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9章:周翠花的由来

小家伙的出生,让别墅这边充满了热闹。

也给了别样的生机。

由于是顺产,在医院里度过了几天时间够,秦兰就出院了。

请了专门的医生,每天都会过来检查一次,同时,家里月嫂也到位。

女人这个时间段是最为关键的,月子没坐好,一辈子都会落下病根,同时,保持家里欢乐热闹也非常关键,是为了秦兰的情绪。

产后抑郁,到了十几年后,成了一种现象。

当然了,他们别墅这边从来都不缺热闹,周边几乎人家,一下班就会样这里跑。

刚出生的小屁股,用湖东话说就是红皮小老鼠,眼睛还不是很喜欢打开。

整天沉睡。

苏启这几天也享受了下隔壁邻居的这种喜悦心情。

没事就往猴子家跑。

这天,猴子一家和和乐乐的,苏启突然抬头望着猴子说:“翠花,你女儿叫啥名字?”

“你看我这几天天天往你这里跑,都还没有问过这回事。”

猴子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无语的望着苏启:“启哥,能不能别叫我这名字了。”

猴子爸不干了,等着他说:“小兔崽子,你说啥?”

“你这名字可是你爷爷给你取的!”

“你爷爷当时为了给你取个名字,翻阅了多少资料,几天几夜不合眼。”

“你现在敢不承认这名字!”

猴子无奈的说:“爸,咱爷爷翻阅了上下五千年的资料不假。”

“可您当时为什么要带他去看露天电影!”

苏启疑惑的说:“跟看电影啥关系?”

“你说呢!”猴子无比的愤慨:“我爷爷翻几天几夜的资料,我名字依旧没有着落。”

“刚好村里有个人做寿,放露天电影,这下好了,电影里主角叫了一声,翠花,上酸菜!”

“好了,我爷爷觉得那上菜的丫鬟长的不错,灵感大发,就给我来了这么一个周翠花。”

“原本我以为我爷爷过世了,我就可以去改了。”

“好啦,我家老爷子成了这个名字最坚忠的守护人,我妈也一哭二闹三上吊,说我不孝。你说我咋整!”

一屋子的人,望着猴子无比愤怒的样子,莫名的觉得好笑,丁庆凡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苏启强忍着,拍了拍猴子的肩膀:“翠……噗!”

“哈哈哈,你家爷爷真的挺可爱的,一本整理的查了几天资料。”

“结果被电影洗脑了。”

猴子见鬼了一样望着苏启,高声说:“反正我话放这里了哈,我女儿的名字,爸妈你们别插手,我跟兰兰自己商量着。”

“我已经受够这个苦头,不能让我女儿今天这种悲惨的人生!”

“启哥,你知道吗,我小学那会,人家周翠花都懒得叫我了!”

苏启望着他:“那叫你啥?”

“叫我丫鬟!我擦!说翠花是专门给人上酸菜的,酸给我面子,就叫我丫鬟好了!”

“我日哦!”

猴子爸毛了:“小兔崽子,翻天了你还不成,你爷爷坟都要冒烟了你知不知道!”

猴子妈皱眉:“你们瞎嚷嚷什么,别吓到孩子了,刚睡没多久。”

秦兰跟艰难的支撑起身体:“猴子,你回来也没几天,怎么老是气爸!”

“也不知道让点!”

猴子一下子就软了,赶紧到了床边,好说好笑着。

秦兰说:“启哥,名字我们已经想好了,就叫周语桐好了。”

“希望她长大后是个喜欢说话的小孩,”

说完秦兰充满了母爱的望着旁边睁着眼睛,看着她的小屁股。

苏启脑海中马上脑补了小梧桐长大后,上学的场景。

班主任老师拿着一份名单。

“周梧桐!你妈妈为什么也姓周!”

“老师,那是我爸!”

“胡说八道!哪有爸爸叫翠花的,那你明天给我把翠花叫学校来!”

“别带酸菜!”

整个教室轰然大笑,楼顶都要掀开。

只有周梧桐在教室角落里一脸埋怨。

“启哥!你笑啥呢!”猴子旁边推了下苏启。

苏启赶紧回神,尴尬的说:“没没没!突然想起了秦伯门口晒的酸菜收了没,这要下雨了不是。”

哈哈哈哈!

一屋子人大笑起来,猴子苦不堪言:“启哥,你是世界上最牛逼的补刀手。”

“没没没,别当回事哈,开心,开心最重要。”

“那也不能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不行,我还是得找个时间去改了!被我爷爷坑了一辈子啊!”

猴子妈旁边突然着急了:“哎呦,我说你们父子两个这是闹什么呢!老周啊,别拿刀啊,拿个撑衣杆就行了,这么大的儿子了,哪里经得住你这么个吓法啊!”

猴子浑身汗毛直立“得,启哥,凡哥你们自己聊着,我得忙着逃命去了。”

说完一溜烟的狂奔了出去。

“小兔崽子,你给我回来!”厨房内,猴子爸真拿了一把菜刀冲的出来。

猴子妈叹了口气,非常淡定。

秦国柱有些发懵:“亲家,这不会闹出什么事吧,真拿菜刀啊。”

猴子妈说:“没事哈,我习惯了。”

“猴子爸对他爷爷感情很深,那一年他爷爷生病,在医院里没钱,最后放弃了治疗。”

“这是他爸心里一辈子都过不去的坎,愧疚了一辈子。”

“所以谁说他爷爷什么,猴子爸都会忍不住。”

“小时候为了这名字的事情,猴子没少被他爸从村头到村尾,也就追追吓唬吓唬,没啥事。”

苏启这一刻由衷的心疼猴子,但,又忍不住想笑。

杨晶推了推他:“行啦,我们看小家伙!”

一行人这才把注意力放在小屁股身上。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扑通声。

“爸!你别下来哈,你可不会游泳!”

“兔崽子,你给我上来!”

“我就不,我上来是你儿子!”

“我……!周翠花,你他妈什么时候不是我儿子了!”

扑通!

丁庆凡赶紧跑道窗户边上看了下。

汗毛直立:“我擦,这父子两……”

“爸,我突然觉得你很和善,从来没有这么追杀过我。”

丁登科白眼:“滚!”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