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4章:安巴尼的愤怒

因为小老头出现,这些警察一时间竟然也束手无策。

最后也只能撤离了这里,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马克在打发了这群警察后,走到了苏启的面前,面带笑容的说。

“年轻人,你很不错,现在的年轻人当中,已经很少有人有你这个脾气了。”

“华夏我也认识几个人老头,我也听说你打算拯救阿万的摩罗拉?”

苏启心头一愣,脑海当中对这个其貌不扬的小老头有了一丝忌惮的心里。

他准备代理摩罗拉,那也不过是前天的事情,看的出来,阿万跟整个老头的关系肯定不简单。

也有可能跟他讲了这事情,不过,这马克怎么知道自己就是代理摩罗拉的人。

那么结果只有一个,很有可能这个马克对自己有过一次调查了。

这么快就知道自己,加上那些警察在他面前的反应。

苏启马上意识到了,这小老头的来历肯定简单不了。

当即回到:“老先生,非常感谢你的出马,让我们省了去警察局的事情。”

马克笑着说:“别把他们当回事,如果我想的话,当地警察局局长马上亲自过来给我道歉。”

苏启再次被这小老头的话给惊讶到了。

让一个警察局马上过来道歉,这能耐可能手脚通天。

但看对方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念头,他也觉得不好多问。

既然对方说在华夏也认识几个老头,估计就是华夏堂的那几个了。

哪天群里问下。

想到自己建立的那几个群,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群里好像就从来没有人说过话一样。

回过神说:“不管怎么样,非常感谢老先生。”

马克哈哈大笑:“你们华夏人总是喜欢这么客套,就跟我那几个老朋友一样。”

然后招了招手,旁边一个保镖赶紧把苏启砸过去的那一张卡递了过来。

“这是你卡,收好,有钱也不能够乱丢。”

苏启苦笑着接了过去。

不过好像又觉得有些过分了,自己搅黄了人家的新品发布会,然后又砸了人家一套沙发。

按道理,这钱他不应该是收回去的。

所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老先生,这钱就当作是赔偿给兰博基尼的损失吧。

马克冷哼了一声:“赔偿他们?年轻人,不需要了,不但如此,我还要找他们赔偿。”

“我原本是在芬兰度假的,好好的把我叫过来,现在好了,我马克不是来看你们作秀的。”

‘弄一群假货,专门来坑害别人,谁都知道,在欧洲卖我假货的下场。”

那边地上,奥良多原本是醒来了的,刚一醒来就听到了马克说的话。

所以脑袋马上一歪,晕厥了过去。

苏启有些尴尬的笑了下,然后就把卡接了过去。

马克说:“行了,年轻人,我还需要继续去芬兰享受我的假期,下次有机会去华夏了,我找你”

说完马克就朝着门口走去,不容置疑,身后跟着十几个保镖一起。

边炎这时候扫了一眼轰乱的人群说:“启哥,我觉得我们还是马上离开这里为好。”

“刚刚那个小老头走了,谁也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

苏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这里毕竟不是他们的主场,人家要是耍赖皮,估计他们也没有办法。

所以,一行人回到了酒店后,很快就收拾好了东西。

离开了意大利。

。。。

这一天离开意大利的,还有那个印都首富安巴尼。

从离开兰博基尼的展厅开始,他的脸色就没有好过。

他在印都有着非常深厚的关系。

在这个开挂的国度里,你拥有了政府的人脉关系,就等于拥有了财富。

换句话说,你的财富有多少,那么你在政府的人脉就有多深。

他可是直接可以面见印都总T的人。

就算他出席米国活动,那些米国的富豪们都要给他点面子。

因为在印都商界,一切他说了算。

如果他说你的东西在印都不能卖,那么你东西在印都就肯定存在不了多久。

就算存在,也肯定是半死不活,根本不可能赢得市场。

所以,长久位居高位的他,早就养成了这种不可一世的性格。

这次兰博基尼家具新品发布会,他也是路过,然后顺带着过来的。

为的就是给自己的新的别墅添置一套家具。

从一开始,他没有报价,那是因为他确实没有看中的。

一直到最后这一套,他眼前一亮,决定要带回去。

不成想遇到了苏启。

而且这个华夏人,处处压他一头,一副我继续陪你玩下去的姿态。

这让他彻底愤怒了,所以愤而离席。

经历过了一天的飞机后,他回到了自己新得里的家里。

整个家最少占地十亩,气场非常大,令人讽刺的人,不远的地方就是平民窟。

这就是印都的城市风貌。

你站在高楼上,从任何一个角度,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看到平民窟。

贫富差距非常大,但二者之间又是这么近。

仿佛左手天堂,右手地狱一样的状况。

这栋房子里最少请了十几个保姆,还有数十人负责这里的安保。

他就是这里的皇帝,一切他说了算。

一进院子里,这些出来迎接的人,感觉到了他的脸色不太好。

所以个个低头不敢说话,后面的保镖也低着头。

一进入到豪华别墅的客厅

他操起了屋子里的一个青花瓷瓶子,对着地上就是一下摔了个稀巴烂。

砰的巨声,仿佛让这栋别墅都震动了几下。

而后,他的儿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不解的望着地上的青花瓷。

这瓶子是他父亲在欧洲花了上千万米元拍卖回来的,听说曾经是华夏清朝皇宫里面的东西。

所以他父亲历来就看的特别重要,平常保姆擦拭的时候,他都会在旁边叮嘱了再叮嘱。

眼下,他父亲一回来就直接把这瓶子给砸了。

所以这让他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说:“父亲,是不是在欧洲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巴尼心情稍微平复了一点,黑着脸说:“克什,我的儿子,非常抱歉。”

“你婚房的沙发,我没有帮你拿到。”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