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5章:饭桶(十六更求月票)

边上刘大力一听钟大良这般嚎叫之后,脸色大变。

“钟大良,这些年以来你在咱们西中乡干的缺德事太多了!”

‘我一辈子跟你斗,你弄得我妻离子散,现在你竟然还有脸来说我是在诬陷你!”

“我告诉你,今天就是你的报应!”

钟大良气的直冒烟,在他的心里,刘大力就是狗屎一样的存在。

跟自己斗了一辈子是没错,但是自己也踩了他一辈子,玩弄于股掌之间。

现在好了,这坨狗屎竟然要抹到自己脸上了,他瞪大了眼睛。

“我钟大良问心无愧!薛省长,黄书记,你们一定要调查清楚啊。”

“村里人没啥格局,平常工作中一点小事得罪了他们,他们就一辈子的记仇。”

苏启在边上示意了下边炎把刘大力的那些证据交给了黄峰山。

看到证据到了黄峰山的手上之后,刘大力感觉整个人都松懈了一般。

这么多年以来心里憋着一口气,像头倔牛一样,不就是为了让这些证据交到相关领导手上吗。

黄峰山打开了包,里面有一张张的单据等等。

不过扫了一眼,他脸色就铁青了下来。

冷哼了一声:“你眼中还有没有法律,还有没有国家!”

“一条臭虫,今天我就要治你这条臭虫,以免坏了这一地的庄家!”

“给我带走,连夜带会长洲审讯,当地任何部门的人都不要通知!”

钟大良在听到这话后,头顶宛如五雷轰顶,整个人面如死灰,宛如遭到了什么宣判一样。

与之相反的是,村民们精神倍增!

执法人员压着他就往车里走。

“终于打死了这条臭虫!好!”村民当中,一个人突然大喊了一声。

顿时,现场马上一片叫好之声。

苏启在边上没有说话,薛士阳站了起来说:“各位乡亲,钟大良还有多少违纪事件,希望大家能够多多举报。”

“也请你们记住一点,省政府绝对不允许下面有臭虫出现。”

“为一方父母官,就要造福一方。”

“如果没有这个能力,那就下了,如果是为官不是为了造福自己及子孙,那就抓了!’

“这就是我薛士阳,以及省政府的态度!”

“好,我们为薛省长以及各位领导鼓掌!大快人心!”村长无比激动的大喊了一声。

村民们马上爆发出来了巨大的掌声。

农家人要求很简单,他们头顶上的官不欺民就行。

钟大良这些年干出了太多出格的事情,早就引起很多人不满。

只不过这人就是一个乡霸,没人敢吱声,现在好了,终于有人过来治理了他。

哪个不激动。

薛士阳压了压手:“好了,人抓了,那就请我们革命先烈入土吧。”

村长于是马上扭头一挥手,抬棺人齐齐一用力,大喊一声升天,老红军的棺木就这样被抬了起来。

。。。。

二柱子回到了家里后没多久,就得到了钟大良被抓了的消息。

他整个人都傻了,一种如临大祸的阴霾马上笼罩在了心头之中。

坐在家里惶惶不可终日,想了半天后,最终颤抖着从书桌抽屉里面拿出了一个号码。

这个号码就是钟大良他姐夫的。

也就是那个永业县副县长。

骑着摩托车跑到了隔壁村的一个小卖部,拿着座机马上打了过去。

电话那头的人一听是二柱子准备挂的。

这个二柱子他接触过,在他看来就是自己小舅子面前的一条哈巴狗。

根本不屑于跟这种人打交道,毕竟层次摆在这里。

但在听二柱子说自己小舅子被抓了后,他浑身冒出了滔天的怒气。

“这是哪个王八蛋来抓的!”

“吃了豹子胆了,居然赶来永业县抓人,有没有把我齐湘云放在眼里!”

“他妈的!现在他们人在哪里,我马上去围堵他们。”

齐湘云这些年来跟的自己小舅子少不了各种勾当。

可以确定的是,小舅子进去了,以他那个尿性,肯定顶不了多久就会招供。

而且还是那种尽可能写的详细一点,为自己争取宽大处理的那种人。

到时候能不扯到自己头顶上来吧。

他之所以愤怒,那是因为怎么过去抓人,事先怎么没有收到任何风声。

二柱子在这边冷汗直流的说:“齐副县长,是薛士阳亲自带人过来抓的人。”

“薛士阳他妈狗日的有什么权利抓人,他不是县教育部门的吗!”

“这狗日的没搞清楚状况是吧!”

“不是,齐副县长,不是那个教育部门的薛士阳,而是省长薛士阳。’

“不但他亲自来了,省里能来的,都已经来了。”

“他们是过来祭拜老红军的,刚好葬礼上遇到了刘大力,不巧的是钟乡长也在。”

‘您也知道,刘大力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到处告钟乡长。’

“就这样不凑巧的碰到,然后抓了。”

齐湘云一口气差点没顺上来,语气大变:“谁!你说是谁!你他妈眼睛没有看错吧!”

二柱子哭丧着脸说:“我哪里看错啊,快点。。”

话还没说完,对方电话就挂了。

。。。

县政府这边,齐湘云赶紧跑到了刘军的办公室里。

同样的,进去后没多久,刘军就十分紧张的冲出了办公室。

一脸的铁青。

‘交通部门的人都是吃屎的吗!这么大部队人马从县城里穿过,竟然没有引起他们任何人的注意。”

“马上给我召集所有局长级别以上的人,第一时间给我前往晒袍村!”

“他妈的,一些饭桶,整天都在干嘛!”

刘军的怒火很快就烧遍了整个县政府,顿时一片混乱了起来。

大院内,不停的有车子冲进来,然后就是各大部门的负责人,紧张的从车内走出。

他们飞速的开了一个简短会议后,马上又出了县政府。

一行人车队朝着晒袍村这边飞驰而来。

路上,刘军突然开口问向齐湘云:“前段时间我让你查的事情,有没有结果了?”

齐湘云小心的说:“梁建国儿子的事?”

‘你说呢?”刘军死死的瞪着他。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