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7章:你太过火了

阿尔庄园在开普市城南郊区。

占地面积很大,达到了数十亩土地。

早年是一个欧洲贵族所居住的地方,后来白人被曼德给赶下台后,这里又历任了几个主人。

无一列外,都是这个城市中有分量的人在居住。

当然了,这房子属于市里公有。

勒克成了副市长后,他的家人就安顿在这房子里面。

非洲整体治安很差,所以房子周围有专门的人治安管理,普通人看不到里面的景象。

只是偶尔路过的时候,会听到里面会传来一些谈笑风声。

这是一个高级交际场合,这个城市中有地位的人才能够成为阿尔庄园的宾客。

晚上七点的时候,阿尔庄园里面已经热闹了起来。

只要不是勒克反派的人,城市中有点分量的全部都被邀请了过来。

其中有几个华夏人显得非常的扎眼。

他们是华夏商会的人。

一个是李三口,还有一个是张岱年。

以及代表会长叶云斌过来的戴营。

三人主次有序的进入其中,坐在了一处。

表面上好像挺和睦,其实谈话的字里行间谁都能够感受到其中的虚虚实实。

戴营望着这两个副会长,心里一直都在权衡着,这二人之间到底是谁当初出卖了叶云斌。

几人聊了一些不关痛痒的话题后,话锋一转,到了鬼巷的话题上。

李三口一脸正色的说:“戴总,你可知道鬼巷的事情,我听说那里的主人就是我们华夏人,是这么回事吗。”

张岔年把话题接了过去:“我找人调查过了,不过是一个年轻人在那里故弄玄虚罢了。”

“我们华夏国内有很多这样的年轻人,家境优越,但是碍于国内父母的身份不敢的太张扬。”

“但这些孩子一旦到了国外就开始变得飞扬跋扈,总弄出一些令人跌倒三观的事情。”

“我看没有必要太心思放在那边身上。”

戴营听到这话后皱了皱眉头。

这二人原先他是怀疑李三口的,因为他有一半的日国人血统。

但叶云斌点醒了他,说张岔年也要警惕,所以他对张岔年起了一点防备心理。

开口:“国内已经不是我们以前所了解的那个国内了。”

“内需扩大,代表了市场正在逐步扩大,市场前进的大背景下,总会有很多勇闯激流的年轻人出现。”

“要不了多少年,未来肯定就是现在这一批年轻人的。”

“所以我们不能对华夏过来的青年带有色眼镜。”

李三口边上正色的点了点头:“对,是这么回事,以苏启为首,尤其是在互联网板块,有太多的年轻人令我们敬佩。”

“是我们学习榜样。”

张岔年一看二人马上站队,不满的望了他们一眼说:“那跟你们又有什么关系。”

“我们都是外面的孤魂野鬼,回去了人家叫我们华侨,而不是华夏人,懂吗。”

戴营脸色有些不太好了:“华侨怎么了,华侨就不是华夏人了?”

“张总,你这思想有点问题。”

张岔年听到这话一下子就毛了。

你戴营不就一个小店的店主吗,道上有点能耐是不错,但也只是一个打手的角色。

我是副会长,身价十几亿,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跟我平起平坐的讲话了?

真以为这段时间跟会长走的进了,就以为自己在他身边镀了一个金身?

觉得自己很能耐了?

压制了下心里的恼火说:“是谁心态有问题,还不得而知。”

“戴总,给你提个醒,最好注意点自己的身份。”

这话等于是在自己撩家伙了,三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就降到了谷点。

戴营皱着眉头说:“张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人在你心里还有个三六九等之分不成。”

“大家都是华夏人,当年的起点都一样,只不过个人意愿导致了后面发展有所不同罢了。”

“真的是这样吗。”张岔年嗤之以鼻的望了他一眼:“我只是觉得你应该认清楚自己的身份。”

“这几天叶总承诺了你什么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你不应该帮着叶总隐瞒他的去处。”

“他是会长,他的安危关系到了我们整个商会的问题,前几日被人绑架,然后又莫名其妙的一直不出现。”

“害的我们这些不明所以的商会成员们为他一个人担心,你觉得这是一个会长该有的行为吗。”

“如果没有心思在会长位置上面干了,那就老老实实的退下来,让别人上。”

“多事之秋,华夏商会到了一个十分紧迫的状态当中,他仍然还是不自知。”

叶云斌被戴营救出来后,一直怀疑他们商会里面有内鬼。

所以很多事情都不再对商会公开,只找自己信得过的人商议。

这导致了商会里面很多人的不满。

戴营气的浑身哆嗦,一脸愤怒的望着张岔年准备发飙。

这家伙的脾气就跟他餐馆里面的菜品一样,永远都是火辣无比。

李三口突然踢了他一脚,示意他冷静。

帮着开口说:“叶总有自己的安排,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张总,我们不应该随意揣摩他的心思。”

“华夏商会是他所建立的,最先开始在南非,然后慢慢扩张到了整个非洲。”

“上万个华夏商人加入了我们,能够走到今天,都是他在背后努力的结果。”

“张总,你这话好像有点过分了点。”

张岔年瞥了李三口一眼,讽刺道:“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罢了。”

“李总,你身为一个日国人,整天到处都在标榜你是华夏人,我想问下,有几个把你当成是华夏人的?”

“如此贴金,意义何在。”

两个人一直就不太对付,相互之间切磋了十几年,自然不会被对方的几句话给刺毛。

李三口显得非常豁达的笑着说:“我的父亲是华夏人,母亲是日国人,这点是不假。”

“可不管是华夏人习俗也好,还是日国人的习俗也罢,孩子都是跟随父亲一方。”

“故而我是华夏人这点没毛病。”

“张总,你的话,是不是真的有些过火了点,向我开战吗。”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