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8章:又是曹渊明

马山炮他们是打算在这电影上面投五千万下来。

故事剧本也过审了,就是要讲李白一生的故事。

李太白一声忐忑,也是诗人当中活的最为洒脱血性的一个。

他没有如同杜甫一样守在草屋里面过一辈子,也没有像陶渊明一样每日见南山下的生活。

而是配着一把宝剑,到处游走,像个江湖豪客。

所以很好塑造剧本。

可当下的市场这样的片子真的会有市场吗。

还有,这五千万的预算,在后世可能就只能算是一个小投资剧。

但在现在这个时候,上亿投资就是超级大片了,五千万真心不低。

而且投资的还不是一个主流市场。

原本苏启还想劝说一下,但想着两个家伙去年还烧了六千万,反正有钱,也懒得去说了。

人活着,干什么事情,只要不是被人当做是袁大头,真心没有必要什么都朝钱看。

突然,苏启想到了什么一样,望着马山炮说:“炮哥,你不爱曹渊明了?”

马山炮没有意识到苏启在说什么,哈哈大笑着说:“刚开始我也是想着拍曹渊明来着。”

“后来五哥跟我说,曹渊明这兄弟整天在终南山脚下玩弄山水,没东西可拍啊。”

“李太白执剑走天涯,一声荡气回肠,有床前明月光的细腻,也有日照香炉生紫烟的豪迈气概。”

“也在唐太宗跟前吹过牛逼,跟高太监打过架,调戏过杨贵妃,剧情可能会丰富很多。”

“不过,话说回来,李太白的电影过了后,我也会给曹渊明拍一部电视剧。”

苏启忍着想笑,至于江飞,一脸绝望的望着马山炮,似乎已经放弃了这家伙。

至于五哥一脸懵逼:“等等等,马总,炮哥,这个曹渊明又是谁?”

“我怎么不记得有怎么一号人物来着?”

江飞刚准备解释,苏启恶搞的对着他使了下眼色。

马山炮说的非常起劲,赶紧解释说:“就是终南山脚下的那个家伙啊。”

“终南山?”五哥愣了下:“终南山不都是一些辟谷的兄弟吗,住在山洞里跟野人一样的家伙。”

马山炮一愣:“该死的,我又搞混了,是那个在桃花源里面生活的家伙。”

“悠然见南山,并不是这终南山,我总是搞不明白。”

五哥恍然大悟,而后又十分正色的望着马山炮:“不对,马总,那不是曹渊明!”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

“错了?我没错吧。”马山炮先是看了一眼江飞,江飞给了他一个你自己理解的眼神。

然后又望着苏启,想要从苏启这边求证。

苏启淡然的点了点头:“炮哥,你错了!不是曹渊明,上次我还纠正你来着,你忘记了啦。”

“你看五哥,人家港城混娱乐圈的都知道,你这诗社副社长都不知道,这就过分了哈。”

“五哥,你是文化人。”

五哥哈哈大笑:“苏启过奖了,我虽然是道上出身的人,但我有钱后,一直勤奋学习,尤其是产业扩张到内地来了后。”

“我书房里面可是收藏了不少诗籍。”

“别说,故人的诗,细细品味下,还真有很大的乐趣在里面。”

“你说咱们华夏老祖宗多有文化,多神气啊,随便几个字,就可以构造出来一个意境,细细品味,就好像一壶老酒,充满了岁月的味道。”

“这叫书香味。”

苏启笑着说:“那是,我们这种人长期处在利益旋涡中心,有时候是要多看看一些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化葵宝。”

马山炮抓了抓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那曹渊明到底叫啥啊,不好意思哈,我忘记了。”

五哥突然望着他,声音高了好几分。

“李渊明啊!还能叫啥!”

砰!

五哥话刚出口,边上的江飞和那个拿着杯子刚过来的服务员妹子人仰马翻。

。。。

马山炮口中的小钟全名叫钟汉水。

他以前和猴子一样是马山炮身边的人,后来跟着猴子一起到了苏启这边。

只不过后来有一次在跟踪别人的时候出了点问题。

当然了,也不是被人发现了报复,而是这家伙从楼顶上偷拍对面目标的时候掉了下来。

命在那一次差点丢了,不过也幸好祖宗积德,最后还是活了下来。

还是这条腿废了,能站起来,但走路是个瘸子。

刚开始猴子给他安排了别的工作,但他越待越不是滋味,总觉得自己这个样子会扯猴子他们后腿。

于是就找回了马山炮。

这可是马山炮以前最衷心的小弟之一,他自然不会让自己小弟就这么荒废掉一生。

于是,他遍带着他一起做工程。

虽然是小混混出生,但钟汉水知道自己这个情况。

如果不把握好这一次机会的话,那么他真要废掉这一生。

跟在马山炮身边非常的勤奋。

先是在马山炮的公司里面上班,然后马山炮开始给一些小工程给他做。

顺手了后,又开始往大了做。

勤奋好学,加上有马山炮这么好的资源,他想不赚钱的都难。

所以短短两年的功夫,自己赚了两三百万,也拿着当初大正集团给他的那笔赔偿去买了一套房子。

再添置了一台奔驰车,生活变得很是美好了起来。

后来,他又交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朋友。

听说是刚大学毕业的,比他小了五六岁,等女孩一毕业,他们就计划了结婚。

一直到现在,他们终于要踏入到婚姻的殿堂了。

可这时候,他在婚礼布置现场并不是很开心。

良久之后,他一个手下从外面走了进来。

“汉哥,有结果了。”

钟汉水有些恼怒的抬头:“什么结果。”

手下从口里掏出来了一个U盘:“全在这里面,汉哥,你还是忍着点吧。”

钟汉水似乎知道了什么结果一样。

脸上突然一阵放松,那种放松是对一个人失望透顶后的放松。

也是一种完全不抱希望的放松。

接过了U盘后,开口说:“你下去吧,这事情暂时不要跟任何一个人说,我自己来解决。”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