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请你自罚

竟刚在这一代区域,相当于当年浦山的方世军,标标准准的土地蛇。

他太祖是晚清最后一个武状元,历代尚武,只是到了他这一代后已经丢了武德,空有一双拳头四下恐吓乡邻,成了这边的一块毒瘤。

宴请他的果子是他的合伙人,二人在这边有个食品厂正在筹建,人也是他叫到这里来的。

虽然说这次是对方宴请,可地头是自己的,要是对方在这里吃了憋,那么被打脸的只会是他。

所以他有点恼火!

大堂内有不少人正在幸灾乐祸起来,这惹了刚子的人,能有好下场?

他们很想过来看热闹,但是又怕刚子会受到刚子的迁怒,所以个个埋头吃饭,但是耳朵眼睛关注的是牡丹阁这边。

竟刚带着几个人走到了牡丹阁门口,也没有说话,直接一步踏入到了其中。

那边站成一排的络腮胡他们在看到他进来后,个个苦逼的望着他,感觉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的。

刚子一进来,也没管里面坐着哪路菩萨,一个手下从旁边拿了条凳子过来。

刚子一副黑老大的姿态坐下,包厢内再次安静了下来,全都一副懵逼的样子望着这个竟刚。

个个心里都有些郁闷,今天这是怎么了?吃个饭都不安心,一个个不长眼睛的人过来无理取闹。

刚子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根烟,低头点燃,猛吸一口,头慢慢的抬起,闭上眼睛靠在椅子靠背上。

嘶!

四平八稳的说:

“说吧,谁是这里为头的,自己站出来。”

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贡兴邦黑着脸,应世文看笑话一样的看着,苏启表情则是有些怪异。

竟刚见没人说话,疑惑的睁开了眼睛,然后目光放在了沈文的身上。

“是你?今天你在宴请?刚外面打人的是你吧,我知道你跟一些公子哥走的近,但是别忘记了,你还在我的地头上混,你自己说这事该怎么解决。”

话语轻佻,完全目中无人的姿态。

沈文一副嘲弄的望着他,心道你他妈眼睛难道就学不会正眼看人?

我旁边坐着的是谁?你这么快就不认识了?

笑了下说:“打人的是我,但是今天宴请的人不是我,这里为头的更不是我。”

“哦?那是谁?说说看?”

竟刚这才把目光放在了旁边人的身上。

先是苏启,脸上阴沉了几分。

而后是贡兴邦,感觉哪里见过,眉头紧锁。

再然后是章其小。

“怎么觉得也哪里见过一样?”

再再然后就是一脸笑容望着他的应世文。

竟刚的脑海突然一片空白,感觉像是如遭雷击一样,猛的想起了这三个人是谁。

“我操!怎么会是他们三个!”

竟刚吓的赶紧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可是裤子被凳子的钉子给勾住了。

刚一站起来一个狗啃屎的姿势爬在了地上。

但似乎并没有感觉到疼痛,马上又站起来慌张的走向应世文。

可又被凳子给绊倒在地上。

就这样,他在众人不解的目光当中,一路跌跌转转,总算是走到了应世文的跟前,神色非常的恭敬。

“文哥,你怎么来我们这里吃饭了,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我好安排啊。”

旁边所有人懵逼状态再次加深,尤其是罚站的那几个人,目瞪口呆的望着转变太快的竟刚。

个个脑海轰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应世文没有正眼看他,只是很轻巧的在旁边招了招手。

黑着脸的贡兴邦递了个杯子过来。

应世文接过去之后,放在了桌子上,依旧没有正眼看他一眼,说:“懂我意思吧。”

“懂!我懂懂懂!”竟刚神色讨好的拿起了杯子,然后准备拿桌子上的五粮液。

但是被应世文打断了:“就二锅头吧,我听说你听喜欢二锅头。”

竟刚赶紧踹了旁边一个手下一脚:“他妈听不懂文哥的话啊!赶紧出去拿二锅头过来!”

那手下马上回过神跑了出去。

马上提着一瓶二锅头进来。

竟刚拿着二锅头笔直的站在旁边,倒了一杯,一口闷掉。

“对不起文哥,我刚子有眼不识泰山!”

“对不起文哥,我刚子不是有意惹您的!”

“对不起文哥,我刚子打扰了你吃饭,我知道错了!”

……

应世文没搭理他,招了招手:“各位!咱们吃饭!来,我们端起手中的茶,全部都敬我兄弟苏启一杯!”

所有人全都站了起来,朝着苏启这边很是恭敬的举起了手里的杯子。

苏启哈哈大笑:“谢谢兄弟们的款待!哪天兄弟们有机会去中海的话,一定要通知我!”

旁边一人哈哈大笑:“这是必然,启哥是文哥兄弟!也是我们的兄弟,无二话,干了!”

“干了!”

“干了!”

众人全部一口把嘴里的茶给闷了。

这下,正在自罚酒的几个人算是看清楚了!

这里最牛逼的人物是应世文,而最让应世文在意的人就是苏启!

连竟刚这样的人物都吓的马上自罚喝酒,这应世文的身份能简单的了吗?

应世文最看中的人,身份可简单!

一时间,这些人明白今天还真撞到菩萨了,全都一边喝着酒,一边跟着竟刚喊着道歉的口号。

十多分钟后,终有有个人倒在了地上,醉的不省人事。

而后接二连三倒了下去。

苏启望着这些不停倒下的人,以及他们脚底下那些空瓶子,心里猛的打了个哆嗦。

我操!再也不自称酒神了!这些把白酒当水喝的北方人,太他妈变态了!

低调!以后真一定要低调。

最终,号称不知醉为何物的竟刚,也醉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而后应世文跟苏启讲了下他跟竟刚到关系。

原来几年前竟刚就被应世文给踩过。

而且那一脚踩在他身上差点没有把他给踩死。

刚开始他还不服气,后来到处打听了下应世文。

吓的一整晚都没有睡着,这他妈可是部委某位一把手的儿子啊!

自己再横,也最多在一个村长面前横横,这他妈是部委的!

……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