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6章:无故的担忧

跟自己家里人通了几个电话后,苏启身上那种低沉到令人发疯的气息总算消散了不少。

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李婷很是乖巧的给苏启倒了一杯水递过来:“哥,刚刚是给三星村里打电话吗。”

苏启点了点头说:“嗯,现在已经十一月了,我们完了这边的事情后就回中海。”

“在中海等一个人,这个人来了中海后,你跟哥一起回三星村。”

“我们好好的在三星村休息几个月。”

若是平常李婷肯定会快乐的像个孩子,但经历了刚刚的一幕,这个跟杨晶一样能够分清楚大是大非的女孩一改平常的模样。

显得有些成熟的说:“我期待很久了,终于可以过去看一看姑姑当年生活过的地方。”

苏启笑了笑,随后望着薛泽和包建增两个人:“二位,苏启真心的感谢你们这一年以来的付出。”

“现在事情已经有眉目了,我要求你们马上回去看你们的家人。”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比家人还更为重要的。是我,害你们一年来与家人分离,真的很抱歉。”

说着苏启还郑重的给二人鞠躬了下。

这两个人吓了一跳,赶紧过来扶助苏启。

包建增说:‘苏总,这是我们的工作,你真别太放在心上,只是我们很自愧,依旧还是让线索断在了这边。’

薛泽听后也一脸的颓败感。

二人都是工作狂,一年来用钻牛角尖的精神在调查这事情,最终还是拿不出一个好的结果

他们心里当然十分难受。

苏启笑着说:“没事,我脑海里已经有一些思路了,真的很感谢你们,没有你们,我脑海里也不会多这么多思路出来。”

包建增二人不明白苏启话的意思,薛泽开口说:“苏总,你有什么思路,可以告诉我们吗,我们继续按照你思路查下去。”

苏启摇头:“算了吧,我怕期望太大,没结果出来之前,我独自一个人来承担好了。”

“你们回去好好休息,我还停留几天就回中海。”

二人看苏启一副不愿意再说的样子,只能满脑袋的狐疑离开了房间。

一回到自己房间里,两人开始讨论了起来,因为总觉得苏启的变化实在太大。

关上门后,薛泽说:“包哥,你有么有感觉苏总那个电话打的很奇怪,是不是他已经有他父亲的线索了?”

包建增表情凝重:“我估计是,可惜的是我们并没有听清楚他在给谁打电话。”

“不过我们应该要更加开心,这一年来,我们不就是为了在帮助苏总寻找父亲吗。”

说着包建增笑了笑。

不过刚一坐下,随后猛的站起来:“坏了,我们还忘记一件事情了!”

薛泽被弄得吓了一跳:“包哥,什么事情这么一惊一乍的。”

包建增面色大变:“你呀!还不是你惹出来的事情!”

“你难道没有听见吗,苏总说他还要停留在这里几天时间!”

“据我所知,他原本是想跟我们见面后就回中海的,现在突然临时决定还停留几天时间,这是想要干嘛!”

薛泽说:“这很正常吧,他那么大的老板,每天事情那么多,怎么可能能够固定好自己的行程。”

包建增说:“你放屁!苏总肯定是有报复的心里了!”

“你呀,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车上我就跟你说了,不要把庄雪涛虐待他父亲的事情讲出来,不然以苏总这性格肯定要出大事!”

“你难道忘记了!汪健民的脑袋当时都被苏总用枪指着了,就他妈差一点直接崩了!”

“不行,这事情我必须要马上汇报厅里,要是苏总在这边闹出了什么天大的事情,最后受到了什么影响的话,那我们真没脸回去了!”

薛泽一听包建增这么说,也努力回顾了下苏启刚刚的对话,虽然苏苏启并没有表露的很明显,但确实有了报复的心里。

这样一个商界狂徒性格的人,怎么可能忍得下这事情,一时间也很懊恼,不应该逞嘴巴之快的讲出来,手脚无措坐在了凳子上。

这两个人是真心对苏启好,苏启是他们湖东的骄傲,也真心的希望苏启能够越飞越高。

故而才会如此紧张。

他们虽然级别很低,但因为苏启父亲案子的缘故,所以工作一直都是给警察厅长郭智龙直接汇报。

电话里跟郭智龙讲了这事情。

郭智龙在电话里把他们给臭叼了一顿!

他在厅办公室里翻出了苏启的号码,着急的团团转,最后觉得这个电话还是省长薛士阳打过去为好。

于是乎又把这事给汇报给了薛士阳。

薛士阳倒是要冷静很多,同样沉默了片刻,打通了苏启的电话。

苏启这会在客厅里,看是薛士阳的电话,接通后笑着说:“你好,薛省长。”

薛士阳赶紧说:“苏启啊,我告诉你,千万别冲动哈!”

“你身上光芒太茂盛了,国内有太多人眼睛在你身上,你也要相信国家法律绝对能够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庄雪涛的事情一定要克制住!”

苏启当然明白他话的意思,笑着说:“是薛泽二人报告给你们的吧。”

“你别管谁报告给我们的,你就是不能起报复的心思,交给法律!”

“你是我们湖东省的骄傲,我们每个人都不希望你出事,多少商界娇子陨落,不都是因为一个事情钻牛角尖,把自己给拖入到了万劫不复之地。”

“克制,克制,在克制!我马上会联系疆省政府的人,让他们来处理!”

苏启苦笑着摇了摇头,感受到了电话那头的真诚,心里也莫名的有种欣慰感。

长叹了口气说:“行啦,我的老领导,放心吧,我自己有分寸的。”

“你有分寸什么?郭智龙那时候还跟我汇报说,你当时在芦苇林里差点杀了汪建民!”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不管怎么样都改不了冲动的本性!”

薛士阳不停的数落了起来。

苏启最后无可奈何的说:“我说领导,可以让我说几句话吗。”

“我还真不会闹出什么大事情出来,现在我学长许才良就跟我在一起,你说他在,我敢闹出什么事情来吗?”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