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忍太久,是窝囊

苏启边倒茶边笑着说:“洪双啊,有时候忍太久了,别人不会认为你是忍辱负重。”

“会认为你窝囊。”

“咦,茶杯好像不干净。”

苏启都没正眼看这段总,很是轻描淡写的拿着手中的杯子,旁边使劲一甩泼!

噗!

这一杯热水,直面泼在了段总的面门上。

段总有些发蒙的赶紧用手去护在了面门上,啪的一声,手里那一杯打算泼丁洪双脸上的开水,掉在了地上。

“喔!他妈这是开水!”

段总捂着脸蹲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大喊大叫。

苏启继续开口:“人总有尊严,能屈能伸大丈夫,但也要看什么场合,面前是什么人。”

噗!

又一杯开水泼在了段总的身上,他烫的在地上打滚。

原本热闹非凡的大堂,顿时鸦雀无声,全都齐刷刷的看着这边。

“你是我的合伙人,以前你不太明白我的处事风格,可以理解。今天算是启哥给你上第一趟课!”

“男人身上,要有锐利之气!”

噗!

又是一杯开水泼在了地上打滚的段总身上。

他最后实在忍不住了,鬼哭狼嚎的跑向了自己桌子那边。

那一桌子人也鸦雀无声,本能十分恐惧的望着苏启。

苏启微笑了下,轻描淡写的倒了杯茶,抿了口,自顾自的嘀咕了句:“嗯,茶杯洗干净了。”

丁洪双苦涩:“启哥,我……”

苏启抬手打断:“无需多言,刚他们不是请你过去喝一杯吗。”

“来,我们以茶代酒过去敬一杯,好歹也是你曾经的同事不是。”

“与过去告个别,挺好。”

丁洪双苦笑:“启哥说的是,该去告个别。”

说着二人端着茶杯走了过去。

这一桌子人马上如坐针毡,有人准备起身,可远远的,苏启就带着笑容说:“各位,你们都是洪双曾经的同事。”

“现在洪双是我们启程地产的股东,我作为大股东,来感谢下大家。”

段经理这会脸上被烫的通红,捂着脸哪里还有心思听苏启讲话。

其他人全都露出了非常难看的笑容。

不过他们马上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过来的青年说自己是启程地产的大股东。

难道是他?

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吃了屎一样的表情望着苏启。

苏启走到最先递名片给丁洪双的人事总监面前:“人事总监?贵姓?”

“免……贵姓饶。”

“啊!”苏启拍了拍他肩膀:“贵字还是别免了,你自我优越感挺好,保持下去。”

“咱们喝杯?”

“苏……总,我不会……”

“不给面子?”

“不不……是,好,我喝!”

饶总赶紧倒了一杯啤酒。

苏启把手按在他肩膀上,笑着指了指桌子上一瓶高度白酒。

饶总一副要哭的样子准备倒掉杯中的啤酒,但见苏启盯着他。

他一哆嗦,一口闷了啤酒,赶紧倒上,壮了壮胆子:“苏总!我敬你!对不起,我不知道那边坐的是你!”

说着屏住呼吸喝了一小口,呛的连连咳嗽。

苏启笑着说:“不是说感情深一口闷的吗?”

“兄弟你不给面子啊?”

饶总眉毛都成了倒八字,一口闷进了肚子里。

“这就对了嘛。”

“来,这位兄弟,刚你好像也放了张名片,要不咱们也喝一杯?”

……

就这样,一圈子人全部都在苏启恐怖的目光下喝了一杯。

可苏启手里的茶至始至终都没有动。

到了段总面前的时候,举起茶杯,朝着段总的脑袋上泼了下去。

“我知道,茶水泼人脸是不尊重人家,但没有办法。你们不尊重我兄弟,我也得不尊重你们一下。”

“有去有来,礼尚往来。”

段总愤怒的抬头:“苏启!你他妈别太过分了!”

“我知道你在浦山有点能量,但是以后鹿死谁手还不知道!”

苏启笑了下,说:“不不不,你这话有问题。我苏启可能哪天也会翻船,因为一山比一山高。”

“可我可以保证的是,你这种得志小人的犬牙,还碰不到我的裤腿。”

“不信?咱们试试看嘛,丁洪双之后,浦山再无益海!”

此话从苏启的口中轻描淡写的说出,可是充满了无比的霸气!

众人哑色,一时间竟然还真被震在了原地。

这时,门外又走进来一批人,为头的青年一脸的阴冷。

“谁说浦山再无益海的!谁给你胆了!”

一桌子人回头,看到那为头之人后,段总都差点哭出来,赶紧小跑了过去:“丁总!”

丁庆凡皱着眉头望着苏启:“怎么,两年未见,你还是这个德行?”

苏启哈哈大笑:“彼此彼此。你还不是一样这个德行,听说你米国成长了不少。”

“但此刻你站在我面前,我怎么觉得你还是以前那个脓包?”

丁平凡要爆炸:“苏启,你他妈说话给我注意点!”

“我这次回来除了收拾这个诈骗犯外,还要收拾你!”

“呦!丁总脾气真长了不少哈。”苏启玩味。

丁庆凡看到苏启这个脸色后,他马上就想到了在学校里时,苏启也总是一副这种欠叼的样子面对自己。

心里怒火腾升,咬牙切齿的说:“你笑吧,你得意吧!我告诉你,你会摔的很惨!”

“以前我受制于这个诈骗犯,若不然就凭你?还他妈不够成为我丁庆凡的对手!”

“草!死乡巴佬!”

苏启故作模样的掏了掏耳洞,对旁边的丁洪双说:、“你这哥哥啊,两年前我就把他定义为中海第一脑残。”

“看看,还是这个德行,不撞南墙不回头。”

“算了算了,骂娘这事我还真不如你哥哥,我们回去吧。”

丁洪双苦笑:“他不是我哥哥。”

“哦?怎么说?”

“他是个小贱人,套麻袋打一顿都不觉得爽的那种贱胚子!”

“洪双啊,这样说别人可不好,虽然说他确实很贱,但贱的很有特点嘛。”

丁洪双想了下,说:“好像血液里也是贱液。”

两人就这么视若无睹的走向了门外。

丁庆凡头发都要气的竖起来了。

那个饶经理小心翼翼的喊了声:“丁……总……”

“住嘴!”丁庆凡爆发,对着这饶经理就是一顿爆发。

“我草你吗!说我贱,我打死你?!”

“打死”你!

“丁总,我没说你……”

“你他妈还说我贱!”

……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