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0章:刘大力(十一更求月票)

刘大力是隔壁东和村的前任村长。

性子比万建功要刚烈很多,这个人肚子里很有货,是老牌的大学生。

后来也是想着回来建设家乡,于是放弃了南方企业的高薪,毅然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那个年代的人思想都非常的单纯,每个大学生在相应国家的号召。

他就这样在时代的背景下,满腔抱负的回到了东和村。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以前未曾接触过的钟大良竟然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

他的种种规划,全部都被钟大良给规划了。

后来他还不死心,于是就利用自己老同学的关系,拉回来了一笔十多万的投资。

准备用来在东和村养殖试点,成功了,模式就开始在每个村民家里复制。

可以说,东和村那时候热火朝天。

唯独这笔款项下来后,钟大良冒了出来,说这涉及到一些手续的问题。

为了避免村里有人挪用,必须要乡里统一调配。

无奈之下,他只能把这笔款项上交给了乡政府。

一直到后来,养殖项目要马上启动了,结果这笔钱进了乡政府就出不来了。

钟大良各种推脱,他跑乡政府最少跑了十几次,最终也只拿回来了一万块。

一万块钱,在那时候也能够做很多的事情了。

没办法,养殖项目涉及到季节的问题,不能拖。

就这样急急忙忙的开干。

在后来,一场大雨下来,项目上养殖的的东西死了一大半,这意味着需要另外一笔资金。

没办法,他继续硬着头皮往乡里跑。

从那以后,刘大力这个梗就留下来了,十万,最终被一万打发了。

养殖项目也成了一个笑话。

他总觉得蹊跷,于是开始自己暗中调查这个钟大良。

这一调查结果出来了,当初的十万,只是在乡政府的账上过了一遍,最终全部都进了钟大良自己的腰包。

还有,钟大良这几年干出来的事情,可以用收刮民脂民膏来形容了。

比如,乡政府现在就光是电力欠费就已经达到了上百万。

自从通了电力后,西中乡的电费就没有上交过。

但村民们都在正常缴费,那这钱去哪里了?全被钟大良以各种名义报销走。

什么今天带着自己老婆孩子出去吃个饭了。

原本只有一百多块,他让餐馆开出了几千的单据。

回到乡里就说是请了一个客商吃饭,是为了乡里拉投资的开销。

诸如此类的报销,多不甚数,可以说,钟大良丧心病狂到了看不得乡政府账号上有钱。

只要有钱,他就会想方设法的搞走。

这些年来,他一直在闹,一直在告,村长的职位早就被撤销了。

家里也因为他的闹,变得越来越贫穷,甚至于耕地在最近的一次分配当中,被人以不合规为由搞走。

他老婆受不了他这样固执的闹下去,带着小孩去了南方打工。

可以用妻离子散的程度来形容了。

但他仍然不放弃。

终于,事情迎来了转机,昨天晚上,万建功找到了他,问他手中有没有钟大良的证据。

刚开始他还挺怀疑万建功,不过听了万建功说了苏启的事情后,他激动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竟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就这样,第二天一大早,他拿出了自己最好的一套衣服。

穿着整洁,那一直舍不得穿的皮鞋也翻了出来,再把自己这些年收集起来证据,全部都整理好装在一个包里。

到了葬礼的现场。

一见到万建功后,他就非常紧张的说:“老万,这里没有钟大良的人吧。”

“还有苏总在哪里。”

说完还十分小心的把包给压了压,生怕被被人抢走了一样。

万建功说:‘放心,在这里还没有人敢闹事。”

“苏总在边上抽烟,你跟我来。”

刘大力想了想:“死者为大,老红军一辈子令人敬仰,我先过去给他磕几个头。”

万建功点了点头。

领着进了茅草屋内,在老红军的棺材面前磕了三个响头。

完事后,出来刚好遇到了苏启。

刘大力一见到苏启,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相互介绍后,刘大力情绪到了崩溃的边缘:“苏总,我一家子被钟大良整的太惨了。”

“我等待了数年,终于等来了一个希望。”

“这里面的东西记载了钟大良这辈子干过的所有坏事,足够他喝一壶。”

苏启点了点头:“给我保镖,待会我估计钟大良会过来,这东西放在我保镖身上更加的安全。”

刘大力愣了下:“里面的东西您不看看吗。”

苏启苦笑了下说:“别忘记了,我是一个商人,无权去处理这些仕途上的东西。”

“放心,待会还会过来一些人,这些人过来后,东西交给他们。”

“而西中乡以及永业县的天空马上就会晴朗起来。”

“你这些年是怎么被钟大良给整的,一五一十,一字不差的跟他们说,他们一定会替你讨回一个公道。”

刘大力一听东西要另外交给别人,马上警觉的把东西收了回去。

他说:“苏总,真的很抱歉不是我不相信您,也不是不相信即将要来的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曾经到过很多地方,但那次不是被打了个半死带回来。”

“上面的人,我已经不相信了。”

苏启皱了皱眉头:“你被人打过?”

提起这个刘大力异常愤怒的撩开了自己的衣服。

露出了一身的刀疤:“何止被人打过,我还差点在市里被人给砍死。”

“苏总,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除了钟大良,我从未得罪过任何一个人。”

“也从来都不会威胁到任何一个人的利益。”

“数次被人群殴,还被人刀砍,你说除了他钟大良背后指使,还会都谁会对我这么一个农民下手。”

“所以我真怕了,除了你,我谁也不相信,但既然现在你打算把东西交给别人。”

“那我就不参合您的事情了。”

说着刘大力就要走人,满脸的失望。

苏启皱着眉头赶紧叫住:“等等,你难道不想知道谁要过来?”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