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0章:世仇

三人扭头一看,每个人都紧皱了眉头。

应世文还好,虽然很不喜欢这个人,但曾今在一个大院里面,因为自己老爷子的关系。

这个人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但是王世豪恨不得马上过去把他按在地上,然后在他头上撒一泡尿就好,毕竟你侮辱了我祖先。

贡兴邦就不说了,默默的看了下自己鞋子,懊恼今天为什么没有穿皮鞋过来。

人家都已经走了过来。

脸上还带着笑容,他们也没有发作的理由。

应世文装作一副很是惊讶的样子看着他说:“严存?你被放出来啦?”

严存听到这话后脸色马上就有些不好了。

但也无可奈何,人家现在已经是很牛的存在,绝无可能还用以前的那种眼光去看待对方。

不快的心情压入了心底,虚伪的笑着说:“世文,你这就开玩笑了。”

“什么叫放出来了?”

“这几年虽然我没有在燕城露面了,但不也过的好好的吗,一些个外面的谣言,就不要去相信了。”

说着还把酒杯凑到了应世文的跟前。

应世文很是敷衍的拿起了桌子上的杯子砰了下:“消失了七八年,谁都好奇你去了哪里吧。”

“我们这种小人物自然只能听风就是雨。”

严存笑着说:“很开心能够遇到你。”

说着喝了口酒,随后目光放在了王世豪的身上。

脸色立马就跨了下来。

因为王世豪的腔调实在太足,这是王世豪的家教,走哪里就要有四平八稳的派头。

腰杆要直,甚至于手怎么摆放都有他们家族里面特定的要求。

而且王世豪从头到尾的都没有正眼看他一眼。

皱了皱眉头,心里猜想着他的身份。

随后目光又落在了贡兴邦的身上。

那种从王世豪身上感受不快一下子就找到了突破口一样。

大笑着说:“贡兴邦!我草,真的是你啊,几年没见,你居然成了这个样子?”

话带着浓浓的讽刺,贡兴邦拳头拧了拧,但是也没有说话。

他可以不在乎现在严存,但是很在乎他爷爷,以及他父亲。

如同王世豪所言,现在贡家处在一个多事之秋的境地当中,不能再给家族里面惹来什么麻烦。

所以尽可能的回头,很是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的笑容:“是多年未见。”

严存大手一拍在了他肩膀上,然后望着俞久植大声笑着说。

“来,久植,这个人你可要好好认识一下。”

“你们俞家当年和贡家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密切啊,还是穿着一条裤子的那种。”

俞久植目中马上闪过了一丝的精光。

因为他知道,这就是他的世仇。

但是贡兴邦听不明白这话,奇怪的看了一眼严存。

俞久植端着酒笑着对贡兴邦打了一个招呼:“你好贡总,中基投资的创始人,久仰。”

贡兴邦冷淡的抬头敷衍了一下。

严存大笑着说:“哥儿几个,今天要不咱们合个桌子,一起来个夜场狂欢?我来安排?”

一直铁着脸的王世豪开口道:“不是一路人,这酒自然也喝不到一块去。”

“我们东北人喝酒讲心情,看跟谁喝酒。”

“聊得来的,我们可以用火锅盆子喝,人也不会醉。”

“聊不来的,喝一杯都感觉浑身难受。”

“抱歉,我晚上还有事情。”

严存目中闪过了一丝阴狠,望着应世文,指着王世豪说:“世文,这个老哥又是谁,不应该给我介绍一下吗?”

这一指充满了轻蔑,感觉是一个自以为是上等人,随意指着别人侮辱一样。

这让王世豪火冒三丈,一拍桌子说:“早些年,燕城里面你是个角,但在东北,你在我面前还入不了流!”

“请你注意自己态度!”

贡兴邦也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一手还抓住了一个酒瓶子,显然也已经到了忍耐的最大极限。

应世文更是冷着脸说:“严存,你想要搞事?”

“现在燕城不是当年的燕城,说话最好注意点自己的分寸。”

俞久植如临大敌,同样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姿态。

气氛一下子就降到了谷底。

严存先是铁着脸沉默了一会,而后突然哈哈大笑着拍了拍应世文的肩膀。

“兄弟,我们是一个大院里面长大的,你难道还不知道我这脾气?”

“我这人啊,就是不太会说话。”

“别介意,都别介意哈,七八年未曾相见,何必这幅要打架的气势、”

“这杯酒我喝了,就算是给周围东北过来的老哥赔罪。”

说完自己一杯干了手里的啤酒。

还十分舒畅的样子说:“舒服啊,还是咱们燕城的老酒够味。”

“走吧,久植,人也见过了,人家也看不上我们,我们也没有必要在这里自找没趣。”

完了把酒杯往边上很是随意的一丢,在地上砸了个稀巴烂。

玻璃渣子碎了一地,人也走向了门口。

俞久植很是凶狠的瞪了他们几个人一眼,同样跟在了后面,离开了这个小清吧。

应世文他们三个也一脸凝重的重新坐了下来。

“我呸,狗改不了吃屎,消失了几年的时间,我还以为他收敛了很多。”

“原来还是这个鸡毛性格,迟早还是要出事。”

王世豪望着严存的背影,端起来了一杯酒,慢慢的放在了嘴边。

嘀咕道:“我敢保证,只要他一进入东北,我会有一百种方法来蹂躏他。”

“让他明白,这个世界不止只有一个燕城。”

贡兴邦也咬牙切齿的说:“刚刚有那么几秒的冲动,我这手上的瓶子就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应世文看二人这状态,先是沉默了一会。

想起了那个俞久植,开口说:“兴邦,那个俞家是怎么回事?”

“刚刚我从严存身边那个青年的眼神当中感觉到了一丝的阴狠,仿佛跟你有着什么深仇大恨。”

“尽管一闪而逝,但我还是特别注意到了。”

贡兴邦脑袋也冷静了下来,疑惑的说:“俞家,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家族存在。”

“我也很好奇,这事情,我还是要见到我老爸后才能够问的清楚。”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