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4章:该要有报应了

接着仆人们把当年的事情经过具体说了一遍。

莫妈也不是一个人作案,他还有一个同伙,这个人也是他当年的姐妹之一。

只不过当年做了这事情之后,知道自己会出事,于是马上就跑了。

这个人叫王翠兰。

消失了很多年的时间,当年就是他给孩子下了一种慢性毒药,在孩子刚出生的时候就下了。

刚好李家主母抱着孩子的时候,这个孩子就出事了。

其中一个老仆人说,这王翠兰当年离开李家,给出的理由是离开丹脉,然后回国。

可实际情况是,他根本就没有回去,就在丹脉的一个城市里躲着。

苏启控制不住自己了。

见过很多恶心的事情,但从未见过这种被一个仆人给弄的真家里不得安宁的事,实在觉得恶心。

他要马上解决掉几个霍乱了李家数十年的恶毒仆人。

李家的祭祖还在进行当中,李福龙他们都是非常关键的人物,他们不能离开祭祖。

还有,事情真相没有在被彻底挖掘出来之前,证据没有弄到之前,他肯定是不会通知李福龙他们回来。

马上打了个电话出去,很快。

洪门的人过来了上百号人控制了整个李家,任何人都不得进出。

包括那个莫妈他们也被抓回了李家。

莫妈这个老女人一回来还在不停的叫嚣,说他是李家数十年的仆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什么。

还有什么李家人不能这么对待一个忠心耿耿了数十年的人。

苏启从不打女人,尤其是老人。

但这一次苏启彻底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连续给了那恶毒的老女人好几个巴掌。

把他打老实后,控制在了李家,严加看管。

他别说是逃跑了,就算是自杀的机会都不会有,苏启就要一点一点的揭开那段尘封的往事。

完了后,他找那个老仆人要了一个王翠兰现在所在的地址,带着人离开了李家。

丹脉的面积不是很大,而且很大一部分国土都是冰雪所覆盖。

所以整个国家当中居住了人的面积不是很大,大多集中在南部,相互之间隔着的距离也不是很远。

车队在路上狂奔。

大概两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一个小镇上。

小镇很小,人口也不是很多,不过整个小镇规划的非常不错。

平整的草地,慵懒走动的人群,这是欧洲这边的一个特有景象,充满了休闲味道。

苏启无心去观察,体会这边的良好风景。

兜兜转转,他们终于在一个报刊亭里见到了一个老女人。

这个老女人带着眼睛,守着报刊亭,正在看着报纸,显得非常的悠闲。

虽然生意不是很好,但是他这么多年来,靠着这一个小报刊亭能养活自己,也能够图的一份安乐。

女人很瘦,脸上始终都带着笑容。

见到谁都是和和气气的,谁会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女人,他就是个当年谋害了一个刚出生孩子具体执行人。

苏启带着两个人靠近了小报刊亭。

王翠兰在看到是东方人面孔后,满脸堆着笑容:“韩国人?还是日国人?”

笑容非常祥和,像是老朋友一般。

苏启摇头:“华夏人。”

“华夏人!”王翠兰显得很是开心,毕竟当年他也是跟随着苏启外公来丹脉第一批人。

这么多年没有回去过华夏了,在看到华夏人的时候,会显得格外的热情和亲切。

“来这边旅游的还是?”

“哦,这本本地的旅游指南非常不错,上边有详细的景点地图。”

“同样的,也会明确告诉你哪个地方的美食非常不错,你可以过去尝试一下。”

苏启拿着这个本旅游指南看了看,然后抬头说:“我不是过来旅游的,我是过来找你的,王翠兰。”

‘这么多年,我看你这状态,你比谁都过的好,可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你可曾想过那个孩子?’

“良心,可有过痛楚?”

王翠兰脸上的笑容很明显的僵硬了起来,摘下了老花镜,望着苏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在说什么?’

苏启哈哈大笑了起来,怎么听着都像是在嘲讽着什么:“好,我来给你说一个恶毒仆人的故事。”

“当年,有个小女孩,在国内没饭吃了,于是遇到了一个大户人家。”

“大户人家的老爷心善,看他举目无亲,眼看着就要在饥荒当中饿死。”

“于是就带着他到了国外。”

“这个女孩子不说在这个家里过的很好,但他至少有一份工作可以养活自己,可以说,在那个大户人家有吃有喝。”

“就这样慢慢的长大。”

‘这个大户人家终于迎来了喜事,生下了一个儿子,可这个小女孩却不知道为了什么,和另外一个仆人勾搭在了一起。’

‘竟然谋杀了这个畜生不到三天的孩子,不但如此,还把这谋杀之罪给嫁祸到了主母身上。’

“想要把主母给弄死,好在老爷觉得这事情其中有问题,和主母的感情也够深。”

“并没有把这个主母怎么样。”

“可怜的主母,到死的时候嘴巴里还在喊着冤枉,说自己没有杀那个孩子。”

“王翠兰,我想请问你,你害了这么多人,难道心里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愧疚都没有吗。”

气氛一下子变得非常压抑了起来。

王翠兰脸上那种见谁都是和和气气的笑容不见了。

盯着苏启看了半天后说:“你是李家人?”

苏启点头:“没错,我是李芝的儿子。”

“怎么样,四十多年的过去了,是不是该和我们一起回李家,把这事情给老爷子解释一下?”

“趁着老爷子还在世,你应该要回去解释,还有忏悔的机会。”

王翠兰身体突然软了下来,身上开始散发出来了一股十分颓废的气息。

脸上的表情更加不用说了,似乎已经放弃抵抗了。

良久后,微微叹了口气说:“你们,终于还是来了,李家,我终归还是要面对了。”

“你说的没错,我是该在老爷子面子忏悔,不该为了那点钱做这么恶毒的事情。”

喜欢重生大富翁请大家收藏:()重生大富翁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