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各有心思

丁高华非常的不爽!

而且是不爽到了极致,丁庆凡在收购了中基地产,以及神秘人的股份后,如今股份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五十。

也就是说根本不需要他这百分之二十了,说的难听点,你支持我也好,不支持我好,都无所谓。

最让他难受的是,没有了丁庆凡疯狂的收购,他手里高价买进的股票就只能这么套着!

如果大面积抛售,必定会导致股价坍塌,最终还他妈是血本无归!

进退两难,导致了他脾气越来越窝火。

常叔这天也找到了他。

“现在我们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另外找机构来接,期盼庆凡来收购是不可能的了。”

丁高华叹了口气:“我一直都在联系金主,但全都一直认为股价过于虚高!”

“股价一骑绝尘,谁看着都悬,没有一个人愿意接手。”

常肖显得有些疲惫,为了这次捞一笔,他也耗尽了自己的所有,这些年积累全都砸在了里面。

甚至还向亲朋好友那里借了不少,如果股价崩了,他所谓的晚年估计也别想安生。

开口说:“我过两天去一趟日国,看看那边有没有资本愿意接手。”

“就我们目前的状况来说,只怕是能够捞回成本都是乐观的。”

丁高华也一脸的阴狠:“他妈的,这个中基投资,以及那个神秘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们怎么把时间点掐的这么准!”

“一定要查出来!”

说这话的时候,他余光扫了一眼常肖,想看看他的表情,此时此刻他心里在怀疑对方。

因为对方进入股市的时间点,把握的太准确了!

常肖不动声色,此时他只想怎么从股市中挣脱出来,根本没有别的心思。

说:“今天就到了这吧,我回去收拾下去日国。”

丁高华没有说话,也没有要送对方的意思。

他走了后,一个助理走了进来。

他皱着眉头说:“怎么样,查出中基投资的底细了没有?”

助理显得有些惧怕:“丁总,这个中基投资我们还是别查下去了,来头肯定惊人!”

刚被中基投资黑了一把的丁高华,一听到这话就暴跳如雷:“我让你去查!你给我带回来的就这么一句话!他妈的饭桶一个!”

“把你查到的全部跟我讲一遍!”

助理打了个寒颤说:“丁总,这两天我们通过了各种关系去查找中基投资的登记资料。”

“显示法人是一个很普通的中海人,但是,出资人查出来了,是燕城的一个大家族子弟,到了这里后,我们就查不下去了,有人在掩饰这个基金的由来。”

丁高华冷静了下来:“我丁家在中海都查不下去的事情,这个人到底是谁?”

“你不是说已经查到了一个家族吗?跟我说说看,哪个家族子弟?”

助理小声而紧张的说:“燕城贡家。”

“贡家?燕城姓贡的有很多,哪个家族?”

助理手指往天上指了指:“丁总,您往最高的那个贡家想。”

“主业做能源的那个。”

“腾!”丁高华站了起来:“是他们!”

“怎么堂堂燕城十大家族之一的贡家,还看上股市上的这几个亿的小钱了!”

助理说:“应该是他们某个子弟,贡家的家规大家都知道的,发一份创业基金,自己去发挥,回报代表了你在家族里的地位。”

“还有,我感觉中基投资绝对不可能只有贡家这么简单,若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人对他们的内部股东架构掩饰。”

“所以丁总,我们还是不要把重心放中基投资身上了,免得不留神惹了什么存在。”

丁高华点了点头:“难怪可以在股市上为所欲为,那另外一个神秘人呢?”

助理说:“回丁总,那个人神出鬼没,根本就无从查起,更多的迹象表明他们就像是一个组织,而不是单独的一个人。”

“自从丁庆凡那里得到消息,他已经把所有股票转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音讯。”

“我们安插在丁庆凡身边的人回过信息来,说当天来的是一个糟老头,浑身臭烘烘的,我估计肯定只是一个傀儡。”

丁登华心里真无比的郁闷,他妈的,两个搅局者,一个自己惹不起,一个无从查起,摆了自己狠狠的一刀,但他连正主都看不到,实在觉得憋屈。

不耐烦的说:“算了算了,查出来也无济于事,现在你给我丁好了常肖,包括他去日国,我也需要他身边有我们的人。”

“这个人做了我老兄数十年的军师,一肚子的计谋,别他妈最后又被他釜底抽薪摆一刀。”

“丁总放心,他刚一出这张大门,我们就盯上他了。”

……

丁洪双把他们父子两个的对话,全部都讲给了苏启听。

这让苏启心里震撼了良久,也非常的疑惑。

丁登科对丁洪双好是没错,但是也不至于到了这种程度。

他相信丁登科绝对知道千山镇的意义,一旦运作起来,达到自己的预想。

哪怕是那么百分之十的股份,也是数个益海地产。

而丁登科什么都不说,说给了就准备给了。

难道真的是父爱无私?可毕竟他们不是亲生的啊,再好也好不到这般底裤都掏给你的地步吧。

苏启的脑子有些混乱,所谓豪门的这种血脉恩怨,真是让人理不清楚。

疑惑的说:“洪双,你真是被你母亲从孤儿院带走的吗?还有,你对孤儿院的那些人有印象吗?”

丁洪双不知道苏启为何会这么问,一头雾水:“我被我母亲从孤儿院带走的时候只有几个月,这是我母亲小时候跟我讲的。”

“所以我对孤儿院的任何人以及事,都没有任何印象,全是我母亲告诉我的。”

“启哥,你怎么会这么问?”

苏启想了下说:“没事,就随口这么一问。我只是感觉你母亲可以堪称为一个谋略家了,可惜的是她已经去世,不然我真想见一见。”

“好了,不谈这事了,对你父亲好点,他真的不容易,现在也非常的孤独。”

丁洪双叹了口气:“是啊……”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