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8章:我来见见面

苏启运筹帷幄,望着天边的残阳,淡然一笑:“因为他太需要昂多了。”

“他是靠着昂多才有了现在的上风,而他也在昂多身上倾尽了所有。”

“现在昂多突然失去了联系,他肯定会慌乱,因为一切都是在围绕着昂多做的计划。”

“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那么他的计划将要全部会打乱。”

“两军交战,生死之期,突然改变计划,这充满了凶险性,我坚信黎昌肯定明白这个道理。”

马广驰凝色沉思了一会:“可这个昂多现在也什么都不说。”

“也不表态,我们该怎么策反他,让他又重新为我所用。”

苏启点头:“现在就是该我出现的时候了。”

“从这一刻开始,你现在就在昂多的人脉关系圈入手,找出这人软肋所在。”

“就算是一个杀人犯,他心里也会有最柔软的地方,更何况还是他这种位居高位的人。”

马广驰一点就透彻。

苏启这是要攻心,玩心理战。

找到对方的软肋,你才有可能让对方在你面前诚服。

点头:“那行,现在我就去安排。”

说完起身就准备走。

苏启赶紧把他叫住:“可别,你可答应了我的,今天陪我喝一小杯。”

“别着急,别着急,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你打个电话让你的手下去做就行了,犯不着自己亲自出马。”

马广驰顿了下,摇头:“行吧,今天我们喝一小杯。”

。。

昂多体系的人这段时间被明德清理的差不多了。

明德下手也很冷血。

甚至于还枪决了几情节性质恶劣的人。

还有很多人被投入到了监狱里面。

高层之间的竞争是十分冷血的,看看韩国就知道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几乎没有一个总T是善终的。

死了几个,其余的也都在自己竞争失败后,被投入到了监狱当中了度余生。

明德不这么干,那么明天死的就是他自己。

现在他的家人也十分的慌乱。

老婆还好,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国外,所以暂时没有波及到他。

唯独他儿子阮金现在还在南越国内。

只不过他儿子很干净,大学毕业回国内也不过一年的时间。

昂多把他安排到了底层。

原本是想着让他熬个一两年的时间,然后调任到他身边来。

这样你有了基层的工作经验,在资历上也算是完成了一部,后面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慢慢的成长。

一直到最后接替他自己的地位。

一年,对于他而言,还不足以干出什么事情。

甚至于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就是昂多的儿子。

所以明德找不出他身上的污点。

最终随便给了个理由,被剔除出了仕途。

阮金也是第二天联系自己父亲,发现父亲联系不上后,才明白自己父亲出事了。

这几天的时间里,这个小伙子到处找人。

可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手相助。

现在他被限制了自由。

你可以在这个城市里面自由活动,可你没法离开这个城市。

更别说是离开这个国家,在国外跟母亲妹妹会合了。

今天上午,他如同往常一样在自己家里担忧着。

后来马广驰来了,进来跟他交谈了很久后,最终他跟着马广驰一起离开了这里。

在一个地方上了一辆的直升飞机,一直到了看守他老爸的那栋楼顶上。

一出来,他就看到了苏启。

显得很是恭敬的站在苏启跟前:“你好,苏先生,很高兴能够见到你。”

“我想问下,我爸现在就在里面被控制吗。”

苏启穿着打扮非常的休闲,身上并没有什么戾气。

像是一个简单而休闲的邻家大哥哥。

露出了十分亲和的笑容:“对,你父亲这些天就被看守在这里。”

“跟我来吧,我们进去跟你父亲见面。”

说完一手插在口袋里,十分轻松自若的进入到了这栋楼里。

在他们进去后。

马广驰看了看数百里米外面的一栋楼内,然后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很快,那栋楼的一个房间里,几个杀手冲了进去。

一冲进来就直接下狠手,把里面的人给全部解决。

不言而喻,这些人就是一直在监视这栋楼的人。

也是黎昌前几天去见过的那几个人。

那些人早就被马广驰他们掌握在手里了,只不过一直没有下手罢了。

此刻,他们看到了苏启出现在他们的监视地点,那么苏启自然不会客气。

不下死手,最终迎来的绝对是对方对自己下死守。

关于苏启的行踪,开不得半点的玩笑。

屋内。

虽然被关押了数天的时间,可是昂多的情绪依旧十分的焦躁。

很显然在担心着外面的人。

阮金在看到自己父亲后,赶紧冲了过去:“爸,这些天你没事吧。”

昂多奇怪的回头,一看是自己儿子出现在了他身边,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狠狠的揉了一下,同样十分激动的冲过去抱了下自己儿子。

“孩子,你怎么这里来了。”

“这几天你还好吗,有没有人伤害你?”

阮金非常激动的说:“我没有,一切都好,爸,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怎么突然跟明德伯伯闹翻了,你们一直不是挺好的吗。”

昂多自己干的事情没有跟任何一个人说起过,一直都是自己在单线联系黎昌。

而自己跟了明德数十年,两边家庭之间的关系自然一直都非常好。

突然被自己儿子这么一问,他显得有些羞愧难当。

脸有些滚烫的说:“这事情非常的复杂,我跟你明德伯伯之间有些误会。”

“算他还有点良心,没有对你动手。”

“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对了,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是你明德伯伯带你来的?”

苏启从门口走了进来,满带微笑的说:“明德先生跟我说,他最不屑的就是背叛者。”

“如果不是念及你们二人有数十年的关系,他只怕早就对你下手,而你也早就活不到现在。”

“所以,他怎么可能会送你儿子来这里跟你见面。”

“你好,昂多先生,我叫苏启,华夏人,很开心能够跟你见面。”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