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1章:洗头了(七更求月票)

苏启笑着说:“林子大了,各种鸟类并存,这是很正常的现象。”

“大部分人性是劣质的,只不过有道德,法律的约束,所以他们压制住了这种劣根。”

“尤其是在面对金钱的时候,什么嘴脸都会露出来。”

小五叹了口气说:“看来我以后找女朋友也要注意点。”

“你看炎哥差点就被弄的倾家荡产了,不过也怪他惯着,早点表明态度不就完了。”

苏启望着小五乱糟糟的头发:“小五,你老实跟我说,你几天洗一次头。’

小五愣了下说:“跟着外勤出差的时候,我每天都会洗,还会打摩丝。”

‘但是在产业园里的时候就比较随意了,大概三四天洗一次头吧。”

苏启白了他一眼:“你永远也不会跟你们老大一样,遇到这女朋友的困境。”

“苏总,怎么这么说呢。”

苏启说:“你自己看看你这油头,尼玛,这是夏天,你居然两三天洗一次头”

“你要是觉得麻烦,就剃光头去,以后都别进我办公室,空气都被你脑袋给污染了,赶紧出去。”

小五不解的抓了抓自己头发,然后闻了闻:“没有臭味啊。”

“去去去,别恶心我,你这屌丝样,一辈子都别想找到女朋友,赶紧出去。”

小五看苏启不搭理自己了,闷闷不乐的起身,一副欲言又止的起身下楼。

在楼道口不巧遇到了过来工作汇报的关总。

他赶紧一把抓住他:“关总,有事问问你。”

“啥事?”关总警惕的望着他。

“哦,别紧张,我不是要问你电脑里有什么的事情。”

“苏总说我头上有股味道,但是我什么都问不出来,要不你帮我闻闻看?”

关总愣了下:“就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小五说着把脑袋凑了过去:“来,告诉我有什么味道。”

关总凝重的盯着他,然后把鼻子凑了过去。

片刻后,说:“你是不是吃鸡火锅了?”

小五点头:“牛逼啊,这都闻的出来,我昨天晚上吃的。”

关总望着他:“我怎么感觉这鸡火锅里面还夹杂着一股子鸭脖子的味道,你还吃了鸭脖子?”

“湖东狠辣的那种?”

小五倒吸了一口冷气:“我擦,关总,你鼻子也太牛逼了吧,我三天前吃的鸭脖子味道都能够被你给闻出来。”

关总一顿,胃里只感觉翻涌:“我草,兄弟,这大夏天的,你感情三天没洗头了啊。”

小五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说:“反正天天呆在产业园里没啥事做,所以我也懒得洗了,人松懈了。”

“关总,我一个星期之前还吃了鱼火锅,要不你帮我再闻闻看,看有这股味道没。”

“我草!小五你他妈有病吃药!大夏天的吃什么火锅。”

关总吓的赶紧一溜烟的上楼去了。

小五郁闷的抓了抓脑袋:“剃光头?这会不会有损大正集团的形象啊。”

“算了,反正苏总也建议了,我就剃光好了,我忍脑袋上头发很久了!”

。。。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算比较平淡。

苏启更多的是在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非洲那边偏重比较多,那边局势彻底稳定了下来。

东印度公司已经有新的代言人去了非洲,也在世界钻石联合会里面使用过很多手段。

试图让这个垄断了世界钻石市场的协会重整雄风。

但现在东方钻石联合会已经走上了正轨,并且已经形成了对抗的局面。

加上你本身就有丑闻在身上,就算你再怎么样使用手段,也无济于事。

同时,非洲大地上,还有很多人正在疯狂的寻找恩克华,也有很多势力潜入到了索马国。

但被默罕默德和加利夫连手解决,不得不说,恩克华就是他们的喉咙里的一根刺。

一天不解决,他们一天就不会睡好觉。

但默罕默德和加利夫拿出了最为强硬的态度,任何人都别想再这两个国家有任何小动作。

路子被打通了,那么涌入到那边的商人也越来越多。

还有苏启捐赠铁路,以及建设港口的资金,在他的受益下,马上在坦桑镇成了一个大正金融公司。

这个公司主要是做大正集团在这边的资产管理,资金调度所用。

囊扩了苏启在钻石矿里面的股份,石油股份,以后还有铁路捐赠支出,以及港口股份资产管理。

不经营某项对外业务,也不参与任何一个产业的管理,更多的是财务管理的性质。

随着苏启在非洲产业扩张越来越大,就需要有这么一个公司给他解决这些问题。

具体负责人调任了谭苗一个得力手下过去。

那边的产业也算是有了一个很好的集中梳理。

以后各大产业的财务收纳支出,不用再通过国内大正集团对接了。

同时,东土大堂这个商会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些人大多是找到了苏启在那边劈开的一条路,同时也知道必须要有组织,才混的下去。

所以他们就找到了东土大堂。

刘锝铧后来也去了一趟非洲,这家伙完全疯了,斥资了三个亿,在那边承保了一大片土地。

用别人话说,那片土地,你骑着摩托车也需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够走完。

然后再开发非洲本土的一些水果,种植,还有建立了一个非常大的厂房。

用来集中打包,检测,通关等等。

可以说,刘锝铧只要运作成功,这三个亿以后给他带来的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也能够让他马上跃身为世界水果大王。

苏启这几天看着那边一天一个样子的变化,他这个探路人感觉到无比的开心。

忙碌的处理了这些工作后,苏启找了一个时间,来到了静榕寺。

自从自己再这边建庙供佛开始,他就没有来过。

在非洲的时候,他就有想法学一学输达封,在庙里杜绝一切,清净一段时间。

一直到现在才有时间。

庙里的人看到苏启来了后,几乎全部出动了。

老主持带着一行僧人从内院里面走了出来。

现在静榕寺已经回到了他们手上,而且外院的香火收入依旧非常鼎盛。

但这群和尚如同苏启第一次见到他们一样。

衣服还是补丁,每个人的脸上依旧朴实虔诚。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