没有任何负担的说出来,说完之后,李阳的心里也有一种畅快的感觉。

“原来如此,果然,果然啊,我没猜错!”

白铭突然变的有精神了,大笑了一声,他的声音很洪亮,门口一直等着的萧岩等人,都急忙走了进来。

李阳心里却是一咯噔,他感觉到,白铭的生命力流失的更快了,白铭突然变的有精神并不是好事,这是最后的回光返照。

不在犹豫,李阳直接把黑线放出,准备刺激白铭的心脏,延续一会他的生命。

“李老弟,我看到了,你不用帮我!”

白铭突然回过头,说了句让李阳无比震撼的话。

白铭的眼睛这会变的无比彻亮,正好奇的打量着李阳的手指,这也让李阳确信,白铭真的看到了什么。

因为那些黑线,现在就在他的手指外。

“真没想到,李老弟还有这样的运气,现在我知道了,也满足了,我再也没有任何的遗憾!”

看着李阳的手指,白铭慢慢的说了一句话,说完这句话,他的眼睛重新闭了起来,直直的倒在了床上。

他的心跳在此刻完全停止,这位著名的收藏家,鉴定家,一辈子乐观的人,走完了他生命最后的路。

白铭,是笑着离开的,就像他最后所说的一样,他再也没有了遗憾。

“师傅!”

萧岩摸着白铭的鼻子,又听了听胸,最后趴在白铭的身上失声痛哭了起来,白铭的儿女们,也一起放声大哭。

外面,早已准备的哀乐响了起来,在另一个房间,马老师和蔡老师他们,也都默默的流着泪水。

又一个老朋友离去了,到了他们这个年纪,也只能看着曾经的老朋友一个个离开,每次有这样的事,都会让他们心酸一次,难受一次。

可惜这样的生老病死,任何人也改变不了。

(全书完)

…………

结束了,真的结束了,小羽的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感。

事实上,小羽很不擅长写结尾,这篇结尾,是小羽想了很久,很早之前就有过的想法,一直不断的完善,努力的去写好。

也希望朋友们能宽容对待小羽,另外轩辕剑和其他一些交代,会放在后记里。后面还有一篇后记,小羽想仔细看一遍书,看看还有没有遗漏下来的问题,既然结束,要结束的完美一些。

再次感谢所有朋友的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超级黄金手请大家收藏:()超级黄金手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