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6章:曾云川回国

苏启沉默着。

华夏的玉石文化,绝对要比任何一个宝石都要深奥。

数千年的玉石文化,在国外得不到任何的认可,这确实有点让人感觉到憋屈。

玉石好歹也有无数文化底蕴在里面。

可钻石有什么,不过是被资本家冠了一个所谓爱情的噱头,却变成了全世界最为珍贵矿石。

反观数千年文化的玉石,一地鸡毛。

很明显的这也是西方资本家的一种打压手段,他们害怕玉石冲击掉自己的市场。

因为他们对玉石一知半解,到时候玉石标准华夏来制定,哪里还有他们什么事情。

资本家眼里所看到的东西,跟平凡人看到的很不一样。

他们可以任意利用自己的资本影响力,来把一件东西炒成天价。

所以哪怕再过数十年,外国人在讨论华夏玉石的时候,仍然在嘲笑华夏人。

为了一块透明点的石头,竟然可以花天价去购买,这个不是傻是什么。

半天后苏启开口说:“这样吧,柴尔家主的女婿来了中海,他常年生活在大家族当中。”

“对于这个所谓的世界钻石协会肯定有一定的了解,我先问问他后我们在商量对策。”

事已至此,也别无选择,其他两个人点了点头后关了视频。

苏启也关了视频后,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收拾了一下出门。

。。。

中海富丽山庄里面。

曾云川安安静静的坐在二楼的包厢里面。

富丽山庄的位置非常巧妙,几乎能够看到大半个蒲山镇的高楼大厦。

曾云川的老爸曾经是的这个镇的镇长,这里也是他出生,长大的地方。

上一次回来,他带着滔天的仇恨,一心只要让苏启死,所以根本无暇顾及这个昔日小镇的变化。

如今这一刻,他放下了仇恨,不但如此,反而苏启还在他心中有了一种莫名敬意。

心里感觉不到累了,所以也有更好的心情来观望这个变化巨大的小镇。

对面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大贡兴邦。

曾云川站在包厢窗户口良久后感慨了一句说:“一日高楼起,蒲山镇的变化,真可以用这句话来形容了。”

“四五年前,浦山镇还有很多人做着苗木生意,哪里会想到四五年之后,他们个个成了拆迁暴发户。”

‘而他们以前生活的地方叫农村,现在叫市中心。’

边说着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贡兴邦笑着说:“兄弟,不是我故意刺激你哈,我是觉得你老爸是真的傻。”

“你说贪图那点小钱干嘛,如果自己在浦山镇好好做他的小镇长的话,只怕现在早就高升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你看看启哥的学长许才良,人家接位镇长后,这才几年的时间就已经爬到了S长的位置。”

“这是为何?因为高速发展之下,Z绩容易出来啊。”

曾云川苦笑着说:“邦哥,这也不能怪我老爸。”

“如果我当初不是非得要出国留学的话,他也不至于会如此。”

“当然了,如果我在米国自己能够解决生活所需的话,他也同样不会去收别人钱。”

“在你们心中,我老爸是个T官,人人唾弃,但我心中他永远是最为伟大的。”

曾云川家里就是典型为留学所拖累的家庭。

他们在国内可以生活的很好,但他选择了在米国留学。

国内一块钱能买一块钱的东西,但是到了米国,一米元能够买到的东西,跟国内一块钱买到的东西是一样的。

不过,一米元等于八米元,这才是汇率的痛苦根源。

在强大的精力压力之下,曾老狐狸最终守不住底线了,开始收受别人的钱财。

然后就这么慢慢的陷入到了泥沼当中无可自拔。

贡兴邦叹了口气说:“你老爸在里面还好?别告诉我这会还在骂着苏启的娘哈。”

曾云川赶紧道:“保证没有,上次我老爸还在说,让我一定不要复仇”

“现在他也想开了,自己确实做错了事情,那么就要根据游戏规则受到处罚,怪不了别人。”

贡兴邦点了点头说:“那就好。”

“我给你一个建议,毕竟你老大的老大是启哥,所以最好还是带着启哥去见一趟你老爸。”

“不然你们之间始终还是会有个疙瘩在,大家只有把话说开了,心里才不会有心结。”

“当然了,主要是你心里有心结。”

曾云川苦笑着说:“邦哥,还是你最了解我,我这次回来就是打算跟我老爸见一面。”

‘把我这段时间在米国所遇到的事情好好的跟他讲一遍,也让他放心,我现在不但没有心思找启哥复仇,还成了他的人。”

“够敞亮。”贡兴邦十分开心竖了个大拇指。

二人说话之间,苏启这时候从门外走了进来。

“二位,正在敞亮着什么呢。”

两个人同时起身。

贡兴邦笑着说:“说着富丽山庄采光挺好,没有什么,呵呵。”

曾云川十分小心的叫了一声启哥。

苏启十分随意的坐了下来:“好了,别弄的这么拘谨客套了。”

“尤其是你,云川,上次在米国咱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态度,怎么一段时间没见,你在我面前变得这么小心了。”

曾云川十分尴尬的笑了笑:“也没有,呵呵,这不是有些激动嘛。”

苏启把菜单扯了过来“点菜了吗?”

“还没呢,我们也搞不懂你的口味,所以也不知道该点些什么。”贡兴邦道。

苏启望着曾云川笑了下:“云川,你难得回国一趟,国外面包牛奶皇家礼炮吃腻歪了吧。”

“咱们今天来点纯正的中海菜怎么样,待会配上几瓶茅台洗洗口。”

曾云川一听苏启这么说话,那种多日不见变得拘谨的状态消失了不少。

笑着说:“启哥,这是你地头,你怎么安排,我们怎么来,没啥好挑剔的。”

“那成,这顿饭我请客,谁也别给我抢着买单哈。”

苏启边说着,拿着铅笔在菜单上开始勾画了起来。

服务员是认识苏启的,所以非常小心的把菜单拿了出去,并且在菜单上写上了几个字。

“苏总包厢,请排在最前面出菜。”

服务员走了后,苏启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说:“云川,这次你来华夏准备呆多久?”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