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1章:世间有因果

当年寻找苏大峰的时候,线索是在库布齐那边中断了的。

只不过后来苏启自己推算出来了输达封就是苏大峰。

于是就往这方面去查证。

如果没有查证,他不可能相认。

而他们父子两个认识,则是结缘于藏省大班寺。

苏大峰为了能够让自己静心,一心向佛,供养了整个寺庙。

如果他没有信佛的话,不可能会供养那个寺庙。

而他们父子两个更加不可能相遇。

一直到现在苏大峰心里一直认为这是佛祖显灵,让他们父子相认。

因为因果报太明显了,而且这其中的巧合也太令人称奇。

但凡有一点偏差,他们父子两个就不会相遇。

马克是对他们父子两个重逢的事情有过一些了解的。

听后点了点头:“看来我也要找回自己信仰。”

“人有了信仰,才会有心灵的归宿,尤其是到了我们这个年纪的人。”

“小苏先生,咱们聊正事吧。”

“我想知道你们华夏资本是怎么安排的。”

苏启点了点头,把他们的方案说了一遍。

说完后马克望着他:“你打算给这么多份额给蒂德他们?”

苏启愣了下:“怎么,给多了吗。”

百分之五十总份额,要跟蛾国资本去分,现在又多了苏启他舅舅。

其实到欧洲资本手上的东西已经不是很多了。

再平摊到蒂德的手上,估摸着也就是一个稍微大点的矿这么回事。

当然了,也能够让他暴富,只是跟巨富还有很大差距。

马克点了点头:“给他们百分之十份额吧,足够了。”

“这是他的预期目标,你舅舅不是也要过来了吗,多给你舅舅。”

苏启懵逼的看着他:“马克先生,你这是过来当蒂德说客的,还是当人家间谍的……”

“我怎么感觉此刻车内空中,弥漫着淡淡的出卖的味道?”

马克一阵心虚:“这个……这怎么算得上是出卖呢。”

“没有我存在,你会理蒂德吗?不可能吧。”

“估计这小子非得会成为了神仙打架下第一个冤魂,早就被你们和蛾国商人给弄死了。”

“所以,他还是要感谢我。”

苏启点了点头:“那是,你应该知道,我一向不太喜欢跟欧洲资本打交道。”

“他确实占了你的便宜。”

“不过我就纳闷,他跟我舅舅关系那么好,怎么又不去找我舅舅?”

马克摇了摇头“苏启啊,你现在是大资本了,你没法体会那种小资本的慌张了。”

“蒂德在分兰其实排不上号。”

“这个孩子当年为了濛谷这边的矿,孤注一掷,把他们在分兰所有的家产全部清空。”

“全都砸在了这个巨坑当中。”

“眼看着终于看到了一点希望,结果好了,这边竟然马上来了几个坐山虎盘踞。”

“形势摆明了一点都给他机会,他能不着急吗。”

“急病乱投医就这么一个道理,我估摸着他要么就是不知道你跟李家人这层关系。”

“要么就找了李家人,但因为不知道你和李家的关系,所以就没有提起你。”

“李家人跟国内很少有联系,他们怎么会有能力帮他在其中牵线。”

苏启点了点头:“估计是这么回事吧。”

“那就按你说的办吧,百分之十我觉得还是有些过分了点,”

“一来我舅舅跟他是好朋友的关系,估计也不会要这么多。”

“二来他们估计也不会在这边放很多心思。”

“他们跟我的搞法有很大的区别,喜欢保守前进,但我是一个十足冒进主义者。”

马克打开了窗户,同样从车内拿了一根雪茄给苏启。

“试试这东西,正宗古巴雪茄,一根售价达到了一千米元,一般我不用来招待别人。”

苏启接了过去。

他其实很不喜欢雪茄的味道。

这么多年了,哪怕现在已经数千亿身价,他抽的烟还是二十多块钱一包的黄壳子。

笑了笑:‘你们这些死土豪,一根烟就是的一千米元,这么个烧法,是要被佛祖拿着扫把打你们屁股的。’

马克被逗的哈哈大笑;“我就是喜欢跟你说话。”

“虽然我们年纪相差很大,但我感觉跟你一点代沟都没有。”

苏启听到这话怎么都感觉不对,赶紧打断:“等等,我怎么感觉像是在占我便宜呢。”

“怎么这年纪差距在这里,还是有点代沟好点。”

说完从马克手里接过了一个特质纯金火机。

对着雪茄烧了好一会后,放嘴巴上吸了一口。

“嗯,不错,有黄壳子一般的味道。”

马克一阵无语。

这雪茄出自于的古巴一个雪茄世家,有上百年的历史。

而且他们只纯手工制作,特质的烤烟技术从来不外传。

所以也没法产业化。

可以说不是有钱就一定能够买到的那种,他们的客户全是这个世界上最为顶级的富豪。

结果到了你这里好了,还不如你手里一根平摊下来一块多钱的黄壳子烟。

看着看着,他真一阵心疼。

觉得这雪茄不该给这小子暴殄天物。

停顿了下后继续开口:“对了,你在东南亚那边还开了一个卷烟厂,有这事情?”

苏启道:“哟,小老头这信息听灵通啊。”

“这才上个月的事情,这么快就传到你这里来了。”

马克白了他一眼:“事情虽然没过多久,但是马来过拒绝欧洲烟进入境内的事情可是引起了欧洲的震动。”

‘还有溙国,竟然也加入了其中,你说不会有人去查原因吗。’

“万一这两个国家后面又禁止其他行业呢,这会给欧洲一些企业多大的损失。”

苏启奇怪道:“反应这么大?”

“我这真没有想到啊。”

其实苏启这时候担心的是马来国和溙国两个国家,会不会坚持自己的原则。

如果承担不了舆论的压力,那么他在那边的卷烟厂的计划只能泡汤。

再看了看马克那神态。

心里想着,我要是告诉这老头,以后东南亚可能不止是马来国和溙国会出台禁止外烟进入市场的决策。

这老头会不会眼睛珠子掉在地上?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