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8章:土豪的世界

兜兜转转,苏启从进入那张大门开始,他花了足足四十分钟才到达这地方。

王世豪他们三个人坐在林中堂的堂屋中间。

苏启受不了了,边上有个石凳子,坐了下来。

对那个司机说:“我不行了,你让我喘口气。”

“你们王家这也太不科学了,弄这么大一个院子,好歹也在里面弄几个光观车嘛。”

司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院子里面全部都是小道,光观车不好开,所以只能放弃了。”

“那苏总,你在这些休息会,我进去通报少爷他们。”

说着司机很是恭敬的离开了这里。

等到司机一走,边炎也有些受不了了,马上坐了下来。

“苏总,这种朋友你身边现在很多吗。”

“我觉得这到人家家里来做客就是遭罪啊。”

苏启一边喘气一边说“我还以为你不累,原来你也累了啊。”

边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当然很累,谁受得了啊,四十分钟走的还不是平路。”

‘不停的在上上下下,兜兜转转,只不过作为的贴身保镖,人家要是看到了我累出狗的模样,会嘲笑我。’

“那司机才是真牛逼啊,他竟然气都没有喘一下。”

正说着,王世豪他们三个人走了过来。

远远的,王世豪就大声笑道:“苏启你怎么到了门口还不进屋啊。”

苏启抬头白了一眼;"早知道我来你这里干嘛。"

“给自己找罪受。”

“你家里也太豪了点吧,真想要搞复辟吗。”

王世豪赶紧开口:“别,这话可别瞎说哈,我们王家人这几年已经非常的低调了。”

应世文走了过来,也一副累惨了的样子。

“以前我就来过这院子一次,那次来了后,我就决定,还来是傻逼。”

“结果我没有长记性,我又来了。”

“下次打死我也不来。”

秦志成也上气不接下气:“我也不想来了。”

“苏总,我们到屋子里面去聊吧。”

王世豪哈哈大笑:“所以说你们真要锻炼一下自己的身体了。”

“你看我面红了吗,耳朵赤了吗,额头流汗了吗。”

三人对着他齐齐白眼:“嚣张遭雷劈。”

然后走进了林中堂,王世豪后面一脸尴尬。

这真跟一个人的体质没有很大的关系。

就如同是一个运动员去爬山一样。

到了山脚下,跟当地的小孩比,爬山绝对爬不过当地的小孩

因为他们就是在这山里山大的,在山里跟猴子一样的可以狂奔。

王世豪是在这院子里面长大的,自然一个道理。

几人进了林中堂后。

苏启一屁股坐了下来。

那边下人很快就端了茶水过来。

处在这么一个环境当中,再加上下人端过来的茶水。

苏启像是在拍戏。

刚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口,那边王世豪得意的大笑着:‘这辈子是皇宫里面出来的。’

“都是清朝皇家王子用过的。”

噗!

苏启马上就把茶水给吐了出来,然后赶紧说:“算了,你给我换一个一次性杯子吧。”

‘这死人用过的东西,我没有兴趣用。’

听到苏启这么一说,秦志成和应世文也赶紧把杯子给放了下来。

然后口里茶水也吐了。

王世豪一脸懵逼:“你们这是干嘛呢,这茶杯年代久了,泡出来的茶味道才会更加芬芳。”

“懂不懂得欣赏你们。”

苏启赶紧摆手:‘得,这种欣赏我搞不来。’

“这么多年的杯子,谁知道沾了多少个人的口水啊。”

应世文也觉得一阵恶心:‘我靠,我刚还跟志成在品茶来着。’

“苏启你这么一说,我真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得了得了,怕了你们了,真是穷讲究。”

“换几个一次性杯子过来。”

王世豪有些无语,只能造作。

家里的佣人马上去换了一次性杯子。

苏启瞬间喝的安逸了。

放下了杯子,望着秦志成:“说说看,现在濛谷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秦志成于是马上就说了一遍。

苏启听后眉头紧锁:“你意思是,这些蛾国资本,肯定有个人在挑头?”

“这个挑头人在蛾国的体量肯定很大。”

“然后也足够影响到木巴尔的决策?”

秦志成点头:“这也是我的猜测。”

“苏总,那边情况很是复杂,其实我们团队的人都商议过。”

“与其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我们还不如直接放弃算了。”

“这么多人争食,就算是抢到了,估计也没几口肉吃。”

“还不如老老实实的经营着我们现有的东西就行。”

这一种非常稳健的发展方式。

现在东业矿产手上就有几个很大的矿在开发着。

现在已经开始出矿,慢慢步入到了正轨当中。

这是收回成本的时候,如果节外生枝,又钻入到了什么旋涡当中。

搞不好他们的矿都要出问题。

他们几个刚刚在院子里面一边走,一边聊的时候,也聊到了这个决策。

苏启听后沉默了下来。

点了一根烟,皱着眉头站在了大门口,望着外面精美的小桥流水,雕梁画栋。

半天后回头:“不行,有肉在我们面前,我们不吃,这是傻子。”

“还有,你们不是说三井家族在那边还勘探出来了一个金矿吗。”

“万一这个金矿体量很大呢。”

“这可是真金白银啊,比你手上的米元要值钱。”

应世文苦笑了下;"可又会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从来都没有跟蛾国人打过交道。"

“对于蛾国的一些资本势力,我们一概不了解。”

“万一我们惹毛了他们呢。”

苏启白手:“哥儿几个,咱们这一路走来,得罪的人还多吗。”

“我们怕得罪人吗。”

这问题问的几个人同时一愣。

一想也是,现在外面有太多人想他们死了。

他们又何惧与一个俄子。

打不了就推到了重新来嘛。

心思很快就统一了起来。

应世文说:“那我们现在怎么下手?我就是想不到任何切入点。”

“蛾国人现在压根就不搭理我们华夏资本,连一个见面的机会都不给。”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