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7章:来访金家(五更)

很快,一个和苏启身材相似的男子机场里面走了出来。

带着墨镜,带着帽子,全副武装,看不清面孔。

边炎在他旁边神十分警惕的打量着周围任何一个人。

时局混乱,谁也不知道旁边会冒出什么人,做出什么什么事情。

李家人对苏启曾经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研究,包括他身边的每个人。

都有详细的资料。

尤其是苏启的贴身保镖边炎。

这些线人们,在看到了边炎神色如此紧张护住这个带着墨镜的男子。

也顾不上多想,赶紧紧张的跟了出去。

机场内,没有了这些探子,气氛都好像轻松了很多,恢复了往日的样子。

又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后,机场外面,一排普通的奔驰车停了下来。

一行人慌张的冲进了机场。

门口站着两个,其他人十分紧张的打量着这里面所有的乘客。

仿佛在迎接着什么非常重要的任务。

没一会,出机口的位置,苏启和彭军山两个人一起走了出来。

刚刚进来为头的人,赶紧小跑到了苏启的跟前,来了一个非常尊敬的大鞠躬。

‘你好苏总,我叫金正池,是这次过来为您接风的负责人。”

他那些手下,在看到了自己老大鞠躬后,也整齐的给苏启来了一个大鞠躬。

每个人的神色都非常的尊敬。

苏启非常平静笑了下:“不用这么客气,时间紧迫,我们赶紧去光州吧。”

金正池点了点头,自己在前面开道,其他人围在了苏启周围,紧张的打量着周围每个投来异样眼光的人。

很快,一行人就到了车子里面。

原来,苏启早在来韩国之前,就已经想到了,这一次过来肯定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所以,他才在边炎手下当中,找到了一个跟他身材相识,脸型相似的人冒充自己。

吸引所有人的注意,而自己可以放心的过去跟金家人接触。

这叫投石问路,用一颗石子,把躲在草丛中的鸭子们给打出来。

还自己一条清净大道。

金正池在苏启面前非常的拘谨,他是传统的家族思想。

这是他们家主交代要接待的人物,而且他们的家主也反复嘱咐了,一定不能出现任何的意外。

哪怕是少了一根汗毛也不行。

车行驶到一半后,坐在后排闭目养神的苏启睁开了眼睛。

开口问道:“正池,金家主现在的身体状况任何?我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听别人说,他已经重病不起,这事情可是真的?”

副驾驶上金正池听到了这话后,脸上突然闪过了一丝非常悲伤的神情。

重重的叹了口气说:“苏总,我们家主的情况很不容乐观。”

“他已经卧病在床半年了,刚开始还好,意识还是非常的清楚。”

“但是最近两个月,越来越不行了,经常沉睡,每天清醒的时间都很少”

“为了家主的病情,我们金家已经隔离了外面,只有金家几个主要的人才能够接触的到。”

“苏总,我们金家现在的情况非常不乐观。”

金正池说完情绪低落了下来,样子显得非常的真诚,看的出来,这个人对金家主的感情很深。

这让苏启对金家有了一种重新的认识。

第一次跟金家接触的时候,苏启对这种家族并不是特别了解。

但是在接触了米国几个家族后,苏启对这种群体有了非常深刻的认识。

勾心斗角,亲人不像亲人,只在乎自己的利益。

但此时此刻,金家主已经到了非常危险时刻,金家人没有像其他家族一样。

各种妖魔鬼怪横生,依旧还紧紧的团结在一起。

所以,苏启好感丛生。

叹了口气说:“上次一次见到,不过一两年的光景,金家主精神抖擞。”

“一点混沌的感觉都没有,可这才过去两年的时间,没有想到他老人家就躺在了床上。”

“我的感触也非常深刻,希望金家主早日康复”

车内在次沉默了下来,当然了,主要是苏启不想再说多话。

就这么静静的望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两个多小时后,车子终于到达了光州。

穿过了繁华的城市,迎接苏启的车队缓缓的停在了城市郊区的一座老宅院当中。

苏启一下车,院子里马山紧张的跑出来了一群黑西装男,十分恭敬的站在大门的两侧,低着头。

金家迎接苏启的阵杖非常大,苏启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带着自信的微笑,在金正池前面的带领下走进了小院子。

刚一进院子,旁边有个中年男人突然跑过来一把把他给抱住,然后十分悲伤的沉默着。

金正池在看到了这中年人后,赶紧低头。

可以看出,他在金家的地位肯定非常高,彭军山在旁边如临大敌,只要这中年男人稍有异动,他马上就会动手。

苏启一脸懵逼:“嘿,兄弟,能不能让我先看看你是谁,这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苏总,你总算来了,家主他!。。”中年人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开口了。

苏启心情那个操蛋,见鬼了一样的把他给推开:“总的让我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不过,当他推开后,他马上看清楚了这个人的样子。

脸上露出了十分的兴奋的笑容。

“是你啊,铭志哥”

这人就是金铭志,那个韩国道上跺一跺脚,肯定要发地震的人物。

也是当时,替苏启解围的那个,把赵三狠给吓得屁滚尿流的人。

只是苏启看他现在的这状况,有种三观被颠倒的感觉。

他记得这个金铭志气场非常强大,喜欢带着围巾,面色冷峻,是那种一看就知道是狠角色的那种枭雄人物。

可此刻,气场呢?霸气呢?围巾呢?

只有无止境的悲伤。

苏启叹了口气说:“铭志哥,非常抱歉,金家主意识还清楚吗?’

金铭志脸上的悲伤感更浓,仿佛已经说部话了一般。

好不容易平复下自己的心情,而后开口说:“他已经等了你很久了,具体我也不知道。”

“只是他今天没有吃中饭,我很担心他老人家。”

苏启哦了句,边往前面走:“那你刚刚怎么那么悲伤。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金铭志仰天长叹:“因为他老人家没吃中饭。”

苏启说:“还有呢。”

“他老人家没有吃中饭啊。”

苏启:“妈的,你赢了。”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