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共鸣

“这你写的歌?为什么没有词?”

苏启望着上面的音符,抬头问下陈处生。

“完成有一段时间了,但是词总写不出来。”

“哦,这样啊,你用吉他演奏给我看看。”

陈处生的情绪马上高涨,他深刻的明白自己面前站着的是谁。

能在灵魂歌手面前演奏,有几个人做到。

欣喜的回答着,拿着吉他,手指拨动。

《有没有人告诉你》的音乐旋律,在这个不大的民房里萦绕。

苏启站在窗户旁边,望着天空翱翔的小鸟,一阵和柔清风拂面而过,思绪飘的很远很远。

身后,陈处生见苏启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曲终了,再次拨动,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自己谱写的曲子。

世界在这一刻宛如安静了一样,只有奏乐人,已经听音人。

当陈处生在重复第六遍的时候,现在窗口的苏启,嘴唇轻轻蠕动。

当火车开入这座陌生的城市

……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

有没有人曾在你日记里哭泣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在意

在意这座城市的距离

苏启低声呢喃,身后的陈处生,手指的速度越来越轻松,脸上露出了十分欣喜的表情。

一直到苏启停声之后,他马上走了过来“这……歌词!就是我想要的!”

苏启笑着回头,望着这个清秀纯净的大男孩。

后世他在娱乐圈没有达到太高的高度。

但是就凭着他这一丝不苟的追求精神,他的命运将要被自己改写。

当然了,你自己以后能走多远,还是要看你自己以后的造化。

笑了下说“是吗,有感而发而已。”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简单的一句话,又把陈处生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世界之大,没有容身之所的状态,让他内心无比的苦涩。

“我也不知道,我努力的在音乐以及生存当中挣扎着。”

“或许我抱着吉他饿死街头,也或许我摔烂了吉他,去求个温饱。”

苏启笑了下“梦想与面包不冲突。”

“谁也不是上帝,该吃饭的吃饭,该追逐的追逐。”

“我很好奇,你都到这个境地了,为何不来找我?我记得我告诉了你我在哪里的。”

陈处生说:“因为我觉得自己还达不到站在你面前的资格。”

“资格?”苏启望着他:“人无三六九等,当然了,自我做贱的人除外。”

“想反,你追逐梦想的执着让我感动。”

“刚刚那对夫妻,知道为什么我不跟他们计较吗?”

陈处生苦涩的摇了摇头,他也不理解。

苏启说:“因为如果真计较,在他们那种人身上浪费一分钟的时间,我绝对不止赚那两千块钱,你说我哪个损失更大?”

“他们既然觉得觉得拿了那一两千块钱就等于是发财,那就让他们高兴好了,市井小民罢了,何需去坏自己心情。”

“格局问题啊,你不应该过这种计较几十块钱的人。”

陈处生苦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你这么一说后,我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

苏启点了点头:“我问你,你在音乐这条路上,有多少人在歧视嘲笑你?”

“好像有很多……”

“嗯,那闭上眼睛,把这些嘲讽的脸色,全部都在脑海里过一遍。”

陈处生按照苏启说的,把眼睛闭上了。

可仅仅一会他就睁开了眼睛,因为他回忆不下去,这条路的艰苦只有他心里明白。

诸如房东一样的角色,太多太多。

苏启平静的说:“痛苦吧?”

“痛苦就好,至少你还没有麻木。”

“你是堂堂大男人,就应该站在舞台的中央,向全世界大声嘶吼着,我他妈行!”

“谁说我他妈没出息!这个世界将以老子为中心!”

“那些践踏我人格与理想的人,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们远远的看着我,高攀不起!”

“这样你才能够对得住你男儿本色,而不应该是在这里,跟那些市井小民吵吵闹闹,其实就几十块钱的事情。”

陈处生整个人如茅塞顿开,他在苏启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信仰的力量。

不知为何,他望着苏启,心中有那么一团理想的火焰,正在慢慢的燃烧着自己的心灵!

过去的数年,他在城市中流浪,随波逐流,他觉得这样才能发现到这个世间的真善美,也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出惊世动俗的绝曲。

但他错了,路边都是白眼人,饥肠辘辘,相反只看到了太多的世俗,人,变得越来越浮躁。

到最后他也沦落为了市井之徒,只是自己空抱着吉他,安慰着自己说。

“我还有自己的理想,我跟他们不一样。”

苏启当头棒喝,让他茅塞顿开。

低头小声说:“谢谢你。”

“我……能够拜你为师吗?你是我行走世间,唯一敬重的人。”

苏启心里也愣了下,苦笑了下说:“我从不收徒,因为我也根本不是你们圈子里的人。”

陈处生心情一阵失落,没有说话,但他心里已经把苏启当做了自己人生方向的导师。

苏启说:“东西收拾下,跟我去音乐村那边。”

“原本我想把你推荐给港城五哥的,但想了下,港城娱乐圈远远比内地要复杂,你就算过去了,只怕也很难生存下去。”

“倒不如去源泉乐队工作室那边,那里也有几个如同你一样,干净,纯粹追逐音乐的人。”

陈处生长大了嘴巴:“是不是上了春晚的源泉乐队?”

苏启说:“华夏只有一个源泉乐队,我一把手带出来的,当然了,没有任何利益关系,我也仅仅只是敬重他们理想追逐的状态,拉了一把。”

陈处生赶紧点点头说:“行!我听你的!”

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说:“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苏启,大你四岁,以后叫我启哥就行。”

“嗯,好,启哥。”

陈处生赶紧收拾的东西,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

“不对!我们仅仅只见面过一次,你怎么会知道比我大四岁!”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