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4章:你又瞎掰

“老天,是不是哈佛大学演讲过的那个苏启?”

苏启笑着说:“对,正是我。”

艾尔老人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谁说八十岁的老人没有老骥伏枥之心。

也谁说八十岁的老人只是一身的暮气。

老人是靠着报刊亭生活的,每天接触的都是各大报社的报纸。

前些年的时候,苏启作为第一个登上哈佛大学演讲堂的华夏人,一度在媒体上火热了很长一段时间。

后来,苏启的橙子科技也被人报道了出来。

他那时候也注意到过这个东方的年轻大富翁。

眼下,这个年轻人居然准备在米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他可以想象,那些可耻的华尔街资本家,在他们财富收缩了一大半后,在看到苏启是什么样子的表情。

这些人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只要是他们眼中的猎物,他们就一个都不会放过。

充当猎手多年,终于也要被人当做一次猎物。

想想,老人都觉得十分期待而激动。

情动之下,老人步履缓慢的走向这面前偌大的建筑,嘴里喃喃着。

“我的祖先们,我也已经老了,或许,这是最后为你们复仇的机会了。”

、、

苏启没有打扰他,望着他的背影,微微的叹了口气,走出了庄园。

一出来,就看到了一群机车党躺在地上各种鬼哭狼嚎。

孟千死死的压着其中一个,不停在打着耳巴子。

贡兴邦也踩着一个,同样也在各种侮辱。

看到了苏启出来后,两人赶紧站直了身体,小跑了过来。

苏启疑惑道:“这什么情况?”

贡兴邦说:“还能什么情况,一些个狼崽子嗅到了金钱的味道,不就想要过来图谋不轨了。”

“不过被弱鸡都收拾了。”

“以前身边人都说弱鸡是个装逼大王,实际上是个战斗机。”

“乖乖,今天我算是领悟到了。”

“启哥,你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个人,这小骨头是铁打的吗。’

说完贡兴邦还捏了捏贡兴邦的肩胛,很明显的,刚刚孟千与人大战的一幕给了他很大的触动。

孟千腼腆的说:“呵呵,邦哥,我就随便动手了几下。”

“哪里会想到这些人看上去肌肉爆棚,但实际这么不经打、”

苏启白了他一眼,对贡兴邦说:“这小子在溙国,连芭蕉树林里面睡觉几头老母猪都不放过。”

“千万别被这小子外貌给迷惑,我有一次还看到他在厕所里对着自己死劲的打。”

“我问他为什么打自己。”

“他说,这个世界上我没有敌人了,只能与自己为敌,那家伙把自己揍的都不成样子了,啦都拉不住。”

“一个小变态。”

孟千边上不可置信张大了嘴巴:“启哥,你怎么又瞎掰了,我都差点信了,跟真的一样。”

苏启盯着他:“嗯?”

孟千赶紧低头:“好吧,你没有瞎掰。”

贡兴邦边上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想到了里面的艾尔老头。

问道:“启哥,里面那老头搞定了?”

苏启正色了不少,点头说“搞定了,但也有点麻烦,我们车里说。”

几个人于是马上走向了不远处的街道上。

路上还故意从那些机车党身上才过去。

踩得这边一阵嗷嗷叫,场面很是凄惨无比。

上了车子后,苏启开口说:“兴邦,回去后,马上安排人过来把艾尔给接走。”

“一来确保他的安危,二来也是为了确保交易顺利,还有,他知道了我们很多的事情,也不能在这个环节上纰漏。”

“不是不相信别人,只是商业游戏是这样,我们不能让任何意外出现。”

贡兴邦点了点头。

苏启随后又继续说道:“你去调查一个叫唐德的家族,看看这个家族在米国什么体量。”

“唐德?”贡兴邦抬头:“华尔街的那个?”

苏启稍微惊讶了下:“你认识这个家族的人?”

“我去,真是仇人总是狭路相逢。”

“唐德家族不就是兰普的家族嘛。”

苏启惊讶无比:“不会这么凑巧吧。”

贡兴邦随后把兰普背后家族的事情说了一遍。

一番解释后,苏启才明白了过来,外国人的名字华夏人一般很难搞懂。

兰普的真名叫唐德,兰普。

也就是说,唐德就是他的姓氏。

艾尔老人只知道唐德家族,就是背叛他们艾尔家族那个人所改名换姓而形成。

当年那个背叛他们家族的人,也早就过世了。

他也不知道这个家族还有些什么人在。

一个几乎是小镇上的乞丐,怎么可能能够搞清楚一个家族的人员状况。

想到这里,苏启先前还十分发愁的事情,一下子豁然开朗了起来。

刚开始怕节外生枝,毕竟自己是过来割韭菜的,身份本就不是那么的光彩。

有一个兰普要解决,又要多一个家族。

这会把自己置于八方来敌的处境当中。

可是现在不用发愁了,小兰普不本来就是自己的猎物嘛。

笑着说:“所以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有仇,总会相遇。”

“既然这样,我们就可以放开手脚的去做了,还有什么好害的!”

贡兴邦这时候表情突然凝重了不少,开口说:“实话说,我听可怜那个老头。”

“你说人活着执念这么强干嘛。”

“你家族的人,大部分已经放弃了,要么放弃,要么去世了,就剩下了你这么一个人,到了这个年纪。”

“想的更多的,不应该是一份安详的晚年吗。”

苏启笑着摇头:“兴邦,你永远也体会不了一个心怀执念的人他们心中有多么的坚定。”

“无所谓了,看这小老头表现吧。”

“如果他真的为我们挡走了不少的麻烦,我会给他一笔钱。”

“然后把他送出米国,足够让他过上一个非常美好的晚年。”

贡兴邦点了点头:“我对米国人无感,但现在明白了一个道理。”

“只要是社会底层的人,他们不管到哪个国家都一样,身上都会有一种的悲情元素。”

“给他一个美好的晚年生活,我同意。”

苏启笑了笑,不在说话。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