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9章 不打自招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不打自招

罗丹心看了蓝云峰一眼,第一个人跳出来了。

这种时刻,谁如果跳出来搞事情的话,很可能就是吃了当初救灾款的人啊,真不知道该说朱云峰狗急跳墙呢,还是傻呢?

当然,如果他们赢了的话,这一切都将会被掩盖,人命都拿出来一条了,看来,他们自以为胜算很大呀?

蓝云峰话音刚落,陈来喜就直接开口道:“云峰同志,我不认可你说的这些话,什么叫赵凡同志新官上任开除无辜的王泽恩,你说话要负责任啊,当初证据确凿,现在都还保留监控画面呢,王泽恩目无法纪,利用上班时间摸鱼打混,顶撞上级,不服从管理,我想问一问云峰同志,难道你认为这样的人在体制内上班是很正常的吗,还是说你宣传部都是这样的人,你觉得这种行为都可以理解,否则的话,你为什么会说王泽恩无辜呢?”

“当初的事情,在座的各位应该都清楚吧,因为王泽恩现在跳楼身亡了,我们面对舆论压力就要让赵凡同志去公开道歉,这不是搞笑么,赵凡同志错在哪里,他为什么要公开道歉?”

“我举个不好听的例子,云峰同志,这就像你明明没有杀人一样,为了平息舆论压力,让你去公开承认你杀了人,你愿意吗?”

“各位同志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讨论问题要实事求是,而不是听风就是雨。”

蓝云峰脸色微微一沉,好嘛,叶系崛起后,陈来喜也跟着水涨船高了,现在都跳出来搞事情了,居然在会议室上跟他蓝云峰对着干,这要是以前的话,他有这个能耐吗?

想到以前,蓝云峰脸色就越发不好看了,那时候秦书纪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就连秦书纪都有意无意的想要站在赵凡那边了。

难道为了得到赵凡背后那些财团的支持,秦书纪要放弃这些这么久以来跟着他南征北战的老部下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是不是太让人心寒了?

然而,还没有完呢,陈来喜接着道:“各位,我们应该站在公平,公正,公开的角度上来考虑问题,而不是借着这种突发事件四亿的抹黑和造谣,混淆视听,这样一来,我们省委班子这些人跟某些躲在暗中散布谣言的小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的建议,直接让执法部门介入,疏散围观群众,相信这一点对江春华同志来说并不难,淮州省每年都有些无理取闹的事件,最后不了了之,省委班子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一一处理这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等到真相水落石出的时候,如果确实是因为赵凡同志的原因导致王泽恩想不开跳楼身亡的话,就算让赵凡同志公开道歉,我也没有意见,当然,前提是赵凡同志自己愿意才行,别忘了,他是组织部部.长,我们在坐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力让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

“我的话说完了,接下来谁发言.....”

陈来喜说完后,会议室里面陷入了暂时的安静,但也没过多久,江春华就咳嗽了一下,看样子是打算发声了。

这让会议室里的某些人微微皱眉,江春华现在是越来越积极发言了啊,以前来开会基本上就是一言不发,要么就是打盹,之前就是因为他的发言,导致侯系瞬间落入下风,这一次他又要开口,顿时让某些人有了不好的预感。

只见他开口道:“我说两句吧,这件事情无论是不是赵凡同志的原因遗留的,也不该成为死者家属堵在省委大院门口闹事的理由。”

“同志们啊,这里是淮州省省委最高权力机构,我们是淮州省最高层的决策者,就因为一次跳楼事件,我们就犯难了吗,那要是发生一年前汉都市那样的大地震,那么我们在座的这些人该怎么办,也在这里讨论吗?”

“刚才云峰同志也说了,王泽恩的行为属于跳楼自杀,请注意,自杀!”

“既然是自杀,那么跟赵凡同志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既然已经把案子定性为自杀了,那就要以自杀的角度考虑问题,退一万步说,就算王泽恩是因为被辞退自杀的,那么这件事情跟赵凡同志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刚才陈副省长已经说了,当初王泽恩被开除是符合规定的,除非大家认为上班浑水摸鱼,不服从管理或者顶撞上级,甚至是辱骂上级是对的,那我无话可说,可如果当初王泽恩被开除是符合规定的,那么大家请告诉我,这关赵凡同志什么事情?”

“大家难道不觉得可笑吗,秦书纪,罗省长,还有各位,大家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么,这就好比你是一个公司的老板,你的员工因为违反公司规定被你辞退了,然后他想不开跑到你公司跳楼自杀一样,这跟你这个老板有什么关系吗?”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思考问题的能力,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王泽恩大老远跑来这里跳楼,说明他属于深思熟虑后自愿选择的做法,就像我江春华一样,我今天在会议室跟大家因为政见不合吵了几句嘴,回去后我想不开了,明天早上跑来行政大楼跳楼自杀了,那在座的各位是不是得站出来负责,在座得各位是不是要去公开道歉?”

“这根本就是一场闹剧,我没想到居然会有人跳出来让赵凡同志公开道歉,如果这不是一场闹剧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值得大家深思了,难道是因为赵凡同志现在正在查的案子涉及到了某些人,所以,某些人坐不住了,打算跳出来阻挡?”

“要真的是这样的话,岂不是不打自招?”

喜欢重生之九州富豪请大家收藏:()重生之九州富豪新更新速度最快。