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5章:这些年(一更求月票)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最终母子两个人松开,重新回到了沙发上面。

李芝死死的抓着自己儿子的手,拉着他坐在自己身边。

生怕自己儿子一松手就要没了一样,就如同当年襁褓中的那个苏启。

不停问着苏启一些事情。

不过苏启隐瞒了父亲苏大峰的事情,算是想要给这个苦难的女人一个惊喜吧。

苏启也得知了母亲这些年来的一些情况。

当年李芝确实是被人救起来了。

救她的人就是李家被苏启打压下去的那一伙人。

不过他们救他可不是有什么好意,无非就是想要她回到李家承认他们的存在。

那时候的李芝根本无心的家族的事情、

自己老公出事了,儿子也不见了,换作是哪个女人都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吧。

所以船开了很远很远后,李芝找了一个机会跳入到了江水当中。

就这样,浮浮沉沉,她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

最要命的是,当他爬上岸的时候,眼睛开始逐渐模糊。

仅仅只有个一两天的功夫,她的双目彻底的失明。

最后被一个孤儿院收留,在孤儿院里面教书了几年,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对于孤儿院来讲。

能有一个老师是多么可贵的存在。

那几年里,她一直都在关注着那场车祸。

也听说了那场车祸当中没有一个人起来。

她理清楚了思路后,知道了这绝对是一场巨大的阴谋。

自己如果一旦出现,那么制造这场阴谋的人,必然会对他的儿子,以及山子两口子下手。

到时候悲剧只会扩大。

在那个孤儿院里面呆了几年的时间后。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一个过来孤儿院领养孤儿的丹脉人。

于是就到了丹脉。

找到了李家,可李家这时候已经物是人非。

那些谋害自己的人已经把持了李家。

此刻你再出现,那些刽子手会对给你好果子吃?

就这样,那个丹麦人把他安排在了当地的一个福利机构里面。

而自己也经过很多人的帮忙,在那个湖边安定了下来。

靠着做一些手工活,然后由福利机构的人每个月过来收取而生活。

苏启一直都在静静的听着,没有打断,也没有说话。

眼睛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那些一道道皱纹,仿佛刻满了自己母亲这些年来的苦难。

如果是一个正常人还好,偏偏还是最要命的失明。

一个失明的女人,无依无靠,在这世界的上生存下来。

随便想想都知道她是怎么走过来的。

李芝讲述了这些年的事情后,另外一只手很是慈爱的在苏启的脸上轻轻的抚摸了下。

笑着说:“儿子,这些年你过的好吗?”

“对不起,妈妈是真的不愿意离开你,后来也是真的想要过去找你。”

“但我怕他们对你动手。”

“我知道,没爹没娘的孩子是最苦的。”

说完李芝又忍不住低声抽搐了起来。

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谁愿意这么割舍几十年。

这个女人这些年承受了太多太多。

以至于到了现在,她以为这个世界还是他失明前的那个世界。

生怕那些人会找自己的儿子麻烦,所以一直都在逃避三星村几个字。

如果苏启不是说出了自己是苏大峰李芝之子的话。

她必然依旧还会死死的隐藏在自己的心里。

孟千在边上也早就感动的不成样子了。

尤其是李芝一句没爹没娘的孩子是最苦的,戳中了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从心底的为他的大启哥而开心。

狠狠的擦了下自己的泪水,泪中带笑的说:“阿姨,苏总现在可不是一般的人物。”

“我也听启哥说起过你们当年的一些仇人,可以确定的是,最后一个仇人周翰文,就在今年年初我们去贵省解决了。”

“他已经直接吃了花生米去见上帝,得到了法律的制裁。”

苏启笑了笑没说话。的

李芝听后激动的说:“孩子,你去报仇了?”

苏启点了点头说:“伤我父母者,我不管他是谁,哪怕是那高高在上,主宰苍生的神仙,我也会直杀上九云天。”

李芝紧张的说:”不不不,孩子,你不能走歪路。”

“这要不得啊,杀了人,最后一样要偿命的。”

旁边乔思思赶紧解释道:“干妈,你多想了。”

“启哥哥现在不得了了。”

“前段时间你听新闻,不是听到说有一个叫苏启的人在米国B宫里面参加他们总T就职仪式吗。”

“那时候你还在开玩笑说,这个小伙子名字怎么跟自己儿子一样。”

“要真是自己儿子就好了。”

“我告诉你,坐在你面前的儿子,就是那个苏启。”

“他现在是我们整个华夏最出名的苏鸡贼,嘻嘻。”

“真没有想到啊,干妈你一语成簇,竟然真变成了事实。”

“嗨呀,我笨死了,名字都一样,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往那方面想过呢。”

乔思思说着还十分懊恼的责怪起了自己。

“你说什么!”李芝情绪再次激动了起来,两手捧着苏启的脸盘。

尽可能的感受着苏启的存在:“你真的就是那个苏启?哦不,那个苏启就是你?我的儿子?”

苏启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

然后把周翰文他们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包括李家的事情也说了一遍。

李芝呼吸急促:“李家那些人都已经得到了报应?”

苏启握着自己母亲的手掌,轻轻的拍了拍手背说。

“妈,我听思思说,前年有一天晚上,你所居住的地方发生了一次所谓的黑帮拼杀事件是吗?”

李芝点了点头说:“是有这么一次,后来我听说有一个华夏青年,用一块令牌都把人家嘴巴都打烂了。”

“而且最终也平息了所有的动乱。”

苏启笑了笑:“是不是觉得那个青年太狠了点。”

李芝点头说:“确实有点狠了,这都有什么样的仇恨。”

“儿子,你问这个事情做什么?”

苏启笑着摇头:“妈,如果被打的是李家那伙人的为头者呢?”

“而打人的,是你儿子,你还会不会觉得那个青年太狠了?”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